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05 真正的爱情

905 真正的爱情

王宝玉停下车,整理了下发型,然后抖擞着精神,缓步走进咖啡屋。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找到了正坐在角落里的程雪曼。

程雪曼显然精心打扮过,一丝不乱的黑发,高高盘起在脑后,雪白细腻的脖颈下方,是白色羊毛外套,下身一条笔直的喇叭裤,刚刚露出的圆头小皮鞋上各一朵黑色亮钻小蝴蝶,看上去既时尚又可爱。

“宝玉,过來了,你看起來很精神。”程雪曼说道,她的脸上一抹淡淡的笑容,依然很美。

“老同学,你也是越來越漂亮了。”王宝玉不敢多看,放松了心情,呵呵笑道。

服务员立刻端上來两杯浓浓的热咖啡,王宝玉夹起一块方糖,伸手想替程雪曼放进杯里,程雪曼摆手道:“我已经不喝加糖的咖啡了。”

“为啥?减肥呢?”王宝玉将方糖放进自己的杯里,开玩笑的问道。

“心里是苦的,就不觉得咖啡苦了。”程雪曼微微笑道,笑中有几分的凄然之感,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含在嘴里慢慢品味,显得很是享受。

“有人说,人的五官看起來,就像是一个苦字。”王宝玉不知道该怎么劝慰程雪曼,只好随口乱说道。

程雪曼轻轻笑了笑,大概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又喝了半杯咖啡,才轻声问道:“宝玉,我曾经欺骗了你的感情,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坏女孩?”

王宝玉连忙摆手道:“怎么会呢!你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再说了,我是一个农民,沒啥文化,配不上你。”

“对不起!”程雪曼低声道,大眼睛中有了水雾。

“沒什么,我做的也不对,还打了你的男朋友,该说对不起的是我。”王宝玉连忙尴尬的笑道。

“其实也不像你想的那样。我们宿舍的女孩子几乎天天和男朋友打电话,有时候一打就是好几个小时,每周还会聚一次。而你和我联系很少,我总以为你心里沒我。”程雪曼沉沉的说道。

原來就是因为这个?王宝玉很是懊恼,颓废的说道:“雪曼,你了解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打电话,工作也忙点,确实疏忽你了。”

“呵呵,都过去了,不提了。不过,看到你因为我变坏了,我就觉得心里很是愧疚,总觉得欠你的。”程雪曼说道。

变坏了!王宝玉不明白程雪曼话里的意思,一脸疑惑的问道:“雪曼,我咋变坏了?又坏成了啥样?”

“不能去找妓-女,一旦染上了病,后悔也來不及了。”程雪曼红着脸说道。

“找妓-女!”王宝玉惊讶目瞪口呆,以自己这种仅次于潘安的长相,还用得着去找妓-女?

“上次我给你打电话道歉,接电话的难道不是妓女吗?”程雪曼问道。

王宝玉一拍脑门,这才恍然大悟,上次程雪曼打电话來,是白牡丹接的,还在电话里乱说了一通,果然被程雪曼误解了。

“雪曼,你误会了,上次接电话那个女的,她叫小烟,是我们领导的一个小秘,就喜欢开玩笑。”王宝玉一时间想不出如何解释白牡丹接电话的事情,只好随口胡编道。

“你跟领导的小秘好上了?”程雪曼无比吃惊的问道。

“怎么可能,领导也在场的。”王宝玉慌忙解释道。

“你们三个人在一个屋里?”程雪曼依旧迷惑不解的问道。

“是的,在一起喝酒呢!”王宝玉说道,头上有些冒汗,怪不得人们都说不要撒谎,撒了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慌去圆这个谎。

“是县里孟书记的小秘?”程雪曼又问道,她大概以为,王宝玉上面的领导,当然是孟海潮书记了。

嘿嘿!王宝玉笑得无比尴尬,他可不敢给孟海潮的头上扣屎盆子,一旦传到程国栋的耳朵里,再把自己告发了,那就是灾难。沒法子,王宝玉只好继续圆谎道:“你不知道的,是市里的一位大领导,他的小秘也是嚣张的不得了,硬要接我的电话,我又不敢得罪领导,只能由着她來了。”

“嗯!我知道你在市里有关系,要不上次打伤他的事情,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压住了。”程雪曼终于相信了。

“都在这个地球上混,谁沒几个关系啊?”王宝玉嘿嘿笑道。

“所以说啊,你确实比以前成熟了,知道为自己的将來铺路了。”程雪曼抬眼看着王宝玉说道。

“啥路不路的,当初也是想尽快调到市里去工作。”王宝玉随口说道,说完又后悔的不得了,这话听上去很暧昧,都分了,还说这个干啥?

果然,程雪曼遗憾的问道:“是那个千日之约吧?本來可以很美,却成了现在的结局,哎。”

“你跟他相处的还好吧?”王宝玉赶忙转移了话題,不自然的笑问道。

“我们分手了。”程雪曼说道。

“咋回事儿啊?”王宝玉又问,不知为何,他心里似乎很期盼这个结局,听到这样的答复让他感觉生活又有了奔头似的。

“他家里说我是个惹祸精,死活不同意我们的事儿,他开始还挺坚持。但是后來我爸听到了他家的态度非常生气,也不赞成我俩的來往。再后來,他就有了新女朋友。”程雪曼黯然道。

“要我说,他们家都是有眼无珠,当个旅游局的领导又怎么了?像老同学这样的美女,世上沒有几个,只可惜我沒这个福气。老天要是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就是做牛做马也得哄乐呵的。”王宝玉大咧咧的劝慰道。

突然,程雪曼伸出手來,一把握住了王宝玉的手,同时,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來,哽咽道:“宝玉,我真后悔,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对我最好的。我总以为经常联系,守在身边甜言蜜语的才是情侣,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把你装在心里的才是真的爱情。宝玉,我是不是太傻了?”

王宝玉愣在了当场,不知为何,他竟然沒有抽回手,就这让任凭程雪曼握着,感受着那份柔软,不过,他感觉程雪曼的手凉凉的,不由的将自己的另一只手覆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