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21 监考官

第三卷 县域扬名 921 监考官

裴天水一时语噎,只好抓着脑袋又坐下了,一位校长幸灾乐祸的说道:“老裴,以后别整天出去喝酒,多陪陪孩子做游戏,就都会了?

下面的人纷纷笑了起來,裴天水不高兴的说道:“我那也是为了工作,你们懂个屁。”?

王宝玉使劲咳嗽了两声,下面这才安静了下來,校长们继续答題,二十分钟后,裴天水又站了起來,嚷嚷道:“王局长,这又是什么題啊?谁知道一中到底有多少名学生,男生多少?女生多少啊?”?

“那你都知道学校教几科内容吗?”王宝玉问道。?

“当然知道了!校长干的就是这个。”裴天水说道。?

“里面也得包含算数吧?”王宝玉接着问道。?

大家哄得一下就笑了,裴天水嘲讽的说道:“王局长,到了中学就不叫算数了,而是代数。我听说你的学历是初中肆业,难道说就连这么可怜的文凭都有水分?”说完,大家笑得更是开心了。?

“大家笑话我沒用,我从來不隐瞒自己的水平。算数也好,代数也吧,都得教人数数吧?你们这些校长就好比是学校的家长,家长首先要明确的就该知道自己有多少孩子,否则咋养活他们?”王宝玉问道。?

“那这道題考学生的平均体重和身高也是这个意思了?我们是不是以后不用上文化课了,天天教学生唱儿歌得了。”裴天水又指着另外一道題问道。?

“哼,你别说那些沒用的,想必大家对自家孩子的数据掌握的都很清楚吧?”王宝玉问道。?

“不清楚,这些事都是孩子他妈管,我都记不住。”裴天水不怀好意的笑道。?

“怎么就你这么多事儿,要是不行,就赶紧去回家哄孩子去,让你老婆歇歇,别在这里起刺。省的做不好校长,连家长都不会做了!”王宝玉不悦的说道。?

脑筋急转弯后面的題,那可都是老专家宋育才给出的,其中包括县一中的位置,学生及教职员的数量,还有一中的历史,王宝玉当然明白宋育才的用心,如果想去管理一中,连这些最起码的基础知识都不知道,根本就不用谈管理了。?

至于那些真正的问答題,也都是扣着关键性内容,比如:在新的形势下,教育工作应该侧重那些方面?在工作中,如何处理举贤不避亲和人才选拔上的冲突?如何用科学发展观统领教育工作?等等。?

裴天水只得气哼哼的又坐下了,显然,这份试題他答的很不顺畅,眉毛都皱成了一团,满脸写满了苦大仇深,半天也沒写几个字。?

两个小时的考试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沒有出现提前交卷的情况,上次可是半个小时后就有交卷的,要说试題沒有泄露出去,任凭谁也不信。?

到了最后,奋笔疾书的校长们反而要求延长十几分钟的考试时间,以供他们将最后一片空白填满。王宝玉倒是不着急,特意延长十五分钟。?

交卷后,看时间还來得及,王宝玉便让校长们再稍等片刻,他亲自监督批卷,黄充实对比王宝玉提供的标准答案,又叫來了科室里的几个手下,半个小时过后,结果就出來了。?

十几个正副校长之中,只有不到一半及格的,那个裴天水成绩最为惨淡,只考了二十七分,还沒他的年纪大。?

“王局长,下一步该怎么办?”黄充实望着这十几份红色错号遍布的试卷,谨慎的问道。?

“很简单,不及格的出局,及格的继续进行面试。”王宝玉说道。?

黄充实欲言又止,半天不说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黄主任,有啥话你就直说,不用遮遮掩掩的。”?

“裴校长可是上面打过招呼的。”黄充实苦着脸,终于说出了实情。?

“你的意思是说,裴天水是内定好的,其余的人都是陪衬?”王宝玉不悦的问道。?

“王局长,您也知道,我这一级的小干部,不听上级的,那是沒有好果子吃的。”黄充实说道。?

“你嘴里的上级是谁?”王宝玉问。?

“这个,真的不能说。”黄充实一脸为难的说道,?

这也是王宝玉意料到的,看起來,自己这个局长,还真是个摆设,已经被架空了。想到这里,王宝玉又上來了犟脾气,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不及格的,坚决淘汰。有什么事儿,老子担着。”?

黄充实似乎等的就是这句话,他连忙出去,通知那些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校长们,近一半的人都灰头土脸的走了,只有裴天水不甘心的吵嚷了半天,最后也无奈的离开了。?

“老裴,你行啊,两次考试都是第一!”?

“去你的!老子那是考场情绪被干扰,要早知道是这种烂題,准备半天还能考满分!”?

趁热打铁,以防生变,王宝玉当即吩咐黄充实,再通知及格的校长们,明天就举行面试,除了那些副局长,他也亲自当考官。?

黄充实立刻又通知那些及格的校长们,一听说王局长亲自参加面试,不知道多少人都打了退堂鼓,第二天來参加的,只剩下了五个人。?

却说王宝玉在笔试的环节,狠狠打击了这种泄露考題、营私舞弊的考试不正之风,心情很爽的回到办公室,刚进屋不久,党委书记兼常务副局长费腾就气势汹汹的进來了。?

一进屋,费腾就劈头盖脸的质问道:“王局长,您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重新出題?”?

“你啥意思?”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那份试題,好几个人的答案都一样,这显然就是雷同卷,不是泄露试題又是啥?”?

“王局长,我说过,什么事情,都应该沟通商量,你这么做,分明是把我这个常务不放在眼里,要着这样,我干脆辞职算了。”费腾脸红脖子粗的说道。?

“如果你愿意,我这里沒得说,肯定会放你走的。”王宝玉毫不客气的说道。?

“早晚让你知道,独断专行,沒有好结果。”费腾怒气冲冲的说道,转身就走,刚到门口,却被王宝玉猛的一拍桌子,一句冷喝给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