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97 偷窥女

997 偷 窥女

一想到今晚就要跟美女夏一达共处一室,甚至可能同床共枕,王宝玉还是难免有些冲动,但他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跟谁都胡來,到这里來住,只是为了工作,

不过要是夏一达主动的话,自己也沒啥好拒绝的,就算以后她又哭又闹的缠上自己,那就吃点亏,娶个这样的老婆也不错啊,不过要是娶了她,怎么跟冯春玲解释呢,想來她一向逆來顺受,也不会太恼吧,

那又怎么跟钱美凤解释呢,自己交女朋友她都要干涉,不知道娶媳妇顺不顺利,操,老子差点忘了,她现在是自己的干姐姐了,就算是亲姐姐也管不着弟弟的婚事吧,

哐当一声响打乱了王宝玉的幻想,夏一达擦着头发从卫生间走了出來,王宝玉连忙回过神來,只觉得尿意正浓,也起身进去了,

不过,当王宝玉看见纸篓里的带血丝的卫生巾之时,心中忽然一阵坦然,原來夏一达的例假來了,呵呵,这回不用惦记了,

王宝玉出來的时候,夏一达已经从柜子内拿出了睡衣换上,而且还通过内线电话,通知了宾馆服务员送餐,

当着夏一达的面,王宝玉也沒好意思脱衣服,反倒是夏一达大方的从柜子里拿出另外一套睡衣,说道:“领导,快换上睡衣吧。”

“还是不换了吧。”王宝玉扭捏道,

“放心吧,这里的睡衣都是一次性使用的,绝对干净。”夏一达以为王宝玉嫌睡衣脏,如此的解释道,

“不用,我里面穿着衬衣衬裤呢。”王宝玉嘿嘿笑道,

“晚上也穿那睡吗,能舒服吗。”夏一达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见王宝玉这么坚持也就沒有再让,随手把那套睡衣铺到了**当褥子,大概是怕來例假污染了床面,权当做是褥子了,

“晚上还得出去监视董开江的动静呢。”王宝玉看着夏一达有睡觉的架势,连忙提醒道,

“呵呵,还用出去吗。”夏一达道,过去拿过自己的随身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件东西,正是一个小巧的高微单筒望远镜,

王宝玉顿时乐了,沒想到夏一达想的还蛮周到的嘛,于是乎,王宝玉一把捞起刚铺在**的睡衣,进了卫生间,一顿洗漱,浑身放松的走了出來,

眼前的情形却让王宝玉呆了一下,只见屋内已经关了灯,而且拉了窗帘,夏一达正撅着屁股,手拿望远镜,从窗帘的一角,聚精会神的看着对面的楼,一边看一边笑,样子还真是有些奇怪,王宝玉从后面望去,伸手大致比量了一下,嗯,屁股的形状堪称完美,漂亮,

“喂,看啥呢。”王宝玉玩心顿起,轻手轻脚的凑过去,忽然大声说道,

“啊,别闹,吓我一跳。”夏一达手一抖,望远镜差点沒掉地上,她不满的瞪了王宝玉一眼,忽然呵呵笑道:“对面那个男人,沒穿衣服哦。”

晕,狂晕,这种话从一个美女的嘴里说出來,还真是惊世骇俗,王宝玉连忙问道:“有沒有女人不穿衣服的。”

“等我找找看。”夏一达说着,举着望远镜巡视了一番,递给了王宝玉,道:“八点钟方向,你自己看看吧。”

“八点是什么方向。”王宝玉拿着望远镜闭着一只眼睛沒头苍蝇似的乱找,

“三楼左边。”夏一达叹了口气,帮王宝玉调整好方向,

王宝玉好奇的望去,按照夏一达说的位置,果然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只见半掩的窗帘内,一个足有二百斤的妇女,只穿着一条窄小的内裤,在地上溜达着,胸前的两颗炸弹,哪一个都至少有几十斤,随着女人的走动,两颗巨型炸弹左摇右摆,大有随时引爆的可能,

王宝玉不禁放下望远镜咂舌道:“这女人,让人看了都不想娶媳妇了。”

夏一达一阵咯咯大笑,花枝乱颤的接过望远镜,继续饶有兴致的去欣赏不穿衣服的男人了,

王宝玉注意到,夏一达一边看,还一边轻轻按着旁边的一个小按钮,便不解的问道:“小夏,你按旁边的那个东西干什么。”

“呵呵,这你就不明白了吧,这可是很高档的望远镜,带照相功能的。”夏一达道,

“那你拍他们有什么用啊。”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平日谁能看到不穿衣服的男人啊。”夏一达不屑的说道,然后撅着屁股继续津津有味的拍摄起來,

王宝玉一听,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沒想到如此美女,竟然有偷-拍**男人的爱好,真是人不可貌相,正如心理学上说的,人人都有隐藏的怪癖,除了被神话的圣人,

以后自己再住宾馆,可一定要记住拉上窗帘,否则,说不准哪天就被人给偷-拍了,一旦放到人人共享的互联网上,那可就是真正的悲剧了,

见王宝玉一脸愕然,夏一达终于放下了望远镜,带着些难为情的解释道:“领导,我上学那会儿,对面男生楼里,总有人拿着望远镜往我们女生宿舍看,搞的我们大热天都要拉着个窗帘。”

“这也正常,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美女,哪个男人不想一窥芳泽啊。”王宝玉道,

“于是,我们宿舍里的姐妹就集资买了这样一个望远镜,起先是为了看男生宿舍那边有沒有人偷看,后來,看着看着,居然就很想看了。”夏一达羞赧道,

“为什么非要买这种带拍照功能的啊,不少钱吧。”王宝玉又问,

“这是美国进口的,三千多块吧,我们女生利用这个东西,可是拍了不少男生的丑态,呵呵,拿出來威胁他们,吓得他们那个熊样啊,恨不得跪下來求我们。”夏一达咯咯笑道,似乎回忆起当初的情形,让她感觉无比的开心,

“在心理学上來说,男人比女人更害羞。”王宝玉充内行的解释道,

“呵呵,领导还研究心理学呢。”夏一达颇感兴趣的说道,

“其实我更擅长的是玄学。”王宝玉卖弄道,

“玄学,具体是什么内容。”夏一达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