混世小术士

753 不卖画

753 不卖画

“栗老师,您看这里的作品水平如何。”王一夫小声的问栗少峰,

栗少峰沒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題,伸手指了指李可人的两幅画,大有深意的说道:“婉约、清秀、灵动。”

王一夫会意的点了点头,移步过去,打量着李可人的画,呵呵笑道:“这只小鸟画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确实功底很深啊,我家里也养了一只。”

明眼人一看王一夫的举动就明白,他对这两幅画有兴趣,王宝玉有些不明白领导们的爱好,靳永泰喜欢养狗,王一夫喜欢养鸟,提到养鸟,王宝玉有些失神,隐约记得自己亲生母亲也爱各种小鸟,更喜欢它们清脆的叫声,想到这里,王宝玉对鸟的厌恶竟然更多了几分,

再说王一夫对画作进行了肯定的表扬,换作是别人,肯定立刻摘下來,恭恭敬敬的奉上,可是,李可人却装迷糊,她上前说道:“王书记,这是我的拙作,多多指点。”

“呵呵,美女艺术家,指点谈不上,这两幅作品真是才气四溢啊。”王一夫呵呵笑着夸奖道,

“谢谢王书记的夸奖。”李可人就是不松口送给王一夫,周围的人想送,王一夫却未必要,只有干着急的份,

王一夫又简单询问了些问題,比如画了几年画了,擅长什么等等,李可人是有问必答,就是不提送画的事儿,

王一夫自然不会明着要,又看了几幅其他的人的书法和绘画作品,这才推说有事儿,眼睛略有些不舍的瞟了一眼画,带着遗憾走了,

王宝玉突然觉得王一夫的这个神情很是熟悉,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只是想了好久也沒有想起來,

沒过一会儿,一名工作人员就进來了,找到李可人要买这两幅画,说多少钱都行,李可人有些动心,王宝玉嘿嘿笑着对李可人说道:“我可记得大姐说自己从來就不卖画的。”

“不卖,我的作品还需要再加工的。”李可人拒绝了这名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不悦的瞪了王宝玉一眼,接着说道:“李老师,我们是十分有诚意买您的画的,价钱您尽管开口,大家也算是交个朋友。”

李可人固执的摇摇头,说道:“这两幅画只是个初成品,作为一名艺术家,是不能把如此粗糙的作品卖给朋友的,等我修改好了,咱们再联系,好吧。”

工作人员尴尬的笑了笑,见李可人如此坚持,也只得失望的离开了,

“大姐,我还真是开始仰慕你的人品了。”王宝玉抱拳道,

“以为我不知道,王书记就是想不花钱拿我的画,这号人我见得多了。”李可人不屑的说道,

“咦,大姐不是刚才还夸他帅嘛。”王宝玉惊异的问道,

“去,帅又不能当饭吃。”李可人对王宝玉的说法,嗤之以鼻,

栗少峰几圈转下來,有些累了,他决定中午在这里吃饭,这可是难得的殊荣啊,党校校长蔡广德听说了此事,连忙推掉了手中的事情,亲自过來作陪,

酒菜自然不用说,很是丰盛,但跟一群艺术家们在一起吃饭,王宝玉觉得浑身不自在,不光是因为自己的年龄小,更主要的是,论资排辈,自己根本不值一提,这里很多的艺术家,都是老革命,在位时职位都不低,最低也是处级干部,如果不是跟着杨红军,怕是自己都沒资格上桌,

艺术家们纷纷给栗少峰敬酒,蔡广德更是左一杯右一杯的敬栗少峰,王宝玉能猜到他们的心里,如果跟栗少峰搞好了关系,得到栗少峰的只言片语的平静,自己的艺术作品那就立刻升值了,

李可人就坐在栗少峰的身边,还真是万绿从中一点红,格外惹眼,她表现的很大方,无论是敬酒还是喝酒,动作都很优雅,对于在场的人,也都是一口一个老师的称呼着,哄得这群老人,个个乐得合不拢嘴,

“大姐,还真沒看出來,一点也不怯场嘛,佩服,深藏不露。”王宝玉嘿嘿笑道,

“小孩,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以后要跟我老实点儿,明白不。”李可人呵呵笑道,心情那是非常的不错,

“小王,严肃一点。”坐在王宝玉身边的杨红军提醒道,因为他发现,市委党校校长蔡广德正皱着眉头,看着王宝玉,毕竟这个年轻人,咋看也不像个艺术家,

王宝玉听话的闭嘴了,他害怕杨红军敲他的脑袋,就在这时,党校校长蔡广德接到了一个电话,脸色变得很难看,

李可人对这个校长,并沒有任何的畏惧,她笑问道:“蔡校长,怎么如此的不开心呢。”

“当着各位老前辈,我也沒有什么可隐瞒的,正好还想请诸位有能力的帮一下忙呢。”蔡广德拱手说道,

“蔡校长,您出钱出力搞了这个活动,我们这些人,只要是能帮上的,自然不遗余力。”昨天來时遇见的老马开口说道,

蔡广德环视四周,说道:“事情说起來也不大,今天下午,本來安排给市里各厅局的领导上一堂课,谁知道那个讲易经的老师,居然找不着了,时间十分紧迫,在座的各位,懂古文化的,还望能出手相救。”

在场的老艺术家们,面面相觑,如果说讲书法讲画画,甚至将古文学,肯定不乏重量级人物,只是《易经》这门学问,他们还不敢妄自为师,

见在座的人沒有敢搭茬的,蔡广德面露失望,只能拿起电话打算告诉手下人,通知这些领导干部,下午的讲座取消,当然这样做的后果会是恶劣的,领导日程都很满,随意打乱他们的计划,以后少不了麻烦,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杨红军突然说道:“蔡校长,我给你推荐一个人。”

蔡广德连忙放下电话,满怀惊喜的问道:“杨老师您请讲。”

“我身边的这个年轻人,他就非常的精通《易经》。”杨红军拍着王宝玉的肩膀说道,

大家还沒來及转头看王宝玉,却听见了一阵脆铃般的笑声,寻声而去,正是笑出声的李可人,李可人突然听说王宝玉会讲课,还是讲易经,忍不住就笑了,觉得这杨红军是不是老迷糊了,一个乳臭未干满嘴脏话,还经常酗酒的小孩能讲什么易经啊,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