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48 伤势过重

第三卷 县域扬名 948 伤势过重

此刻的费腾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不管不顾的绕过王宝玉的桌子,上前跟王宝玉揪打在一起,额角上的血不断渗出,厮打过程当中,甚至弄脏了王宝玉的衣服?

大家从未见过这种情形,堂堂的局长和书记,一老一少,正不分你我的酣战在一起,口中污言秽语的骂个不停,顿时都愣住了。?

十几秒钟后,鬼头蛤蟆眼的办公室主任刘树才率先先冲了上去,不顾一切的抱住了王宝玉的腰,口中大喊道:“二位领导不要打了。”?

被刘树才这样抱住,王宝玉难免手上一缓,脸上顿时挨了几拳,气得他嗷嗷直骂娘,回手就是一记胳膊肘,正好打在刘树才的鼻子上,刘树才立刻痛苦的松了手,两股鼻血瞬间淌了下來。?

两人接着又打了起來,刘树才顾不上鼻子疼,再次抱住王宝玉,含糊的喊道:“不要打了。”同时还尽量避免王宝玉的胳膊肘。?

“操你娘的刘汉奸!你想害死我啊!”王宝玉被刘树才束缚住,费腾一记重拳就打在王宝玉的右侧太阳穴上,王宝玉只觉得耳朵脑袋同时嗡嗡直响,心里恨死了这个刘树才,于是抬起脚,照着他的脚面使劲一跺,刘树才嗷的一声惨叫,松开手,蹲在一旁起不來了。?

“大家还愣着干什么,快一起上,把他们拉开啊!”马晓丽焦急的喊道。?

众人相互递了个眼色,一拥而上,终于将王宝玉和费腾拉扯着分开,两个人就依旧怒气汹汹,互相跳骂不止。?

“小兔崽子,你早晚沒有好下场。”费腾高声骂道。?

“老犊子,你做亏心事,肯定遭报应。”王宝玉怒目而视,不客气的回骂。?

“要死你也先死!”?

“娘的,我熬死你也用不了几年功夫!”?

“操,你明天出门碰上车祸,我还得先给你吊孝!”?

“滚你娘的,今天你家梁子掉下來就得砸死你!”?

这是什么事儿啊!两个教育工作者恶语相向,众人实在听不下去,终于有几个人将费腾拉走了,其余的人自然不想招惹王宝玉,也都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只剩下马晓丽沒走。?

“真是他娘的裤裆里长痦子,点背。”王宝玉揉着脸,悻悻的骂道。?

看着脸上有几块淤青的王宝玉,马晓丽不禁心疼的到里屋洗了冷毛巾,递给了王宝玉。王宝玉一边冷敷着脸,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就是不当这个局长,也要搞掉费腾这个狗日的。”?

过了好一会儿,马晓丽看王宝玉的情绪稳定了下來,这才埋怨道:“宝玉,你啥时候能改了火爆脾气,这样公开打架,会让人笑话的。”?

“老子才不想跟人打架呢,全是那个费腾!”王宝玉咬牙切齿的说道。?

“宝玉,你也不小了,而且还当了这么久的干部,不管什么原因都要学会冷静,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架呢。你自己数数,这都是第几次了?反正我数不过來了。”马晓丽叹息道。?

“晓丽姐,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不是费腾欺负上门了吗?”王宝玉苦着脸道。?

“是你把他逼上绝路才对。”马晓丽道。?

“他贪污受贿,这是咎由自取。”王宝玉嘴硬道。?

“算了,听我一句,最近也不要有什么动作了。”马晓丽颇感疲惫的叹气道。?

“晓丽姐,我觉得自己很失败,总是惹來这么多的事事非非。”王宝玉叹道,忽然感到身心俱疲,他起身过去锁上了门,不容分说的将一再躲避的马晓丽推在沙发上,将头深深埋进了马晓丽的怀里。?

马晓丽见王宝玉并沒有其他的举动,想到这个跟自己温柔缠绵过的小男人如此受伤,一阵疼爱涌上心头,她不由得紧紧的将王宝玉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柔声道:“宝玉,不要怕,一切终会过去的。”?

闻着马晓丽那熟悉的体香,王宝玉不禁鼻子一酸,哽咽道:“晓丽姐,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那该多好啊!”?

这句话让马晓丽深感欣慰,脸上顿生幸福之情,她何尝不想这样,王宝玉这个血气方刚的坏小子,早已深深刻在她的心里,如果不是自己年龄太大,她会义无反顾的去爱王宝玉,哪怕死一次都值得。?

“不过,姐姐相信你,这么个小挫折不会打倒你的。”马晓丽柔声说道。?

“可是人们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了。谁不想受人尊重的活着啊,在大家心里,我就是个惹事精。”王宝玉低声说道,话音仍有些哽咽。?

马晓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是把这个受伤的小男人抱得更紧了。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过了好久,直到王宝玉都快要安静的睡着了,又传來了敲门声,这才不舍的分开。?

坡脚走进來的是办公室主任刘树才,刚才被王宝玉用胳膊肘打破的鼻子,此刻的他,卫生纸堵住一个鼻孔,看起來有点滑稽。?

“刘主任,啥事儿啊?”王宝玉不悦的问道,心里直骂,他娘的也不挑时候,老子正在舒坦呢,每次都來搅局。?

“费书记……”刘树才的话一出口,立刻觉得错了,连忙改口道:“是费副局长,住院了。”?

“哪里长大的怪胎,这么娇贵。心脏病犯了,还是脑溢血?”王宝玉不屑的问道。?

“说是伤势过重。”刘树才解释道。?

“狗屁伤势过重,老子还伤的不轻呢!我看他就是装的,刚才出去的时候大家都看的真真的,几个人都架不住他,咋的一下子就不行了?”王宝玉愤愤道,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自己肿胀的脸,又问道:“住院了又能咋样?”?

“许林峰副县长也知道了这件事儿,通知一会儿过來,说是要针对这件事儿开个会。”刘树才道。?

“操,谁的嘴这么贱,咋就把这件事儿给捅上去了?”王宝玉皱着脸骂道。?

刘树才慌忙解释道:“王局长,这不关我的事儿,大概是某个副局长干的。”?

“好吧!好吧,你先去布置一下,通知大家都到会议室里等着吧!”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