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06 下了他的枪

806 下了他的枪

“为什么啊。胖警察迷惑的问道。

“你是猪脑子啊,我怎么有你这样一个弟弟。”刘永刚骂道。

“那,要是那个光头司机说出去点啥,上头压下來咋办。”胖警察虽说会意了,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这刀上是有王宝玉的指纹了,但是沒那光头的,这好像说不过去吧。

“所以说啊,快刀斩乱麻,等有了结果,谁还翻你这些旧账去啊。”刘永刚阴着脸说道。

“嘿嘿,明白了。”胖警察会意的笑着,用手帕小心拿着刀出去,趁王宝玉不注意,抓住王宝玉的手就要让他强行握住。

王宝玉回过味來,当然明白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很不甘心的喊道:“你们这群狗日的,这是制造伪证!”

但是王宝玉的小身板毕竟敌不过两个练家子,手指头被一个个掰开,最后又被使劲一个个合上,直到握住了刀柄,两个警察才松了口气。

“我操你妈八辈祖宗,他妈的一群败类。”王宝玉气的额头青筋暴起,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吵吵什么,知足吧,人沒死,最多也就是个伤害罪,关个三年五载就出來了,不过这辈子你是再也当不了干部了。”胖警察呵呵的说道。

“老子要告你们。”王宝玉大喊道,可是,刚刚喊出口,一条破抹布便塞进了嘴里,恶心的他眼泪都要下來了。

“你就老实交代吧,说,为什么随身带着刀,还犯了什么案子。”胖警察蹲着身子,得意洋洋的问王宝玉。

呜呜,王宝玉的眼里都是怒火,堵着嘴又说不出來,真是气得肺都要炸了,两只手被手铐烤着,脚还能动弹,王宝玉看准了,一脚踢过去,恰好踢在胖警察的小腿骨上。

随着一声惨叫,胖警察立刻呲牙咧嘴的蹲在地上,捂着腿站不起來了,这声音惊动了所长刘永刚,他一看弟弟竟然笨到又被王宝玉给踢伤了,不由气恼的骂道:“不争气的玩意,快把他整一边去!”

瘦警察连忙拉起胖警察,坐到了一边,刘永刚冷笑着走到王宝玉跟前,说道:“王主任,我们又见面了,您风采依旧啊!”

王宝玉被堵着嘴,说不出來了,只能用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刘永刚,刘永刚自顾自的说道:“沒想到你胆子还真大,上次打了我弟弟,算是误伤,放过了你,这回你居然拿着刀子开始捅人了,还是上次沒有得到教训,让你变本加厉了!”

王宝玉呜呜叫着,刘永刚上前扯下王宝玉口里的抹布,想听听王宝玉能骂出什么來,只是他沒有料到,王宝玉一大口唾沫直直的吐到了刘永刚的脸上,刘永刚恶心的随手用抹布擦了一下,这就更恶心了。

“给脸不要脸。”刘永刚骂了一句,回手又将抹布塞回了王宝玉口里,对一边傻愣愣的看着的胖瘦二警察命令道:“你们过來,使劲扇他耳光,给老子往死里打!”

“好嘞。”两个警察答应着,胖警察不顾腿疼,还是过來要打王宝玉,王宝玉闭上眼睛,心里暗道:老子英雄一世,沒想到在你这个小派出所里翻了船,可叹,可悲。

就在胖警察喜滋滋的举起巴掌,想要痛扇王宝玉解恨的时候,审讯室的门突然开了,紧接着一阵快门闪动的声音不停的传來。

之后,一个身材魁梧,方头大脸,五十左右的男人,身穿笔挺警装走了进來,后面跟着好几个警察,刘永刚等人一看,顿时傻了眼,胖警察要打王宝玉的手还那样举着,停在了空中,他惊愕的张着嘴,样子很是滑稽。

“为什么不打了。”进來的男人冷冷的说道,王宝玉一听这个声音,差点热泪盈眶,來的不是别人,正是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路小虎。

“路,路局长,我沒想打他。”胖警察紧张的磕巴起來,连忙收回了举在空中的手,可他还是晚了一步,跟在路小虎后面的一个警察,正把随身带來的摄像机放回包里。

“刘所长,你审讯犯人的方法很独特啊。”路小虎说道。

刘永刚此刻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汗珠子,他强词夺理道:“路局长,这是个危险的嫌疑人,他刚刚踢伤了一名警员,我们不得不对他采取特别措施!”

胖警察一听这话,连忙又去捂腿,哎呦着做出痛苦的表情,瘦警察则双手颤抖着去给王宝玉开手铐。

“是吗。”路小虎语气冰冷,又问:“你们这样严刑审讯他,有什么证据吗!”

“王宝玉捅伤人的刀具在这里,我们认为上面有他的指纹。”刘永刚说着,小心拿过审讯桌上的刀子,递给了路小虎。

路小虎拿着刀子,仔细端详着,当他发现刀柄一处,隐约刻着一个字的时候,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下了刘所长他们的枪,等候上级处理。”路小虎对身后的另外两名警察命令道。

“路局,路局,王宝玉可是持刀行凶啊,这刀就是证据。”刘永刚满脸淌汗的替自己做最后的辩解。

“证据,不错,这就是你栽赃陷害的证据。”路小虎冷声说道。

刘永刚此刻已经明白,这一次是彻底栽了,两名警察上來下了他们三人的枪,还摘下了他的胸牌和肩章,然后,将三个人带到了停在门口的警车里。

路小虎亲自过來给王宝玉松开了手铐,又取下了嘴里的破抹布,王宝玉直接冲了出去,找到了卫生间,好好冲了冲嘴,又洗了脸,这才振作了一下精神走了出來。

路小虎正在走廊里等着他,王宝玉上前抱拳道:“路局,今天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估计我就殉职了!”

“这也是我们对下面的管理不到位,我替他们向你表示道歉。”路小虎很认真的说道,手里依旧摆弄着那把小刀。

“路局,感激你对我的信任。”王宝玉真诚的说道。

路小虎晃了晃手中的刀,笑道:“说实话,就你这脾气,我还真沒法信你,不过我信这把刀!”

王宝玉不明白路小虎话里的意思,问道:“路局,你们怎么來的这样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