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72 不见兔子不撒鹰

混世小术士 772 不见兔子不撒鹰 无忧中文网

第二天,王宝玉将李可人的画,小心的放进了车里,怀揣着春哥丸,上班去了。他首先來到组织部长靳永泰的办公室,门虚掩着,王宝玉只是轻轻敲了一下,靳永泰似乎猜到他会來似的,很快就亲自过來开了门,笑呵呵的将他迎了进去。

“小王,家里一切都好吧!”靳永泰端过來早已沏好的茶水,很关切的问道。

“多谢部长关心,家里一切都好。”王宝玉恭敬的答道。

“那,上次我拜托你的事情…”靳永泰有些沉不住气,直奔主題。

“嗯,做了我爹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总算是一切都搞定了。”王宝玉喝了一口茶,又点上了一支烟,慢悠悠的说道。

“那就好!老人有什么需求,跟我说,我不遗余力。这把岁数的人了,可不能随便惹他们生气。”靳永泰说道。

王宝玉心里很是鄙夷,老人能有什么需求,有需求的是老子我。靳永泰如此的相信自己,大有病急乱投医的架势,于是,王宝玉从内衣兜里,小心的拿出了包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纸包,递给了靳永泰。

靳永泰小心翼翼的一层层打开,最后,几颗巧克力蓦然出现在他的眼前,靳永泰有些惊讶,不放心的问道:“小王,你沒有拿错吧?这好像是一种外国牌子的巧克力球。”

王宝玉呵呵直笑,解释道:“靳部长,我怎么敢耍您呢!这种药,配方成分特殊,一般都有些难闻的味道,怕您服用不便,所以,才弄上了一层糖衣。”

靳永泰小心的拿起一粒,放到嘴里轻轻咬了一下,闻到了里面的味道,这才放下心來,乐呵呵的将药收好,说道:“小王,你想事情很周全,吃这药有啥忌讳吗?”

“这药需用米醋做药引子,用醋服下,每周一粒,一月即可痊愈。服药期间,不可沾油腻,当然,夫妻生活是不耽误的。”王宝玉随口说道,心里一阵坏笑,其实醋做药引子也是淡化春哥丸本身味道的。只是不知道醋跟巧克力还有春哥丸混合在一起,是一种什么样的奇妙味道。

靳永泰拿笔认真记下來王宝玉所说的禁忌,又嘿嘿笑道:“小王,只要这药好使,一切事情都好说。”

他娘的,靳永泰还真是老奸巨猾,不见兔子不撒鹰。算了,一切都在不言中,有些事儿无需反复强调,王宝玉目的已经答道,不便久留,于是起身拱手说道:“那就拜托靳部长了。”

离开靳永泰的办公室,王宝玉又到车里,取出了李可人的画,李可人考虑的很周到,画是放在纸筒里的,纸筒表面贴着鱼竿的图案,不知道的人,以为王宝玉手里拿着的是的鱼竿,正打算游手好闲的想去钓鱼。

不过,如果细心的人还是会发现一些蹊跷,那就是现在这个季节,临近冬季,野外的鱼根本就不咬钩了。另外也沒有拿着鱼竿去领导办公室的,这不是摆明说自己沒好好干工作嘛。当然,这些话不是本文主題,无非是想说世上沒有绝对,若想人不知,除非啥也不做。

言回正传,王宝玉尽量保持低调,小心翼翼的來到孟海潮书记的办公室,原本是应该打个电话预约的,可是王宝玉担心孟海潮会推脱,如果那样,事情可能就不好办了,尤其是现在这个火候,党委办主任的位置空着,必须抓紧行动,否则将会贻误战机。

王宝玉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來了孟海潮喊进來的声音,他这才慢慢的推开门,微弓着身子,微笑着说了一句:“孟书记您好,多有打扰了。”

见进來的人是王宝玉,孟海潮先是一愣,随即就笑容可掬的说道:“小王,快坐,怎么想起來找我啊?”

“我來咱县里也有一段时间了,早就应该來看望您,一直不得闲,还望您不要见怪。”王宝玉十分谦恭的说道,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上,环视四周,发现孟海潮的办公室并不大,一侧的书柜倒是格外显眼,整体非常的干净整洁,沙发旁边的茶几上也摆放着一本夹着书签的《资治通鉴》,看來是孟海潮闲暇时看的。

“小王,不用太客气,既然來了,大家就都是为国家办事的同事,不存在长幼尊卑。不要有其他想法,只管好好工作,争取做出更大的工作成绩來。”孟海潮笑着说道,说归说,能够看出來,王宝玉來看他,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我的工作离不开您的支持,就像这次工作调动,也都离不开您的帮助。”王宝玉坦言道。

孟海潮呵呵笑道:“小王啊,不用客气。作为一名人民的公仆,除了替人民干事儿,服从领导的指示,还有一件,那就是为国家发现和培养新一代优秀干部。我还有县里的其他领导,一直以來对你也多有关注,不错,有胆量,有干劲,现在国家正是发展的时候,需要你这样的年轻干部啊!”

“孟书记过奖了,一定不会辜负书记的厚望,今后工作中有不足的地方,还希望能得到书记的批评和指正。”王宝玉说道。

“小王,你來不光是看我吧!有什么事儿,或者有什么困难,你大胆说。”孟海潮端正了身子,认真的问道。

王宝玉心里明白,像孟海潮这种大领导,心思都很细腻,头脑更不用说,绝顶聪明。但如果直言來说送画,还是让人感觉有企图。

“孟书记,有一位艺术家跟我的关系不错,她一直对孟书记为富宁老百姓做出的事情深表敬佩,因此,她让我给您送一幅画來,算是留作纪念。”王宝玉想了想说道。

孟海潮哦了一声,好像不是特别在意,说道:“我在艺术界倒是有些朋友,不用太客气了。”言外之意,自己也不乏这些人的书画作品。

王宝玉嘿嘿笑道:“孟书记,这位女艺术家平日深居简出,但对您确实十分敬仰,吩咐我一定要把她的画转赠给您。”

孟海潮來了点兴趣,“哦,还是位女艺术家?是哪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