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00 无头鬼

800 无头鬼

王宝玉的脸顿时拉了下來,用手指了指钱美凤,面带不悦的说道:“罗经理,说什么呢,这是我姐。”

罗经理立刻意识到说错了话,慌忙红着脸纠正道:“呵呵,都说外甥随舅舅,还真是这样呢。”

王宝玉冷笑了声,心想,我看你这次还说出什么废话來,故意找茬道:“罗经理,确切说,这是我的干姐姐,外甥闺女也能像干舅舅。”

罗经理的脸唰的要变青了,但商场女性随机应变的能力此刻得到了发挥,她很快镇定了下來,一副夸张的惊喜模样说道:“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真缘分啊,大爷大娘,你们好福气啊。”

贾正道和林召娣听到微微笑着,钱美凤也呵呵跟着笑了,唯有王宝玉脸色难看,他还想责怪两句,一旁贾正道咳嗽了一声,示意他点到为止,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王宝玉也就就此罢休了,

王宝玉板着脸,拿着钥匙就走,身后的罗经理却是一脑门的汗水,恼怒的吩咐身旁看热闹的服务员赶紧赶过去听候这一大家人的指示,

开车沒有多远,就进入了水榭幽庭别墅区,还是跟马晓丽住过的那栋别墅,一进屋,钱美凤就眼睛放光,脸上写满了喜悦,无论是沙发还是地毯衣柜,无一不显示着高档奢华的品位,

干爹干妈都是沒有多说话,只是四处的查看着,但激动的钱美凤却把多多放在了地毯上,楼上楼下跑了一大圈,兴奋的说道:“宝玉,这里好大啊。”说完似乎发现屋子大的都能回音,干脆扯着嗓子又尖叫了几声,自个咯咯的笑个不停,

王宝玉看着钱美凤,呵呵直笑,心想,都说天下乌鸦一片黑,天下的女人也差不到哪去,都喜欢住大房子,开好车,有个帅老公,

“所有的东西都随便用,缺啥少啥打电话就有人给送,想去哪儿玩就出示这个卡。”王宝玉说道,将自己的黑卡给了钱美凤,钱美凤接了过來,前后左右看了半天,似乎想从中看出一些神奇來,

“宝玉,刚才罗经理那里说的特殊服务是啥。”钱美凤审犯人似的盯着王宝玉问道,

王宝玉嘿嘿反问道:“你猜是啥。”

“猜不着。”

“那你心里想应该是啥。”

“去你的,我就是想问清楚而已。”钱美凤有点被逗急眼了,不悦的说道,

王宝玉不忍打破家人的这份喜庆,解释道:“就是些更体贴的服务,就是些按摩啊,搓澡啊,修指甲啥的,其实我也说不上來具体是啥,但你可以打电话问问。”

钱美凤又高兴了,摆弄着手里的卡,喜滋滋的说道:“好容易來一趟,得住够本才行。”

王宝玉急着要回去,便拿起室内的电话,教钱美凤如何订餐,不到二十分钟,四个菜就送了过來,便跟着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告诉干爹干妈在这里好好玩,他先回县里了,一个月之后來接他们,

王宝玉一路疾驰,回到县里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上了六楼,他听见李可人的屋内,有音乐的声音,便过去敲门,想通知一下自己个性的女房东,房客已经回返,

敲了几下,沒人开门,王宝玉心想明天通知也不迟,于是打算回房间洗澡睡觉,就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黑暗之中,忽然看见一个白影在阳台闪过,

王宝玉头皮一阵发麻,手脚登时都凉了,娘的,是人是鬼啊,王宝玉屏住呼吸,使劲揉揉眼睛,壮着胆子往阳台仔细观看,

绝对不是幻觉,果然是有个白影晃动,不仅如此,这个白影还从阳台处飘了过來,再一细看,白影竟然沒有脑袋,只有亮晶晶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王宝玉想起了农村里的传说,鬼是沒有脑袋的,这让他顿时汗毛直立,刚要转头往外跑,就听见一个声音从白影那里传來:“小孩,你回來了。”

虽然这个声音有些异常,但王宝玉还是听出了,是李可人的声音,他定了定神,摸着门边的开关,啪了一下打开了灯,

眼前站着的,果然是李可人,她穿着白色过膝的睡衣,脚下一双厚厚软软的棉拖鞋,脸上涂满了黑泥巴,只露出了眼睛和嘴巴,由于不敢张开口型,笑得时候,嘴只是开了一条缝,显得很是诡异,

惊魂未定的王宝玉,抚着狂跳的心脏,说道:“大姐,你干嘛非要脸上涂泥巴啊。”

“懂什么,这是海藻泥,美容效果好着呢。”李可人伸手轻轻拍打着脸部,小心的抿着嘴说道,

“那你跑我屋里干啥來了,是不是就等着吓死我啊。”王宝玉哼了一声,不爽的问道,

“我來看看阳台晾的衣服干沒干。”李可人说道,不屑的白了王宝玉一眼,又说:“一个大小伙子,胆子这么小,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大姐,您这幅样子,就是熊心豹子胆,也会被你吓破的。”王宝玉苦笑道,

“你这个胆儿,也真该练练了,下次我下了恐怖片,带上你一起看。”李可人说道,

“什么上啊,下的。”王宝玉有些沒听明白,

“小孩,你真该恶补下电脑知识了,我的意思是从网上下载了一部电影,明白了,年轻人要不断的汲取新知识才能不断进步。”李可人颇为感叹的说道,

“哦,我才不看呢,那种故意吓人的片子,都是变态。”王宝玉说道,

李可人鼻子里哼了一声,扒拉开站在门口的王宝玉,扭搭着腰肢,回自己的屋子了,

第二天早上,鸟闹钟准时的响了,王宝玉起床吃过李可人送來的早饭,第一时间开车去上班,

刚刚來到签到的地方,王宝玉就看见办公室小张,手里拿着一张红头文件,正往过道里的宣传栏上贴,

王宝玉好奇的凑过去,问道:“小张,是不是又來啥新通知了。”

小张转头一看是王宝玉,慌张的手里的纸差点掉到地上,王宝玉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通知应该跟自己有关,他一把从小张的手里夺过通知,一看上面的内容,气得简直七窍生烟,鼻子都要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