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93 反弹

993 反弹

当着大家的面,王宝玉也不好插嘴说什么,拉着脸生闷气,董开江又啰嗦了好大一阵子,才将话筒推向一旁,

夏一达虽然也是眉头微皱,但总体表现还很平静,按照会议的议程,接下來便是政法委书记娄树坤讲话,

娄树坤此人,就是浑水摸鱼的人物,讲话的水平不敢恭维,他只是反复强调,对待有问題移交到政法部门的人,绝对不会纵容手软,一定会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严肃处理,谁都听得出來,这种讲话纯属浪费时间和生命,

其余的主席台上的领导们,都是老调重弹,讲的是不咸不淡,让人听得发困,在王宝玉事先授意之下,夏一达微笑道:“下面欢迎主管经济农业旅游的副县长张存志给大家讲话。”

张存志不由的一愣,沒想到自己也要讲话,王宝玉冲着他微笑点了点头,张存志则面带不满的扫了王宝玉一眼,这才缓缓的拿过麦克风,

其实王宝玉想知道,作为县政府一位颇有实权又跟自己家有点交情的张副县长,对于财产公示这件事儿,是如何看待的,

张存志先是强调了这次活动的重要性,然后,话锋一转皱眉道:“虽然这次活动是县委县政府的一件大事儿,但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领导,不要因为这件事儿影响了正常的工作,我们现在处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时期,还是要把经济建设放到首要位置上。”

王宝玉明白张存志话里的意思,跟县长孙大成的担忧差不多,他们都认为,王宝玉总是喜欢搅出一些事事非非,影响了县政府的正常工作,

王宝玉并沒有生气,孙大成和张存志的担忧不无道理,可是,王宝玉坚持认为,只有培养一批廉洁自律勇于担当的政府官员,才能让经济建设又快又好的发展,否则只是富了部分群体,势必民怨频起,

最后,是作为督导组组长的王宝玉做总结讲话,大家顿时一扫刚才的无聊和困倦,因为他们明白,这个年轻的领导,说话常常会有惊人之语,甚至有的记者还沒有听讲话,就已经兴奋的露出了笑容,

王宝玉当然不会让大家失望的,他习惯性的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各位领导,有话俗语说的好,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如果你们一心一意为老百姓做事儿,是一个清廉的好干部,根本就不用在乎财产公示活动,完全可以心胸坦荡的搂着小媳妇,高枕无忧的睡大觉嘛。”

下面一阵哄笑,当然笑的最起劲的还是那些走在潮流最前方的年轻记者,而下面的这些领导,大都年龄都小了,沒几个能搂到小媳妇的,家里的黄脸婆也都是早就看腻了也摸腻了的,搂在怀里都嫌闷得慌,王宝玉春风得意,美女环绕,谁不羡慕他年轻,有这个福气呢,夏一达也低头微微抿了抿嘴,大概觉得这个领导也挺有意思,

嗯,气氛活跃的不错,只听王宝玉接着说道:“我希望大家明白,县委县政府的本意,是想通过这次活动,加深群众对干部的了解和信任,绝不是难为大家,有多少家底说出來,只要是合法所得,有什么羞羞答答的,除非是那种见不得人的,所以,既然作为人民的公仆,人民给了你们权力,就应该进行财产公示,因为,你们的所得,是纳税人的,是人民的。”

掌声稀稀落落,大家已经笑不起來,王宝玉接着说道:“自查自纠,并不等于应付了事,想必大家都应该看了通知,不光是你们自己名下的财产,包括直系亲属的也要一并公布。”

如果沒有这么多的媒体在场,王宝玉相信,一定会有官员跳起來表示强烈的不满,自己做得这件事儿,本來就让大家心里不痛快,王宝玉也索性不管那么多了,于是接着问道:“想必各位领导应该沒有什么意见吧。”

那么多媒体的眼睛盯着,傻子才会跳出來反对呢,那样做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了,于是会议室一片沉寂,沒有一个人吭声,

“原來大家都很配合这次行动,既然这样咱们就节约时间散会吧,辛苦各位领导,还有各位媒体朋友了。”王宝玉客套的说道,

会议就在一片沉默中结束了,散会后,领导们迅速离开了现场,个个蔫头耷脑的,王宝玉见沒有媒体过來包围自己,便缓步走到宣传部长李欣惠跟前,小声的笑问道:“李姐,抹了啥化妆品啊,看气色不错啊。”

“明知故问。”李欣惠小声嗔怪道,

“管用啊。”王宝玉笑呵呵的悄声问道,

“嘻嘻,累死我了,一晚上折腾好几次。”李欣惠得了便宜卖乖的埋怨着,但是脸上的满足是掩盖不了的,但她也明白王宝玉的意思,走到富宁日报的一名男记者的跟前,悄悄耳语了几句,那名记者便使劲的点头,表示明白,

“行了,你就等着好消息吧。”李欣惠又走回來说道,

“那就谢谢李姐了。”王宝玉抱拳道,

“跟我还客气什么,老弟,我想问问,会不会出现反弹啊。”李欣惠小心的问道,

“什么反弹啊。”王宝玉故作不知的问道,

“就是我老公这段时间勇猛,会不会以后又恢复了蔫吧登的老样子。”李欣惠颇为脸红的问道,

“这个嘛,不好说,关键在于你要给他好好的补养身体,从内部调整好才能长久。”王宝玉道,

“什么是内部调整。”李欣惠不解的问道,

“两方面,狭义范围讲就是身体调整,多吃好的,多休息,多保养,从广义范围來说呢,就是家庭和睦,心情愉悦,如果后者做的到位,那么前者就不那么重要了。”王宝玉正经说道,

“哦,还挺复杂呢,到那天我再找你吧。”李欣惠沒听到简单易行的办法,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也走了,

“领导,你跟李部长说什么呢。”正在一旁收拾会议室的夏一达抱着一摞厚厚的发言稿,有些好奇的过來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