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62 皮厚不怕揍

混世小术士 862 皮厚不怕揍 无忧中文网

“这是206包房的客人赠送的。”服务员说道。

“拿回去吧!我们不需要。”王宝玉冷冷的说道。

这?服务员一脸的为难,站在原地不肯走。这可是好酒,换作以前,叶连香肯定会说,你不要我要。可是今天却规规矩矩的坐着沒说话,样子很是矜持,多半是因为身边还有个一表人才的警官在,因此那昂贵的红酒对于叶连香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见王宝玉态度强硬,只得托着盘子又出去了。冯春玲忍不住嘟囔道:“打了人,就想用两瓶酒打发了,哪有这种好事儿。”

“就是,咋的也得把今天的饭菜一块埋单啊!”叶连香嘟着嘴巴,愤愤的说道。也许觉得叶连香有意思,范金强竟然轻声笑了出來,叶连香看着他也抿嘴乐了,眼睛也适时的猛烈眨巴了两下。

“春玲,这件事儿跟谁也不要说。”王宝玉叮嘱道,他担心,冯春玲将这件事儿告诉了侯四,万一侯四参与了这件事儿,那事情可就复杂了。

服务员出去沒多久,就传來了敲门声,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了进來,他满脸带笑,上前一步,冲着王宝玉一抱拳,说道:“王主任,侯局长让我來,表达他最真挚的歉意。”

冯春玲和叶连香都忍不住鼻子里哼了一声,这道歉也太沒有诚意了,居然派了个下手过來,王宝玉睁着红肿的眼睛,咧着同样肿起來的嘴唇,微微笑道:“你回去告诉侯局长,一场误会,这件事儿我也有错,就算了吧!”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很惊讶,尤其是叶连香,但她随即就咧开嘴巴偷笑了,她很了解王宝玉,这是个是那种瑕疵必报的人物,表现的越大度,他的敌人就越危险

“侯局长说了,改天他亲自请王主任,当面道歉。”年轻人似乎觉得自己立了功,又说道。

“嗯!我最近很忙,过几天再说吧!”王宝玉冲着他摆了摆手,示意沒事儿了,他可以走了。

年轻人出去了,作为特种兵出身,又在公安系统中工作多年的范金强,从王宝玉的表情中看出了不一样,他小声说道:“兄弟,不好意思,我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即便是把他们都传唤到警局,也不过是赔钱道歉的事儿,不能把他们怎样!”

“这个我知道,范副局长,你能不能破例帮我一个忙?”王宝玉也小声说道。

“沒问題,沒有兄弟,我现在怕早都死了。”范金强肯定的说道。

王宝玉将嘴贴到范金强的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范金强皱了皱眉,有些犯难,但最终还是破例点了点头,答应了下來。

四个人继续喝酒,王宝玉忍着被打后身上的痛疼,耐心的陪着范金强喝酒吃饭,沒过多久,他就惊讶的发现,范金强跟叶连香居然喝上了,两个人面带笑意,眉眼之间,带着彼此欣赏的味道。

呵呵!如果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也不乏是一件美事儿。王宝玉已经从李勇那里得知,范金强四十多岁,早年结过婚,媳妇在一场大病中早早离去了,也沒有孩子,至今跟老妈生活在一起。

“叶姐,我先走一步,你替我陪着范副局长吧!”王宝玉全身沒一块舒坦的地方,这种情况倒是给了他很好的借口,于是笑呵呵的说道。

“沒问題,宝玉,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再上班。”叶连香满口答应道,眼睛却一直盯在范金强身上,一刻也沒有离开。

范金强有些难为情的笑了笑,嘴里一直沒有诚意的谦让。王宝玉自然会意,笑呵呵的穿上了外套,刚要起身相送,却被王宝玉按着肩膀沒让他动弹,说道:“范局,我先走一步,不好意思了。”

“兄弟,那件事儿我心里有数。”范金强也强调说道。

冯春玲也起身跟着王宝玉一起走了,她也是个明眼人,知道不能在这里当灯泡,更何况,她还想跟王宝玉单独呆上一会儿。

王宝玉跟冯春玲刚一上车,冯春玲就忍不住扑到王宝玉的身上,用手轻轻摩挲着王宝玉的伤处,垂泪道:“宝玉,他们下手咋这么狠,疼不疼啊!”

王宝玉轻轻揽过冯春玲,说道:“沒事儿,都是皮外伤。”

“晚上我去陪你吧!”冯春玲仰着脸说道,眼睛中充满了期盼。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纸。冯春玲的柔语轻声让王宝玉全身的血再次沸腾了起來,汇聚在一起,向着一个地方冲去。暂时沒有想到新词來形容,此处先略去几十字,书友们都懂得。

如果沒有白牡丹在家里,王宝玉一定会把冯春玲带回去,缠绵一晚。可是,白牡丹一天不走,这件事儿就根本行不通,王宝玉只好无奈的柔声说道:“春玲,我这身上不舒服,还是改天吧!”

冯春玲满以为王宝玉会一口答应下來,得到这样的答复,显然更失望了,却将身子更深的埋进了王宝玉的怀里。

酒店门口人來人往的,王宝玉不想久留,便将冯春玲送回旅行社,在旅行社的门口,冯春玲忍不住又跟王宝玉缠绵了一番,才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已经九点多了,王宝玉开车回家,隔着门就能听见两个女人的笑声,一进屋,就看见李可人和白牡丹,并肩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连比带划,说说笑笑,这让王宝玉不由得直皱眉,这还是自己花钱租的房子吗?这里更像是这两个女人的家。

“小孩,怎么又跟人打架了?”李可人看王宝玉肿着脸,连忙过來关切的边查看边问道。

“沒事儿,晚上喝酒的时候,跟邻屋的人发生了点摩擦。”王宝玉躲闪的说道。

“编,继续编。” 白牡丹却笑道,对于王宝玉受伤的事情,根本不在意,反倒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李可人也是眉头紧锁,嗔道:“我都数不清你这是第几次和人打架了,你看这眼皮肿的,要是伤到眼睛怎么办,这么大了,怎么还是一点分寸都沒有?”

“我这个表弟,有一个特点,就是皮厚,挨几下沒关系的。”白牡丹坐在沙发里沒动,满脸满眼的笑意,看热闹似的打量着狼狈的王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