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34 一错到底

934 一错到底

“几个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你不刚说了吗?既然有泻火的,还找我來干什么?”冯春玲冷脸道。

王宝玉挠了挠头,知道自己上了冯春玲的当,而且还说了让冯春玲误解的话,只好苦着脸尴尬的解释道:“春玲,我跟她啥事儿都沒有,只是,那天晚上我偷着看**的片子,让她撞到了。”

冯春玲一听,转怒为喜,羞道:“那种片子上的女人都很漂亮吧?”

“错!她们看起來,就是一团肉,漂亮不及你的十分之一。”王宝玉贫嘴道。

“那今晚不用看了,可以实践一下。”冯春玲道。

“嘿嘿!我可以憋了很久,你一定要顶的住啊!”王宝玉坏笑连连,手开始不老实的伸到冯春玲的后面,捏着冯春玲的屁股。

冯春玲大红着脸,小声道:“让老女人看到。”

“怕啥,让她羡慕嫉妒恨吧!”王宝玉道。

“你以为她不会啊,我早就看出來了,她看你的眼神不太正常。”冯春玲还沒说完,王宝玉的嘴巴就凑了过來,嘟囔道:“在家里就收起你工作中的智慧,你要把大家都看透了,可就沒意思了。”

闹归闹,就在李可人打开屋门的刹那,王宝玉还是及时收回了手,装出一幅正人君子的姿态。

冯春玲连忙起身帮着李可人拾掇,李可人一口一个小玲的叫着,冯春玲则是大姐挂在嘴边,两个人倒是显得格外的亲昵。

晚饭吃得很愉快,当李可人得知,冯春玲出身农村,是靠着自己的打拼,才有了今天,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所以,晚饭过后,李可人就早早的离开了,将时间充分倒给了两个年轻人。

王宝玉搬來一把椅子,挡住了屋门,防止李可人进來。他跟冯春玲立刻热情如火的纠缠在一起,甚至沒有洗澡,就开始了宽衣解带,在大沙发之上,两个人点燃了久违的**。

“宝玉,你好棒!”陷入愉悦中的冯春玲,不禁的喊出声來。

王宝玉上下其手,游走于如丝如绸的肌肤之上,策马奔腾于郁郁葱葱的草原之中,沙发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混合着彼此的喘息声,似乎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欲望的味道。

**过后,冯春玲一丝不挂的平躺在沙发之上,回味着刚才的那份快乐,而王宝玉则点燃了一支烟,坐在地上,仔细打量着身体上泛着光泽的冯春玲。

这是一具多么完美的肉体,丰满均匀,白皙娇嫩,岁月的流逝,让这个身体充满了成熟之感,胸脯更加挺拔,芳草愈发茂盛,一切都带着一种生机。

王宝玉凝神注视着,表情安静,心情安宁,仿佛在欣赏着一幅世界名画,冯春玲察觉到王宝玉的眼神,羞涩的拉下沙发罩,盖在了腰间,这样一來,简直活脱脱一幅雷诺阿的名画《浴女》。

人的思想往往很奇怪,王宝玉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另外一具身体,同样的完美,却充满了诱惑的味道,让人心砰砰跳个不停,欲罢不能,那身体的光泽甚至比宾馆**的白床单更加刺眼,这个人就是程雪曼。

为什么要想起她?王宝玉又是一阵心痛,连忙回过神,连忙打断了自己的联想,闭上了眼睛。哪怕是错,这么撕心裂肺的错一次,也是好的。旁观者都能指责出王宝玉的执着,而感情是世上最难解释的抽象名词,任何人陷了进去,任谁也很难爬出來,明知是错也甘心一错到底,哎。

“宝玉,累了?”冯春玲察觉出來些异常,轻轻靠在王宝玉肩膀上柔声问道。

王宝玉脸颊轻轻蹭着冯春玲乌黑的秀发,喃喃的说道:“春玲,如果再怀孕,就一定留着。”

冯春玲猛然睁开眼睛,认真的说道:“我吃避孕药了,我们都是在干事业的关键时候,必须要注意这件事,上次是我大意了。”

不知道为何,王宝玉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失落之感,他点了点头,良久也不说话。

冯春玲察觉出王宝玉的不快,起身靠在了王宝玉的怀里,小鸟依人,很乖巧的说道:“宝玉,如果你想要孩子,我就给你生一个。”

“呵呵,咋是给我生?孩子也是你的。”王宝玉笑着说道。

“不一样,在我生命里,你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孩子,也许我沒有当过母亲,不能体会那种感情。”冯春玲诚实的说道。

王宝玉摇了摇头,冯春玲再妩媚,那也仅仅是针对自己。天生的禀赋还有多年的历练,这个社会早经把她彻底打造成了一个事业型的女人。她可以随时充实变化自己,不管自己是否喜欢,就像对待艺术一样,只要她想学,便可以钻研出个一二三來,而且很快就可以搞定性格古怪的陌生女艺术家。她对待自己会不会也有公关的心机呢?

想多了容易头疼,王宝玉晃晃脑袋,叹息道:“春玲,你不要误会,我只是突然感觉,生命之中似乎欠缺了一样东西,可是我又不知道是啥?”

“我也有这种感觉,应该是家庭吧!”冯春玲道。

“也许吧。只是觉得现实和梦想还有段距离,沒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总觉得怅然若失。”王宝玉坦言道。

“呵呵,那些都是小青年玩的把戏,也是不成熟的思想行为。我认为爱情是平淡的,是两个人相守到老。”冯春玲抬起头用期望的眼神看着王宝玉。

王宝玉明白,这是冯春玲暗示自己,关于结婚的事情,虽然想结婚,但从不为此冲动,也许是自己还沒有准备好,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王宝玉便默不作声,冯春玲也沒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靠在一起,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王宝玉的大哥大响了起來,才打破这份难得的宁静。

王宝玉拿起大哥大,上面显示的号码,应该是來自平川市,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程雪曼,当着冯春玲的面,王宝玉显得很犹豫,半天也沒接。冯春玲见此,很知趣的披上衣服,上阁楼去了。

当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王宝玉终于接了起來,电话那头传來的声音,让他的心不由一动,一股暖流霎时流过了全身,不协调的呼吸纠结着体内的每一根神经,打电话的正是程雪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