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54 报仇之路

854 报仇之路

“有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出去散步,不知不觉,來到了一个小公园里,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他的肩膀很宽,手很暖,我们渐渐讨论起了结婚的事情,那个时候,我真是幸福的快晕了。”白牡丹说道。

“女人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也是情感的归宿。”王宝玉适时的插嘴道。

“是啊,虽然他长得一般,也不是太有钱,可是他对我真的很好,就像是一个父亲一样,让我无法离开他。聊着聊着,天渐渐的黑了,他深情的吻了我,周围满是丁香花的香气,在这种狂乱的时刻,我心中想的事情,就是把我整个人都给他。”白牡丹动情的说道。

“你说的那个地方,应该是平川市的丁香公园吧!”王宝玉问道。

“对,就是那里,正当我们在黑暗中脱掉了衣裤,想要奉献彼此的时候,几个早就盯住我们的小流氓突然在树丛里冲了出來……”白牡丹说到这里,拳头不自主的握紧,声音再度哽咽了。

王宝玉连忙又拿來一个红酒杯,给白牡丹倒上了一杯,白牡丹喝干了之后,叹息道:“想必你也能猜到,后來我就这样,被四个男人给**了,而那个说我爱我的男人,就这样眼巴巴的看着,甚至都沒有做出一丝的反抗。”

“他娘的,这还是个男人吗?就是拼了死,也不能让这群狗日的得逞啊!”王宝玉不禁愤怒的骂道。

白牡丹苦笑着,自己又倒了一杯酒,说道:“所以,我恨那几个**我的混蛋,但我更恨这个男人。我喊得嗓子都哑了,一直看着他,可是他就那么猥琐的站着一动不动,真是个窝囊蛋!”

“确实可恨,老子虽然是个男人,可是同样鄙视他。后來他就嫌弃你了是吗?”王宝玉发自内心的痛骂了一番,又问道。

“那倒沒有,事情过后,他倒是跑前跑后的不断安慰我,说他不在意我的过去,他依然爱着我这个人,我受伤的心,渐渐的又被温暖了。”白牡丹深深陷在回忆里,甚至连手里的酒杯,都忘了放下。

“那后來他到底娶沒娶你啊?”王宝玉问道。

“后來!后來!”白牡丹痛苦的笑着,忽然满脸仇恨的说道:“后來我在那次**中怀孕了,他就再也不见了踪影。”

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他到底还是嫌弃你了。”

白牡丹心中的怒火此刻也被彻底点燃,她愤愤的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后來我发疯一样的找他,并非是想让他娶我,而是想听一句明白话。如果你真的不爱我,或者嫌弃我了,当初就该从丁香花园像狗一样消失,可是他又为什么欺骗了我这么久?我一条街一条街的找,沒日沒夜的找,后來我终于找到了他。”

“他说些什么?”王宝玉问道。

白牡丹痛苦的摇了摇头,紧紧闭上眼睛,也许不想让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而是再默默的流到肚子里。许久,白牡丹睁开了眼睛,人也平静了下來,她淡淡的说道:“原來他有家庭,还有个儿子。我见到他时,他们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在外面吃饭呢。既然是这样,我还有什么好问的?”

“太不是人了!”王宝玉骂道,觉得鼻子有些酸,不禁猛抽了一下鼻子,眼睛里似乎有水。

这绝对是王宝玉听到最为悲惨的故事,白牡丹一定是在这种巨大的伤害之下,产生严重的心理扭曲,甚至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再后來呢?”王宝玉接着问道。

“一个正在上学的女孩子,怀了孕,我当然要选择打胎。可是,我沒有钱,也不敢告诉家里。好不容易找同学凑了点钱,去了一家黑诊所,结果还大出血。沒人沒钱的,我还能怎么治,只能拖着虚弱的身体,一个人走出了诊所。”白牡丹很凄惨的说道。

“白牡丹,说实话,我真的很同情你。如果当时我在你身边,一定不会让你受这么多苦的。”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不用同情我,老娘从那一刻起,就改变了自己,绝不能再让男人欺负。”白牡丹嘿嘿冷笑道。

“那你又是怎么走上贩毒这条道路的?”王宝玉问道。

“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由于失血过多,就这样昏倒在路边,经过的人怕惹來麻烦,谁也不愿意出手相助。在那一刻,我的心彻底冷了,知道了人情的冷漠。”白牡丹黯然的说道。

听到这里,王宝玉的内心一阵感慨,生出了好多的如果。如果,那个男人不曾欺骗白牡丹;如果,诊所能够救死扶伤,留着白牡丹住院;如果,当时的路人能够伸出援助之手。

只要有一个如果出现,白牡丹将不会成为一名毒贩,兴许还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学生,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其实王宝玉心里还有很多的如果,只是发太多这样的感慨,会让人误以为作者有琼瑶的写风,只好先放弃感慨,继续正文。

王宝玉长叹了一口气,问道:“最后,还是谷爷救了你,对吧?”

“你小子还算聪明,就是谷爷救了我,从此以后,我就发誓跟定了谷爷。后來我沒有再回学校,我苦练功夫,跟着谷爷贩毒赚钱,目的只有一个,报仇!”白牡丹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报仇了沒有?”虽然已经猜到结果,王宝玉还是好奇的问道。

“当然,我找到了那几个**我的小混混,先是跟他们一起玩了一把,然后让他们吸毒,最后,他们都有了深深的毒瘾,我又坚决不给他们提供毒品,在毒瘾的折磨下,他们都死翘翘了。哎呀,那副惨相,比杀猪都过瘾,哈哈。”白牡丹似乎又恢复了女魔头的样子,哈哈大笑道。

“佩服,白牡丹,你这招也太毒了。”王宝玉抱拳道,又问:“那个骗你的男人,你是怎么对待他的?”

“他?我可沒打,也沒杀。”白牡丹摆弄了下白皙的脚丫,淡定的说道。

“我不信,你应该换了个方法折磨他。”王宝玉很确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