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67 屁是啥味

混世小术士 867 屁是啥味

冯春玲来电话了,询问王宝玉的身体情况,王宝玉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流,他说自己好好的,已经来上班了,同时,他吩咐冯春玲,去市里买电脑的时候,再给自己买一部笔记本电脑,自从看了范金强的那个笔记本,王宝玉就很想自己也有一台,放在桌子上,很有面子。

王宝玉吩咐的事情,冯春玲自然满口答应,她又叮嘱了一番让王宝玉好好休息,接着说了些情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来陪陪王宝玉,王宝玉目前忙的焦头烂额,家里一摊,外面一摊,没时间没精力也没机会和冯春玲缠绵,只得随意说了几句就放下电话去忙了。

等白牡丹走了,一定要好好疼疼冯春玲,王宝玉这样想着,一想起白牡丹,王宝玉又觉得头疼,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整天跟自己呆在一起,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滚蛋,真是让人纠结又郁闷。

晚上回到家里,王宝玉闷着头吃饭,也不说话,脑子里想的都是晚上如何去偷拍。两个女人这段时间的相处,宛如亲姐妹,说说笑笑的,根本不把王宝玉当回事儿,直到王宝玉说买了两台电脑之后,李可人才终于兴奋的说道:“小孩,我就说让你早点买电脑,不跟网络接轨,以后就是文盲了。”

“嘿嘿!我跟文盲也差不多。”王宝玉嘿嘿笑道,不置可否。

“不但是文盲,还是流氓,怎么说,最怕流氓有文化,大姐,你说我这个表弟,有了文化之后,是不是会更差劲啊?”白牡丹笑着说道。

“差不多,咱们以后要好好教育他。”李可人很气人的附和着说道。

“喂,你们咋这么看不起人,说不定以后我还能成为一名电脑怪才呢。”王宝玉赌气的说道。

“这电脑就是被你吃肚子里,你也很难摆脱文盲的气质。”白牡丹笑道。

两个女人又是一阵子咯咯大笑,王宝玉哭丧着脸,知道跟女人是讲不清道理的,索性只能闷头往嘴里扒拉饭。

李可人走后,白牡丹很警觉的冷脸问道:“王宝玉,你今晚的情绪不对,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祖宗,我烦恼的事儿很多,总不能整天都对你笑吧!你想多了。”王宝玉抹了下嘴巴说道。

“我的眼睛是不会看错你的,你小子厥什么尾巴放什么屁,我都很清楚。”白牡丹鄙夷的说道。

“呦,我的白大侠,我还不知道你有这本事儿呢,说说,我的屁是啥味的?”王宝玉嬉皮笑脸的问道。

“去你的,是不是到警察那里告发了我,心里有鬼,才这个样子?”白牡丹继续问道。

“你看你真是啰嗦,实话告诉你吧,我今天确实见了范金强,可是对于你在这里的事儿,一个字没说,我对天发誓!”王宝玉老实的说道。

“什么!”白牡丹一听这话,立刻警觉的起身,四处打量,好像在寻找藏起来的刀。

“白大侠,稍安勿躁,你听我说。”王宝玉冲着她直摆手,示意她不要胡思乱想,白牡丹怎么能不想,一时来不及拿刀子,便疾步过来卡住王宝玉的脖子,厉声问道:“你快老实说,是不是出卖了我?”

“白大侠,快收起你的猫爪子,哎呦!”王宝玉疼得直叫,在白牡丹稍稍松手的时候,王宝玉终于喘着气,翻着白眼,揉着脖子,将自己跟范金强合谋,准备搞倒教育局局长的事情一一说了。

白牡丹一听,终于放下心来,放开王宝玉,嘿嘿笑道:“臭小子,你要感谢我,要不是我中间牵线,你跟范金强也不能这么好。”

“是,他要是女人,我还得好好谢谢你这个媒人呢。”王宝玉讽刺的说道。

“切,他就是变成女人,肯定也没什么味。”白牡丹一脸鄙夷的说道,看来她对范金强很是反感。

王宝玉嘿嘿笑了,凑过去问道:“他可能觉得你也没啥味道。”王宝玉说的正是范金强美色面前不动心的事儿。

白牡丹照着王宝玉的腿又是一脚,说道:“你少没良心啊,没有我,就你这种品质的人是没有机会和范金强那种臭石头混在一起的。”

王宝玉心里直骂白牡丹,自己跟范金强,可是差点都死在白牡丹的手里,但他表情依旧谄媚的笑着,说道:“嘿嘿,这些我心里都有数,其实我就是个文盲加流氓,好好的要电脑干啥,还不是因为感谢你啊,也省的你在家里太闷。”

“这还算是一句人话。”白牡丹想了想,觉得王宝玉说的像真话,于是翻了翻眼皮,表示满意他的做法。

“白大侠,我晚上必须出去一趟。”王宝玉趁热打铁的说道。

“干什么去?”白牡丹立刻警觉了起来,晚上她总不能到李可人的房间里去,万一王宝玉去报了案,自己岂不是要瓮中捉鳖了。

“您别误会!我办的是正事儿,你在家累了就先睡,不困就去阁楼数星星。”王宝玉摸出了兜里的小相机,说今晚要去县一中,潜入财务室,偷拍重要的财务证据。

“你小子花样百出,我才不相信你,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白牡丹断然的说道。

“白大侠,万一有人发现你跟我在一起,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王宝玉苦笑道。

“我才不管呢!为了我的安全,晚上十点以后,我必须跟你在一起。”白牡丹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好吧!”王宝玉无奈的答应了,心中却不住的叫苦,万一白牡丹起了性,将自己弄死在外面,自己也只能弃尸街头了。

在白牡丹的安排下,王宝玉换上了一身平时不穿的旧衣服,脚下也换上了运动鞋,还分到了一只白牡丹的丝袜,说是用来蒙脸的,王宝玉咋看咋觉得自己的这身打扮,不像是入室盗窃,更像是劫匪一族。

“这袜子你洗过了没有?”王宝玉摆弄着袜子问道。

“少废话,你要不想被人发现就戴上,随你的便。”白牡丹冷声说道。

“那你为啥不戴?”

“我是高手!”

晚上十一点,月光惨淡,一片静寂,王宝玉跟白牡丹小心翼翼的下了楼,悄悄开上车,直奔一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