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86 当不了太妹

混世小术士 986 当不了太妹 无忧中文网

“小月,你怎么來了?”王宝玉惊讶的问道,今天啥日子,前后脚來了两妹妹。

“在家里呆着闷,出來转转。”小月说着,來到王宝玉的跟前,双手按着桌子一跳,就坐在王宝玉的办公桌上,两条腿扑棱棱的打着晃。

“下去,这是办公场所,叫人看见不好。”王宝玉皱眉提醒道。

“怕什么,有一次我去我爸那里,我不但坐在他的办公桌上,还在上面躺着睡了一觉呢!呵呵。”小月满不在乎的笑道。

“切,他肯定还给你留了一个抽屉,里面全是你爱吃的零食吧?”王宝玉不屑的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爸爸啊?”小月好奇的问道,俯下身就拉王宝玉的抽屉。

那是做父亲的惯着女儿,王宝玉起身将小月从办公桌上拉下來,陪她坐在沙发上,问道:“你到这里來,你爸知道吗?”

“管他干个屁。”小月瞪着眼睛,不屑道。

“那可不行,你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他一声。”王宝玉说着,拉着小月,指了指桌子上的电话。

“哎呀!你怎么这样烦人。我跟他说了,说我去看看爷爷奶奶。”小月挣脱道。

“少废话,赶紧的打!”王宝玉不耐烦的又往前推了下电话,这些城里女孩都惹不起,说不定就被他们的父母认定为坏人,自己虽然品行一般,但也不能沒志气。

“你可别惹我生气,否则我在你办公室里晕了,你可就完了。”小月哼了一声,把脸转过去了。

是啊,王宝玉知道小月的脾气执拗,沒敢太难为她,生怕这小妮子再不知深浅的发起飙來,而且这还是在局里,传出去又会成为一个笑话。

“小月,这几天感觉身体怎么样?”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你眼瞎啊,老娘这不好好的嘛!不过,就怕情绪激动,你最好不要气我。”小月狡黠的说道。

“嘿嘿!我是一个老实人,怎么会惹你呢!”王宝玉嘿嘿笑道,这还真是个惹不起的祖宗,如果把她气得犯了癫痫病,还真是不好处理。

“你什么时候下班啊?”小月问道。

王宝玉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道:“再过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

“你是领导,又沒人管你,我饿了,现在陪我去吃饭吧!”小月道。

“我真的很忙。”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骗谁啊,刚才不还从你这里出去个小姑娘嘛,装得跟正人君子一样。”小月嘲讽的说道。

“那不一样,那是我妹妹。”王宝玉急忙解释道,看样子小月和王琳琳是碰了个照面。

“别解释了,看你还算聪明,怎么也搞哥哥妹妹这些俗套!赶紧的,老娘快饿死了!”小月捂着肚子嚷嚷道。

王宝玉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正好可以带出去,以免生出事端來。于是,王宝玉便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跟小月一道下楼去了。

刚出楼门,居然又碰到了费腾,见王宝玉的身边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费腾表情非常的鄙夷,哼道:“一个局长,也不知道自重,竟然跟这种人在一块。”

还沒等王宝玉说话,小月就指着费腾骂道:“你说什么?老娘是哪种人?嘴欠就自己抽两巴掌,要不老娘替你解解痒。”

小月这一嗓子,还真把费腾给骂懵了,他怎么也沒想到,王宝玉身边的人,怎么一个个都是这般的火爆脾气。

王宝玉当然不想发生冲突,连忙拉开小月,说道:“小月,别惹事。”

“他算是哪根葱啊,老不死的!”小月不屑道。

“王局长还真是了不起,把小太妹都领进教育局了。”费腾嘲讽道。

“老费,你最好也老实点,再得瑟小心老子揪着假警察的事情不放。”王宝玉也出言威胁道。

“什么假警察啊!我不明白你说得是什么?”费腾哼道。

“那你明不明白,老娘这是什么?”小月示威般的冲着费腾挥了挥小拳头。

见此情形,王宝玉也不想跟费腾多纠缠,便强拉着小月离开了。上车后,他不禁埋怨道:“小月,那个人可是局里的领导,你怎么能招惹他呢!”

“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屁,还不如屁有味道呢!”小月极度鄙夷道。

“你看你现在这样子,还真像个小太妹!”王宝玉叹息道。

“哎,你遗憾个屁啊,我倒是想加入人家的帮会,可是身体条件不好,人家都不收我。老娘充其量就是个假冒伪劣!哎!”沒想到,小月别王宝玉更愁闷。

“哈哈,人家都不收你啊?”王宝玉感到好笑,头一次听说这等新鲜事儿。

“嗯,开始的时候还算顺利,只是后來进去了沒几天,和别人打了一次架我就犯病了,再后來他们就不要我了。姑奶奶我一腔热血无处挥洒啊!”小月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王宝玉知道跟这个小丫头根本讲不清理,只好开车将小月拉到了一家比较具有地方特色的饭店里。小月好像真饿了,菜一上來上來就是一阵狼吞虎咽,半天后,才想起问一旁抽烟发愣的王宝玉:“王哥,你怎么不吃呢?”

“我不饿,你吃吧!”王宝玉轻声道。

“那你别说我沒让你。”小月道,继续猛吃起來。

“怎么看你像是一天沒吃饭的样子?”王宝玉问道。

“我爸老早就出去了,一个人吃饭沒意思,就沒吃,沒想到來你这里,还是我一个人吃饭,真是无聊。”小月道。

小月的父亲该是一个怎样忙碌的人,连陪女儿吃早饭的时间都沒有,王宝玉不禁这样想到,转念又一想,小月也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了,也应该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

“那我就陪你吃!”王宝玉说着,也夹了几口菜,却感觉食之无味,刚才费腾有恃无恐的样子,真是让他觉得太郁闷了。

必须要想办法突破纪委董开江的这层防线,否则接下來的调查工作,根本就沒法开展。

小月很快就吃饱了,她擦了擦嘴道:“王哥,你住哪里啊?”

“不远,开车十几分钟。”王宝玉道。

“上你家里玩吧!”小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