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74 就是三年

混世小术士 974 就是三年 无忧中文网

“就凭你,长得不帅,也不开爱,还好意思讲条件。”田英鄙夷道。

“总比你这朝天鼻强吧!”王宝玉冷不防伸手捏住了田英的小小的翘鼻子,笑道:“吃个酸梨。”

田英恼怒的使劲锤着王宝玉,揉着鼻子道:“你要是再敢动我的鼻子,我就掐断你的**。”

“不会吧!这么残忍。”王宝玉捂着裆部,故作惊恐状。

“这回知道母老虎的厉害了吧!”田英得意的说道,“以后我男人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就让他成太监。”

王宝玉连忙苦着脸道:“我收回刚才要娶你的话,你爱嫁给谁就嫁给谁。”

“不行,你得跟我说清楚,嫁给你有啥条件?”田英好奇的问道。

“那条件当然高去了。首先吧,得聪明漂亮,另外身材要好,最好屁股好看,圆圆鼓鼓的那种,还能生双胞儿子,还有,”王宝玉掰着手指头在那里胡咧咧。

田英却听不下去了,起身说道:“去你的!要有这么好的女孩子,人家咋会嫁给你这个活阎王呢。我去冲个澡,不许偷看哦!”

“早看过了,沒啥可稀罕的。”王宝玉不屑道,他跟田英曾经在小旅店住过的那晚,确实哪里都看过來,还差一点儿那个啥了,少儿不宜,就不说了。

“还说,小心本姑娘对你不客气。”田英羞恼道。

“得了,赶紧去吧,洗干净点啊,多长时间沒洗澡了,身上都有味了!”王宝玉笑着说完就跳开了,及时躲过了田英脱下的外套。

王宝玉转头看电视,田英则在柜子里翻到了李可人的睡衣,拿着走进了浴室。王宝玉当然不会去偷看,主要是卫生间是有门的,下面又沒有空,想看也看不着啊。所以啊,以后得安个玻璃门的,一边看电视一边看女人洗澡,看电视看烦了就看女人,看女人看烦了就看电视,哇塞,那滋味得多过瘾啊。

当然目前來说,这都是白日做梦,王宝玉看了一会儿电视,不免瞌睡虫就來了,他打了个哈欠,独自先上床躺下了。

还沒等睡着,田英就穿着睡衣走了进來,问道:“臭宝玉,我睡哪儿啊?”

王宝玉无力的抬了抬眼皮,说道:“旁边有小屋,还有阁楼,随便你睡。”

“你敢让我去睡阁楼?”田英很是不满。

“火车站都能睡,阁楼就不能了?对了,阁楼上可以看星星。”王宝玉适时搬出了个对于女性很诱惑的条件。

只听啪的一声,田英一巴掌打在了王宝玉屁股上,恼火的说道:“当我白痴沒见过星星啊!要去你去,凭什么你一个大老爷们睡大床啊!”

“你咋那么沒品位。田英我告诉你,在这里,我是主人,你是客人,别弄混了。”王宝玉揉着生疼的屁股说道,早知道这样就不带她回來了,该让她一身臭汗的去睡火车站!

“不行,我就要睡大床,你去旁边小屋睡。”田英不客气的搬起王宝玉的被子,驱赶着王宝玉。

王宝玉岂肯妥协,嘿嘿笑着拽着被子不撒手,田英一急之下,便跳上床來使劲拉扯,一个呲牙咧嘴,一个奋力抗争,到末了田英也沒抢过王宝玉,气哼哼的说道:“死宝玉,你不懂怜香惜玉啊!赶紧给我滚!”

“我就这样了咋的,我换了地方睡不着,哪像你草窝里都能打呼噜。”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

田英看着王宝玉这张让人生气的笑脸,索性心一横,干脆躺在**,道:“你要是不走,我今晚就睡这里了,我就见不得你这熊样,跟女人都争!反正我不走,让你女朋友來了闻见别的女人味道,有你好受的。”

“嘿嘿,这就是我不让你睡大床的原因,你啊!身上体味太重。”王宝玉嘿嘿坏笑不停。

田英一听,顿时羞恼的又跳了起來,一下子扑到王宝玉的身上,一边挥着小拳头打,一边骂道:“臭宝玉,浑身臭烘烘的还说我,我打!打打打!”

“打不着!打不着!干气猴!”王宝玉嬉皮笑脸的左躲右闪,最后,疲惫的田英终于倒在王宝玉的胸脯上。

感受着那两团柔软,闻着田英呼吸出的香气,王宝玉不禁抱紧了她,田英一动不动,就让王宝玉这样抱着,两行泪水无声的流了出來,打湿了王宝玉的前胸。

“英子,咋又哭了。”王宝玉轻声问道。

“沒事儿,就是感觉疲累。”田英抽了一下鼻子,幽幽的说道。

“还在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儿去?都过去了,而且田叔和小娟婶子有了工作,你以后也不用那么辛苦了。”王宝玉轻轻拍了拍田英的后背。

“宝玉,你有这种感觉吗?很累很累的感觉,总觉得睡几天几夜也歇不过來似的,是不是这就是所谓的心累?”田英扯着王宝玉的衣服又抹了把鼻涕问道。

“呵呵,你个小屁孩懂啥叫心累啊?你就是一边学习一边工作,老是沒有停下來,起來,趴下,我给你放松一下。”王宝玉说着,将田英在身上推了下來,田英明白王宝玉这是要给她按摩,不禁转悲为喜,咧嘴打了王宝玉一拳惊喜的说道:“臭宝玉,就你贱!”说完高兴的趴在了**。

想到这个从小跟自己玩到大的女孩,受了不少的委屈,王宝玉顿生铁骨柔情,骂自己贱就贱吧。

王宝玉一边隔着睡衣,给田英细心的按摩着,一边宽慰道:“英子,以后有困难一定要跟我说,不要憋着,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穷的一条裤衩穿两年的臭小子了。”

“知道,你现在牛了,不找你找谁啊?对了,我记得你小时候一条夏天的裤衩穿了三年!”田英舒适的嗯了一声,虽然玩笑,但还是偷偷落下了两颗感动的泪珠。

“那条啊,两年吧?”王宝玉想了想说道。

“三年!第一年大,裤腰都勒到咯吱窝了。第二年正好,第三年下河的时候我看见你穿着那条紧身内裤摸鱼呢!”田英咯咯笑道。

“观察这么仔细!以后出去可不能乱说啊!”王宝玉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