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65 按摩

765 按摩

王宝玉耐心的在李可人的脚上洗着,还一边仔细的揉着,李可人则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一脸的惬意。这种惬意不光來自于身体,还有心理上,能够让王宝玉这样倔强的小伙子给自己老老实实的洗脚,李可人的在心理上很满足。

王宝玉嘟囔道:“我可真服了你了,什么怪招都能想出來!”

李可人不屑的闭着眼睛说道:“这就是创意,沒点创意怎么创作?”

王宝玉蹲在地上,洗着洗着,猛的一抬头,立刻脸红心跳,赶紧又低下了。因为,就在那惊鸿一瞥的瞬间,王宝玉瞧见李可人微微张开的双腿之间,是一条红色的三角小内裤,上方居然绣着一朵玫瑰花。

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王宝玉在刚才的瞬间,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体会,说起來,他经历的女人也不少,对于女人的身体已经不神秘,可是,当他偷偷去看李可人小内裤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冲动,这大概就是属于那种“偷不着”的感觉吧!

当然,王宝玉很快抑制住了自己这种想法,李可人虽然行为怪异,但人还是不错的,这么想很不地道,而且她的年龄几乎都可以当自己妈了,有啥好想的!

二十分钟后,李可人睁开了眼睛,伸了伸胳膊说道:“真舒服啊!行了,小孩,洗脚完毕。”

王宝玉如同获得大赦一般,连忙拿出李可人的脚丫子,用毛巾仔细擦了擦,端着脚盆去倒水了。

从卫生间回來的时候,李可人正拿着指甲刀,剪着脚趾甲。她头也沒抬的说道:“小孩,下次给人洗脚的时候,要预备一个暖水瓶,一边洗一边倒热水,维持好水的温度,这样才能洗的舒服。”

“大姐,沒有下次,您就别惦记了。”王宝玉说道。

李可人翻了王宝玉一个白眼,不屑的说道:“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呢!我是在给你传授经验,以后你娶了媳妇,说不准就要经常给媳妇洗脚。”

“不可能!”王宝玉很坚定的说道。

“算了吧!你要是真娶了你爱的人,别说洗脚,**丫子你都乐意。”李可人咯咯笑道。

“大姐,你要是喜欢被人**丫子,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人,舔得绝对专业。”王宝玉嘿嘿一阵子坏笑,他突然想起了马顺喜,这个老东西,可是有舔女人脚丫子的爱好,而且还舔得有滋有味,啧啧有声。

“还真有喜欢这一口的人?”李可人颇为好奇的问道。

“有啊!还是个当官的,我们村的村支书,要不要改天给你介绍一下。”王宝玉坏笑着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他给你舔过脚?”李可人又问道。

“真恶心,大姐,别胡思乱想好不好。”王宝玉不停往地上吐着口水,只是一想马顺喜那沾满口水的大舌头和猥亵的表情,他觉得很恶心,想要吐。

“不是我胡思乱想,你怎么知道别人这种隐私的癖好?”李可人继续追问,好像对这个话題颇感兴趣。

“沒什么,我当过村里的妇女主任,听妇女们暗地里传的。”王宝玉解释道。

“嘻嘻!我这么嫩的脚丫,要舔也是你这样的小帅哥舔才行。”李可人剪完了脚趾甲,猛的伸腿将一只脚伸到了王宝玉的鼻子下面。

王宝玉厌恶的将李可人的脚丫子扒拉到一边,皱着眉提醒道:“大姐,你也注意点形象,都多大的人了。”

李可人从王宝玉的眼神中,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自己刚才伸脚丫子的时候,腿间已经春光乍泄了。脸上微微一红,连忙拢了拢裙子,瞪了王宝玉一眼道:“小孩子,乱看会张针眼的。”

“切,我又不稀罕。”王宝玉不屑的哼道。

“是啊!你年纪轻轻,身经百战,对我这种半老徐娘,当然不会感兴趣了。”李可人有些讪然的说道,伸手打开自己一旁的小盒子,从來里面找出些棉棒夹在脚趾中间,好像画画一般认真的在自己脚丫子上染着指甲。

王宝玉不解的问道:“脚丫子又不露在外面,染上红指甲又有谁看啊?”

李可人皱着眉端详了自己刚刚染好的指甲,又仔细修正着,最后用手轻轻扇着风,王宝玉明白这是要晾干指甲油。

王宝玉盼着李可人赶紧走,于是献殷勤的说道:“大姐,我來吧!”说着用手使劲忽闪着,指甲油也很快就干了。

李可人满意的撤掉棉棒,说道:“表现不错。告诉你吧,小孩,一个女人要真的爱惜自己,不能只看重自己的脸,手脚都要注意,力争做到表里如一。就说这脚丫吧,染上指甲油显得皮肤更白嫩些,万一人前露了出來,也不至于粗皮慥肉的煞风景。”

王宝玉鄙夷的撇了撇嘴巴,这手也就罢了,几个女人闲着沒事儿大冷天在外面露脚丫子的,如果有那也是神经病。

王宝玉正想着,只见李可人收拾收拾东西并沒有离开,而是附身趴在了沙发上。

王宝玉瞪大眼睛问道:“干啥?”

“过來,履行承诺,给我按摩。”李可人下达了了命令。

“大姐,一次性干完啊?你也不给以后留点念想。”王宝玉苦巴着脸说道。

李可人说道:“当然想了,可是吧既然是早晚的事儿,还是早享受了实在,万一你以后变卦了呢。别磨叽了,快点。”

“那我可要事先声明,本人不会按摩,更不懂穴位经络,弄疼了勿怪。”王宝玉给李可人事先打了个预防针,说得也是实话。

“疼了我不会喊停啊?行了,别啰嗦了。快过來。”李可人伸手招呼道。

王宝玉靠近沙发,小心翼翼的伸过手去,轻轻按在李可人的后背上,一下一下的按着,沒过一会儿,李可人就不耐烦的说道:“小孩,你晚上沒吃饱饭啊!这种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大力一点。”

“好嘞!”王宝玉应了一句,立刻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沿着李可人的脊柱使劲的按着,李可人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喊道:“你这个臭小子,你想把我的腰给弄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