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775 禁止吸烟

775 禁止吸烟

靳永泰的话句句在理,虽然听起來很不舒服,但确实都很中肯,王宝玉接受了靳永泰的建议,点头称是,

自己原來之所以心急,那是想在县里混出名堂來,赶紧再到市里去,履行跟程雪曼的千日之约,如今,程雪曼已经背叛了自己,投入他人的怀抱,自己根本就沒有必要太过着急了,倒不如稳中求进,好好干一番事业出來,

从靳永泰这里得來的所谓内幕,对于王宝玉而言,意义并不大,倒是可以解释了孟海潮为什么收了自己的画,却不给自己办事的原因和苦衷,对于自己而言,现在最关键的,是要稳住架,再继续找机会,

两个人边喝边聊,靳永泰也渐渐放开了,跟王宝玉说话越來越随意,甚至还讲起了荤笑话,王宝玉也当仁不让,说的农村笑话更加搞笑,两个人勾肩搭背,拍着桌子乐呵,亲热的跟亲兄弟似的,

临走的时候,靳永泰竟然还有些恋恋不舍,他告诉王宝玉,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他会不遗余力,帮助王宝玉调任其他岗位的,

王宝玉要的就是这句话,虽然在靳永泰这里看似赔了,可是毕竟留下了一条极其有用的关系,现在用不到,并不代表以后沒有用,

未來不可预知,但不出所料,眼下的难題就很快來了,只是过了一周,县政研室的上级主管县委办,刚刚当上主任的程国栋,就在县委所属的一个小会议室里,召集了政研室的所有成员开会,部署政研室下一步的具体工作,

“各位同志,刚刚上任,许多工作需要交接,所以拖到今天才和大家碰面,多多包涵。”程国栋微笑着來了句客套的开场白,

大家立刻噼里啪啦的鼓起掌來,王宝玉斜坐着沒有动弹,周百通不解的捅了他好几下,王宝玉还是无动于衷,心想,你也不用在这里装腔作势道歉,你一辈子不來才好呢,

“各位同志,政研室是为县委县政府提供决策参考的重要部门,换句话说,是政府决策的智囊团,不容小视。”坐在正座上的程国栋说道,他对王宝玉等五个人微微笑着,像是很和蔼,容易亲近,

虚伪,一会儿狐狸尾巴就该露出來了,不对,是豺狼本性,王宝玉在心里骂道,装着在听在记,其实是在纸上乱涂乱画,

“为了让大家尽情施展能力,多出成绩,多做贡献,现在宣布一个加强管理的决定。”程国栋很快就切入了正題,他将一张打印好的文件,递给了政研室的尹主任,笑道:“尹主任,你來宣布这件事儿吧。”

头发已经半白的尹主任,拿着文件,起身念了起來,一边念,这个老头自己都是眉头紧锁,王宝玉等人听得更是咬牙切齿,

这个管理规定,关键的内容只有几条,第一,严明工作纪律,不允许出现迟到早退的现象,中途有事儿,必须到县委办请假;第二,每个月都必须拿出两篇报告來,具体报告題目由政研室尹主任來拟定;第三,要求报告提供手写和打印各一份,目的是防备抄袭作弊,

原來是一个季度一份报告,现在居然改成了一个月两份,还要手写,对于王宝玉这种本來就不怎么会写这种报告的人來说,无疑产生了很大的压力,纵然周百通等人能够帮着自己,可是一次行,两次行,次次都依靠别人,怕就是不行了,

而且不光王宝玉头疼,周百通三人也是暗暗叫苦,一个个愁得脸都挤到一块去了,如果这个规定真的实施了,那就意味着要告别以前的舒坦悠闲日子,要知道一篇政府稿子从写到修改最后审核那基本就得消耗两周的时间,一个月每人出两篇确实很紧张,

“王副主任,这工作量也太大了,嘿嘿,帮着说点话。”周百通嘿嘿笑着,小声的说道,

“说个屁,这比他娘的自己干买卖还累人呢。”王宝玉心情烦闷的说道,虽然他的声音不大,可还是被程国栋听去了,

“王副主任,有什么意见,说在明面上,别背后嘟囔。”程国栋冷着脸说道,

“您是领导,高高在上,咋说咋做,哪敢有意见啊。”王宝玉嘲笑般的说道,

无论是尹主任还是周百通等人,立刻听出了两个口中的火药味,周百通等人更是觉得判断失误,原本以为可以借王宝玉的光,现在看來,分明是受拖累了,

“王副主任,政研室就是出报告的地方,如果你不会写,就早点说,我可以考虑让你少写甚至不写。”程国栋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

“这种报告,狗嘴上绑上一块干粮,狗都能写,算不了什么。”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不就得了,既然王副主任能写,我制定这个规定难道说还有错了。”程国栋趁机嘲讽道,

“程主任,政策研究室以前是一季度出一篇报告,现在改成了一个月两份,咱先不说这工作量的问題,就说说这报告质量问題,老祖宗就造了那点常用词,反过來调过去的用一个遍,那报告还能叫报告吗,不成了那个什么,什么教条主义了。”王宝玉振振有词的说道,同时还满不在乎的点起了一支烟,大家也都沒表态,大概是表示默许,

“会场禁止吸烟。”程国栋被当众抢白一番,心里很是窝火,脸色也冷了下來,王宝玉这副样子,完全就是沒把他这个领导放在眼里,

“哪个地方写禁止吸烟了,这里是粮仓还是炸药库啊。”王宝玉沒在乎,继续抽着烟,

“王副主任。”周百通从下面捅了一下王宝玉,示意他别正面跟领导发生冲突,尹主任也频频给王宝玉递眼色,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新官上任三把火,程国栋也许就是做做样子,说不定大家熬一段时间又能恢复到以前,但如果惹恼了他,后果就不一样了,

“你别嚣张,疯狂会带來灭亡。”程国栋面如寒霜的说道,飞快扯下一张纸,写上“禁止吸烟”四个字,起身啪的一声贴在了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