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30 如实回答

930 如实回答

“所以,这件事儿必须深挖才行。”王宝玉凝重的点头道。

“其实,只要能搬倒了费腾,下面的所有人都老实了。”马晓丽说道。

“姐姐,你最近变化不小啊!手腕简直跟我一样狠了。”王宝玉不禁的赞道。

“宝玉,说话实话,我是一个不愿意参与到是非中的女人。只是,这里的风气我实在看不惯,让每个孩子都有书读,有学上,这也是我的心愿。”马晓丽颇为真诚的说道。

“晓丽姐,我觉得你真不该到这里工作,应该去搞些科研这类的。”王宝玉笑道。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心态不平,在哪里都一样不安生。而且我现在年纪也越來越大了,懒得再折腾了。”马晓丽叹了口气道。

“说哪里去了。晓丽姐,你在我眼里,就是那种漂亮、高贵、又富有爱心,用西方人的称呼,那就是天使。”王宝玉嘿嘿笑着夸奖马晓丽。

马晓丽红着脸嗔道:“长不大,始终沒个正形。”

王宝玉立刻坐直了身子,整了整衣服,表情严肃的问道:“马科长,我现在代表组织,询问你的财产情况,你必须如实交代。”

“接受组织调查!”马晓丽知道王宝玉在闹,也装作正经的应道。

“你本人有几处房产?”

“一处,位于柳河镇,是父母留下來的。”

“有多少积蓄?”

“八万八,都是合法所得。”

“有几个情人啊?”王宝玉这句话是脱口而出的,说完就后悔了,提这个干嘛!

果然,马晓丽不说话了,她幽幽叹了口气,带着无限的落寞之情,起身就要走。

“晓丽姐,我是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啊!”王宝玉慌忙解释道,起身去拦马晓丽。

“宝玉,说句心里话,我真的沒想到,我们还能够再见面。但是,曾经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对吗?”马晓丽柔声的问道。

“对!”王宝玉连忙答道,可是,当她看到马晓丽眼中那份失望之情的时候,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但却不知道如何纠正。

马晓丽嗯了一声,就往外走,王宝玉一时间急的抓耳挠腮,下意识的紧紧抱住了马晓丽,马晓丽在王宝玉的怀里挣扎着,王宝玉哀求道:“好姐姐,别生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了。”

“该怎样就怎样!你松开,别让人看到!”马晓丽颓废的说道。

“不松!大不了不干了!晓丽姐你别生气,我就觉得你这么好的女人,别人咋不知道珍惜呢?我要是早些认识你,一定娶你!”王宝玉由衷的说道,同时也感到马晓丽的身子为之一颤,眼眶霎时就红了。

突然,传來了咚咚的敲门声,马晓丽警觉的停住了脚步,王宝玉也连忙回到座位上,马晓丽整理了一下衣服,几步过去稳重的坐在沙发上。至此,办公室的场景好像什么特别之处也沒有。

“进來!”王宝玉喊道。

门开了,只见刘树才鬼鬼祟祟的走了进來,一看马晓丽也在这里,先是一愣,随即笑道:“马科长也在啊。”

马晓丽嗯了一声,算是搭腔了,刘树才干站着沒再说话,好像不想让马晓丽听到,王宝玉见此情形,适时的对马晓丽说道:“马科长,你先回去吧!关于教材发行的具体情况,改天写个报告给我。”

虽然王宝玉跟马晓丽的戏似乎演的天衣无缝,可是,刘树才还是敏感的嗅到两个人关系不一般,这也为后來的事事非非埋下了伏笔。

马晓丽出去后,王宝玉问道:“刘主任,啥事儿?”

“马科长刚才哭了?”刘树才还在回味刚才的异常。

“马科长好好的哭啥!而且这也不属于你的工作范畴以内吧?有啥事儿啊!”王宝玉脸立刻拉了下來,心里很是讨厌这种心思不用到正路的小人。

“嘿嘿,王局长,我发现了一个情况,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刘树才神神秘秘的说道。

“既然都來了,还怕啥,说吧!”王宝玉问道,心中却升起了一丝警惕,因为他知道,刘树才指定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來。

果然,刘树才仿佛鼓起了勇气,说道:“我刚才发现,有个女人进了黄主任的屋里,很久才离开。”

王宝玉顿时心生一阵不快,狠狠白了刘树才一眼,鄙夷的问道:“刘主任,你整天就是干这个的?那个女人是哭了还是笑了?”

“王局长您误会了,不是这个意思!”刘树才连连摆手,赶忙解释道:“我觉得那个女人不正常。”

“那你赶紧打个急救电话,送精神病医院吧!”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不是精神问題,我感觉她像是邪教分子。”刘树才解释道。

王宝玉一听,顿时警觉起來,邪教分子进了教育局里,这还真是一件大事儿,他谨慎的问道:“她脸上又沒写字,你咋知道她是邪教分子?”

“这种人特征还是很明显的,走路看着趾高气昂的,不太像个正常人。还有她的眼神左顾右盼,跟个贼似的。这些都不重要,问題时她包里露出了半截书,上面好像写着什么大法四个字,对,第一个字好像是无,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提高警惕。”刘树才道。

大法?无相大法?他娘的,难道说无相不光在农村发展,还把触角伸到了上层?王宝玉语气缓和道:“小刘,你说得这个情况,有必要引起重视,这件事儿我会找黄主任谈的。”

“你可别提是我说的。”刘树才紧张的说道。

“你想哪儿去了,放心吧,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王宝玉道。

刘树才走后,王宝玉心里有些沉重,这个刘树才眼睛刁钻的狠,难道说刚才听到或者看到自己和马晓丽啥了?以后还真得小心点儿。

王宝玉又开始琢磨了,刘树才到自己这里來告黄充实,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借刀杀人,即便如此,邪教分子來到教育局,还是有必要引起警觉的。

想到这里,王宝玉立刻打电话给黄充实,说有事儿找他,沒过几分钟,黄充实就小跑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