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869 鸡鸣狗盗之徒

869 鸡鸣狗盗之徒

“好啊,不,不,不,大侠你真会开玩笑,这可是三楼,即使摔不死,那也要腿断胳膊折。”王宝玉当然不会这么傻,不肯答应,

白牡丹也就是那么一说,如果有这个打算,她肯定会带着一条绳子來,两个人出了财务室,小心的下楼,尽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在靠近一楼的拐角处,王宝玉的脑袋又一次大了,那个更夫老头,竟然还在那里看报纸,也不知道报纸上究竟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吸引了他,老头还不时露出一个微笑來,

“大侠,现在有什么好法子。”王宝玉小声的问道,

白牡丹思索了片刻,仍然沒说话,王宝玉等的心急,到手的鸭子如果让人发现,可就得连自己都一块煮了,于是忍不住又问道:“大侠,有沒有法子了。”

“滚,要不你來想。”白牡丹恶狠狠的瞪了王宝玉一眼,王宝玉能做的只能是堆起满脸的笑容,这个时候更不能得罪白牡丹,自己对于人家就是个拖油瓶,要不是带着王宝玉,白牡丹早就逃远了,

突然白牡丹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轻手轻脚的沿着走廊巡视了一圈,然后,她捡到了窗台上的一盒粉笔,仔细端详着,似乎有了好办法,

“你的意思是,把粉笔碾成粉末,老头一出來,就给他來个漫天飞雪。”王宝玉心情也是十分激动,双手做了个天女散花的架势,小声的问道,

白牡丹使劲敲了一下王宝玉的头,小声说道:“你是猪脑子啊,如果是那样,他不早都看见咱们两个了。”

“不是还有套头的尼龙丝袜吗。”王宝玉一边问道,一边在兜里掏袜子,

“蠢货,那个东西,在沒抓到之前,是不能用的。”白牡丹很鄙视的看了王宝玉一眼,她抬手瞄了瞄,忽然发出了一声类似野猫的叫声,然后将一盒粉笔,向着二楼的转弯处,扔了过去,

这样的一声动静,立刻惊动了看报纸的更夫老头,他连忙奔了出來,白牡丹则手疾眼快的将王宝玉拉到楼梯处的一个凹槽内,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一声也不敢出,

老头拿着光线刺眼的手电,缓缓走上楼來,照着左右走廊,沒发现动静,又缓步上了二楼,看见了那盒粉笔,

“野猫是怎么进來的,还将粉笔弄在了楼梯上。”老头自言自语的说道,显得非常迷惑不解,随后以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开始弯腰捡粉笔,

紧紧贴在一起的王宝玉和白牡丹,立刻采取行动,以极轻的脚步快步下了楼,王宝玉就想奔着大门而去,白牡丹一把拉过他,沿着走廊,迅速到了刚才已经打开的窗户,轻轻一推,两个人就跳了出去,

沒等白牡丹掩上窗户,就听见走廊里传來了脚步声,老头正奔这个方向而來,白牡丹拉着王宝玉,就蹲在墙根之下,老头到了跟前,轻轻关上了窗户,说道:“是谁这么不注意,连窗户都忘了关,怪不得野猫都跑了进來。”

过了几分钟之后,两个人撒腿就跑,沿着原路回返,王宝玉边跑边埋怨道:“大侠,为什么不走大门啊。”

“那种门,一开声音很大,肯定要被发现的。”白牡丹说道,

“那老头也够傻的,嘿嘿,要是他不是奔着粉笔盒,而是咱俩的方向來,不就逮着了。”王宝玉嘲讽的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在空旷的地方发生紧急情况,一般人都会把注意力集中到最后一个发声点上。”白牡丹煞有其事的分析道,

“其实也不用怕,万一他发现咱们,直接把他打晕就是了。”王宝玉故作聪明的说道,

“你还嫌麻烦不够啊。”白牡丹话音刚落,就听见了一声尖叫,原來是一名女生,正拿着手电出來,大概也是想撒尿,恰好看见了两个人的影子,

“叫你别乱说话,你不听。”白牡丹埋怨了一句,拉着王宝玉又是一顿狂奔,然后白牡丹跃上墙头,拉王宝玉上去,之后两个人翻过墙头,迅速來到车边,开上车就走,

事实证明,两个人这个做法是极其正确的,县一中此刻已经沸腾了,出现了两个奔跑的夜行人,不但再次惊动了打更的老头,甚至连部分寝室里的男生也惊动了起來,大家手里拿着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当武器,在校园里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搜索这专门窥探女生夜间撒尿的猥亵二人,女生们有尿也都不敢再出來上厕所了,

说起來也巧,有两名情窦初开,早恋的男女生,被数不清的手电光束抓了个现行,谁叫他们不好好学习,偷偷半夜出來正躲在一个角落里缠绵,活该他们倒霉,两个人还差点被开除了学籍,

回到家里,王宝玉对白牡丹致以了最真诚的谢意,这次行动,如果沒有白牡丹,显然根本不可能成功的,搞不好,还被抓起來,背上一个夜入女寝的变态罪名,

“白牡丹,你可真仗义,你要是男的,我肯定就跟你拜把子了。”王宝玉恭维的说道,心里话却是,你要是女的,我就娶你了,只是沒那胆量开这种玩笑,

“看在你这段时间对我还算忠诚的份上,老娘帮就帮了,不过,以后再有事情,你想都别想老娘再帮忙。”白牡丹满不在乎的说道,她大概也有些糊涂,自己原本是准备杀掉王宝玉的,怎么搞來搞去,反倒是帮起了这小子,

“嘿嘿,想不到你学猫叫还挺像呢,关键时候还真能派上用场,人才啊。”王宝玉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哼,什么狗屁人才,无非是些让人看不起的鸡鸣狗盗的本事而已。”白牡丹不悦的自嘲道,

之后,两个人简单洗漱了一下,搂在一起睡了,白牡丹的习惯很好,早早的按时起床,李可人送早饭进來,看了一眼趴在**睡的像死猪一样的王宝玉,很不解的问道:“这小孩怎么又赖床了,睡懒觉的毛病已经让我给改的差不多了啊。”

“他啊,估计昨晚**太多了。”白牡丹殷勤的接过饭菜,随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