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32 毒瘾发作

832 毒瘾发作

“我是王宝玉,快通知人来城西的旧修配厂,毒贩们在这里呢!”王宝玉焦急的边逃边喊道。

“你是谁?”小警察没有听清,王宝玉只好大声又喊道:“我叫王宝玉,你他娘赶紧叫人来。”

不知道小警察这次是否听明白了,此刻的王宝玉已经来到矮墙的边上,由于手里拿着大哥大不方便,他干脆将大哥大扔过墙去,自己则一个纵身翻上了墙头。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耳边传来了一声鞭子的脆响,已经裹着衣服跟过来的白牡丹,远远的一鞭子正好打在王宝玉的后背上,王宝玉疼的一个踉跄,但是他咬着牙,还是翻下了墙,却重重的摔在地上。但求生心切的他已然顾不上这些,也顾不上找大哥大,爬起来接着没命的逃。

与此同时,那几名汉子已经提上裤子,冲出了大门,拿着手电筒向着这边追过来。后面人的呼喊越来越近,王宝玉恨不得长上一对翅膀,后背挨了一鞭子,让他甩不开膀子,所以,奔跑的速度并不快,被撵上来的一个汉子,一脚踢在了腰上,王宝玉一个踉跄,随即就摔倒在地上,接着自己的头就被白牡丹的**着的脚丫死死踩住了。 ”“

王宝玉就这样被拖着脚拉回了屋里,路过矮墙时,他快速扫了一眼仍在墙外的大哥大,黑灯瞎火的,竟然没有人发现它。

几分钟后,王宝玉就跟范金强一样,被绑在了凳子上,但还是有区别,王宝玉是穿着衣服的。

“哈哈!王宝玉,咱们又见面了,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白牡丹哈哈大笑道,这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她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敞开的白色风衣,就这样**着丰胸和肥臀。

王宝玉当然再无心欣赏白牡丹**的身体,此刻的他,已经被几名大汉几个耳光打的头昏眼花,脑子里嗡嗡作响。

“该下地狱的是你们。”王宝玉挣扎着说道。

白牡丹抬腿又是一脚劈在王宝玉的脸上,一阵剧痛之后,王宝玉只觉两股热流顺着鼻孔冒了出来,不用说,是鼻血。王宝玉使劲抽了下鼻子骂道:“疯女人!你不得好死!”

如果不是真汉子范金强在身边,王宝玉真想痛痛快快的惨叫几声,倒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向来爱干净的自己,口鼻竟然被一只沾着臭男人口水的女人脏脚丫子踢过,这让人十分抓狂。

“王宝玉,你不用威胁我。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老娘就是下了地狱,也是鬼雄。”白牡丹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

从说话用词上来看,白牡丹应该也是那种有文化的女人,还有一身的好功夫,只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却进入贩毒这一行,大概是利益的诱惑吧!

王宝玉自知自己凶多吉少,又有范金强在身边,无论如何也不能做一个孬种,于是便斜楞眼睛看着白牡丹,嘲笑道:“啥是鬼雄?那是在人间斗不过别人的失败者而已!你不过是一个丧尽天良的毒贩子,早晚得挨枪子。”

旁边同样绑着的范金强也跟着点头,也对白牡丹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白牡丹正要说话,一名汉子进来报告:“白掌柜,我去查看了一圈,这小子的车就停在百米外的胡同里。”

“有没有条子的动静?”白牡丹谨慎的问道。

“没发现,这小子好像是自己来的。刚才搜身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呼机之类的,这次他是自投罗网。”汉子说道。

白牡丹上前一步,用手抬着王宝玉的下巴笑道:“你小子胆子还真肥,居然敢跟踪老娘到了这个地方,真是打着灯笼捡大粪,找(屎)死。”

白牡丹像竹笋一样的**,就垂在王宝玉个眼前,王宝玉扭过头去,口中说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娘们,才是人人得而诛之。”

白牡丹也不生气,反而咯咯笑了,她摸着王宝玉的脸啧啧叹道:“小脸还真白嫩,就这么死了,有些可惜了。”

“拿开你的脏手。”王宝玉厌恶的说道。

“手不脏,这里才脏呢!”白牡丹笑道,一转身,把一个白白的屁股冲着王宝玉撅了过来,居然还放了一个屁。

这个屁不仅有响度还有力度,王宝玉不提防,只觉额前头发被一股恶臭吹起,紧接着恶心的直晃头,嘴里自然也是骂个不停。白牡丹则咯咯笑得格外**,问道:“香不香啊?”

“你这个臭娘们,屁眼子这么臭,生孩子准没屁眼。”王宝玉不禁骂道。

啪的一声响,白牡丹回头一脚,正好踢在了王宝玉的左脸上,王宝玉的左脸顿时红肿了起来,嘴巴里也是腥腥的,吐出了一口血,王宝玉的脸好一会儿才恢复知觉,他下意识的用舌头tiantian口腔,还好,牙齿还算是坚固,没有被踢掉。

“小兔崽子,你要是再该提孩子的事儿,老娘就把你的肉一块块割下来吃了。”白牡丹恶狠狠的说道。

白牡丹眼中闪过的一丝伤感,没有逃过王宝玉给人看相的犀利双眼,他猜想,白牡丹应该是在孩子这方面受过伤,否则也不会提到这个字眼就敏感,有些时候,家庭的灾难会改变人的性格,想必白牡丹就应该属于那种在亲情上很受伤的人。

刚刚自己已经及时报了警,这会儿要尽量多和她周旋,尽可能的拖延时间,那样才有逃生的可能。

就在这时,范金强忽然全身**了起来,样子极为痛苦,王宝玉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白牡丹笑道:“范警官,毒瘾发作的感觉不错吧?以后,会逐渐给你加量,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叫走飘飘欲仙了。”

范金强嘴唇不由控制的抖动着,含糊的骂道:“我死不足惜,可是你们都不会逃过法律的惩处!”

白牡丹不以为然的笑道:“范警官,多谢提醒了。可惜啊,老娘既然入了这行,就不怕那一天了。不过你放心,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我一定拉着你做垫背的,咱们在地底下接着再斗,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