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65 花心太阳

965 花心太阳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开车拉着李可人,先去商场买了一大堆小孩的玩具和衣服,然后便直奔家乡东风村而去,

“小孩,看不出你还挺疼孩子的啊。”李可人笑道,

“那当然,多多是我外甥女嘛,再说美凤的心思我很清楚,这些玩具多半都得用到幼儿园去。”王宝玉嘿嘿笑道,

“你们俩倒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李可人颇有深意的说道,

“通个屁,美凤恨不得是把我的钱包榨干她才舒服呢。”王宝玉说的是实话,给家里再多的钱,美凤都是打着给多多存钱的名义,很难往外放血,相反,只要有王宝玉在场,美凤就觉得买啥都不够,生怕花不完王宝玉的钱,就让别人给花去了,

车窗外一派春色,树枝吐绿,草色青青,风儿暖暖柔柔,让人心旷神怡,王宝玉最近的压力很大,难得有个真正放松的机会,因为,倒也是情绪很好,

小鸟一点红虽然呆在笼子里,可也感受到春天的气息,一路唧唧咋咋的不停叫着,只是每当王宝玉去逗它的时候,它都会“坏人,坏人。”的吵嚷个不停,有些煞风景,直到王宝玉吓唬要把它扔到车窗外,它才终于闭上了鸟嘴,

李可人打扮的很像一个出门旅游的游客,戴着茶色宽边太阳镜和遮阳帽,白衣白裤加白色运动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港台明星,王宝玉不禁笑道:“大姐,用得着这样嘛,农村那边,说不准就会踩个牛粪啥的,弄脏了你的小白鞋,岂不可惜。”

“你懂什么,做人就是要严谨,穿衣打扮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素质,你大姐我无论到哪里,都不会显得土气。”李可人不屑道,

“大姐,就你这气质,这长相,不用打扮也能把东风村所有妇女给盖下去。”王宝玉由衷的夸奖道,

“也不全是这样,美凤我就比不上,尽管美凤也不怎么化妆打扮,衣着也朴素,但是那份清澈的纯净,让人自叹不如啊,还是年轻好啊。”李可人感叹道,

“哈哈,艺术家真不一样,缺根筋都被你说成纯净,那母老虎是不是就是性情中人了。”王宝玉笑的岔气,接着又开玩笑道:“我可是要提醒你,那边可是有些心术不正的老光棍,小心他们打你的主意。”

“你就是心术不正的老祖宗,还好意思说人家,行了,好好开你的车吧。”李可人不以为然的说道,两只眼睛却兴奋的眺望着外面的风景,

既然话不投机,王宝玉便不再说话,专心开车,下午一点,终于进了东风村,七拐八拐的,一块“美凤幼儿园”的牌子便映入了眼帘,

幼儿园的教室内,传來了朗朗的读书声,王宝玉悄悄停下车,示意李可人也不要说话,两个人悄悄推开幼儿园的门,从教室的门缝往里看,想看看美凤是怎么给孩子上课的,

孩子们念的是《三字经》,读了一遍后,孩子们兴趣就不大了,有的孩子屁股就不稳了,扭來扭去不愿意老实坐着,

钱美凤呵呵笑道:“小朋友们都累了是不是。”

“是……”孩子们拉着长腔回答道,

“那老师给你们讲故事听好不好。”

“好……”

“那好,老师就给你们讲个狼和小羊的故事。”钱美凤细声说道,

“都听好几遍了。”“我妈妈说这个故事是骗人的,羊打不过狼的。”“那老鼠能打过猫吗。”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王宝玉和李可人一旁听得直乐,钱美凤也笑了,问道:“那小朋友们想听什么故事呢。”

“老师,有沒有太阳、月亮、星星的故事。”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举起手认真的问道,

“让老师想想。”钱美凤思索了几分钟,居然还真“吃铁丝拉笊篱”,现编了一个故事,让这一直认为钱美凤很笨的王宝玉,颇感意外,

“从前,太阳月亮和星星是一家人,太阳是爸爸,月亮是妈妈,星星是孩子,他们遨游在太空里,亲亲热热,互相依偎着取暖。”钱美凤说道,

王宝玉一阵偷乐,大感自己以前小瞧了美凤,编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不禁偷着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这时,一个小孩看见门缝中的两个人,伸出小手指了指,钱美凤一转头,看见了王宝玉和李可人的半张脸,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并沒有马上出來,大概是想上完课,

“哇,这么多孩子啊,比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多。”一个女孩惊讶的说道,

“老师,为什么星星总是跟着月亮呢。”另一个小孩不解的问道,

“因为月亮是妈妈,孩子总是要跟着妈妈的,就像你们一样。”钱美凤解释道,

“为什么不跟着太阳爸爸啊。”小孩又问道,

钱美凤皱了皱眉,说道:“因为太阳是个花心的男人,在外面有了许多女人,星星只能跟着妈妈了。”

“为什么他们不住在一起,一个白天出來,一个晚上出來。”

“那是因为月亮妈妈生气了,跟太阳爸爸玩起了藏猫猫,不想让他找到。”

“太阳爸爸以后会找到月亮妈妈还有星星孩子吗。”

“只要太阳爸爸改掉了坏毛病,月亮妈妈就会带着孩子回來。”

“太阳也抽烟喝酒吗。”

师生间一问一答,很是热闹,而王宝玉却差点沒晕掉,不知道这种教育方式能否培养出來人才,

“老师,我要拉大便。”一个小男孩举手道,

“柱子,拉屎就是拉屎,不要文绉绉的。”钱美凤纠正道,

王宝玉一阵皱眉,李可人却不禁捂着嘴咯咯笑,又有一个小女孩举手道:“老师,我要撒尿。”

“春花这么说就对了,好了,先下课吧。”钱美凤道,

孩子们很快就乱哄哄的跑了出來,喊叫着冲进到院子里,打滑梯,荡秋千的疯玩了起來,钱美凤笑吟吟的最后走出來,一把拉住了李可人的手,亲昵的叫了一声大姐,

“美凤,跟孩子一起很开心吧。”李可人笑问道,

“当然,孩子们都单纯不用提防着,不像某些人,一肚子花花肠子。”钱美凤道,还撇了一眼王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