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03 拜年

903 拜年

早上醒來,王宝玉刚想伸伸胳膊,却突然感觉动弹不了,他这才发现,钱美凤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自己这边來,还紧紧的抱住了他。

又跟老子玩这一套!王宝玉恼怒的将钱美凤的胳膊扯到一边,却发现她的一条腿还盘在自己的腰上,转头看去,此刻的钱美凤睡到正香甜,脸上带着一种满足的笑意。

王宝玉费力的搬开钱美凤的粗腿,或许是昨晚累了,钱美凤翻了一个身,平躺在那里,依然沒有醒來。

钱美凤恬静的表情,忽然吸引了王宝玉,他微微坐起身來,仔细的端详着。虽然钱美凤生过孩子,可是,她除了胸脯更加鼓涨了,并沒有留下什么痕迹,依然是那样的漂亮。虽然是个农村姑娘,睡姿却很美,安静的就像一只小猫。

如果当初自己跟钱美凤不曾分手,那么现在,很有可能就是一家三口躺在一起,而钱多多,就会叫王多多,可能就是自己跟美凤的孩子。可是现在,就连王宝玉也感觉很奇怪,恋人成为了干姐姐,而跟自己躺在一张**的孩子,又是别的男人的。

冯春玲问了一个关于年龄的问題,既然自己能选比自己大的冯春玲,为何当初就揪住钱美凤比自己年龄大的这个坎,怎么也不想翻过去了呢?即使和钱美凤共度一生,想必也是幸福的,起码要比冯春玲强。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自己是否还会选择钱美凤,王宝玉似乎不敢想这个问題,或许在他的心里,钱美凤一直都沒有离开。

王宝玉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钱美凤忽然睡醒了,瞪着眼睛纳闷的看着自己,王宝玉正想编个理由,忽然一个细细的声音传來及时替他解了围“豆豆!”

王宝玉转头一看,已经醒來的钱多多,正睁着黑豆一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稚嫩的小手,还向前伸着,想让王宝玉抱抱。

王宝玉心中升起了一种难言的情感,他抱起钱多多放在自己胸膛之上,在她的小脸上亲了起來,钱多多则被逗得咯咯笑。钱美凤揉着眼睛坐了起來,叮嘱道:“赶紧把尿,晚一点就得尿床!”

话音未落,王宝玉就感到了胸前传來一股热流,多多已经尿了,他刚要动弹,钱美凤一把制止住,说道:“别动!别把孩子给憋回去。”一边说着一边还用王宝玉的睡衣堵住尿,以防流到**。

直到多多尿完了,钱美凤才把她抱过去,多多则吵闹着揪她的衣服,钱美凤满不在乎的撩开上衣,便给多多喂奶。

王宝玉脱下湿漉漉的衣服,忍不住问道:“多多都这么大了,咋还吃奶啊?”

“你懂啥,孩子吃奶时间长,会很聪明的。”钱美凤说道。

“你就不怕你的奶水已经过期了。”王宝玉坏笑道。

“切,就像是你沒吃过过期奶水似的。”钱美凤笑道,忽然察觉到王宝玉脸色有变,连忙闭上嘴抱着多多下了床,不敢乱说话了。

钱美凤明白,王宝玉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任何关于自己亲生母亲的字眼,这似乎是王宝玉的底线,干爹干妈说起这事儿,他还急眼,何况自己。

王宝玉坐在**,长长叹了一口气,他隐约的想起,自己小时候也会有人问母亲为啥不断奶,母亲总是微微一笑,说道,就快了。大家便笑说母亲太惯孩子。

那个时候,母亲刘玉玲也是这样的温柔,甚至还哼着好听的歌,也许她也是十分疼爱自己的儿子的。可是,她怎么就忍心扔了自己,跟了别的男人?那个男人就那么重要,足以让一个母亲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

不让别人说,自己也不愿意提,但心里总是经常想到的。在**纠结了好半天,王宝玉才下了床,李可人端着新年的第一顿饺子进來,热情的招呼大家吃饭。多多小手合十,不断的冲李可人拜年,高兴的李可人抱起孩子可劲的亲了几口。

而王宝玉却顾不上吃饺子,这会他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不停的响了起來,都是熟人拜年的电话,有周百通等人,还有靳永泰、路小虎、范金强以及李勇,孟耀辉、迟立财等人也打來电话,算是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

王宝玉挪着方步,掐着腰,很有领导派头的跟这些人互致新年问候,惹得李可人又是一番鄙视。

不过,在这些电话中,有两个人的电话,还是让他感到意外,一位是小护士白云飞,她在给王宝玉问好的同时,还嘿嘿笑着问王宝玉什么时候有时间,她在医院值班,人很少。

王宝玉也是嘿嘿直笑,不过,却沒答应去,自从认定冯春玲这个女朋友之后,王宝玉就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太随便了。

“谁啊,看你那德行就不是正常关系!有那时间给爹娘打个电话!”钱美凤不耐烦的张罗王宝玉吃饺子。

王宝玉直喊冤枉,说道:“你这脑子从來都不想我的好,一个朋友而已。我最近可老实了,对吧大姐?”李可人只是呵呵笑,并不回答。

事实上,王宝玉自从那次出院之后,还真是比较老实,晚出早归的值得表扬。当然,不是完全的老实,这不,一个刚跟他发生肉体关系的女人,电话又來了。

电话号码是一个星号,王宝玉犹豫的接了起來,仔细一听,却是白牡丹。

“王宝玉,沒想到新年我会给你打电话吧!大姐在不在?我也给她拜个年!”电话那头的白牡丹,咯咯笑道。

王宝玉哪敢让李可人接电话,连忙快步走到阳台,小声问道:“我替你转达就行了。白牡丹,你在哪儿?”

“哼!我在哪儿是不能告诉你的,谁知道你会不会告发我啊!”白牡丹哼道。

“你可要留心,公安局的人正在找你呢!”王宝玉提醒道,说完又觉得不应该,这岂不是在帮助逃犯嘛!

“沒事儿,老娘命大,那个狗娘养的范金强,一颗枪子就擦着老娘的头发过去,掉了好大一块,老娘索性把头发都剃光了。”白牡丹愤愤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