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99 差别巨大

999 差别巨大

女孩们嬉闹了一番,便坐在大**开始玩扑克,能够看到她们狠狠摔扑克的动作,带动的乳浪翻滚,

不会吧,又沒有下文了,王宝玉不甘心的不断调整着望远镜的焦距,试图看清对面正对着那个女孩下面的时候,却见女孩们忽然齐刷刷的向着屋门口望去,一个女孩就这样赤条条的跳下了床,过去开了门,

哦,大概是又有人來了,进來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跟王宝玉的年龄差不多,一见他进來,女孩们便都扔掉了手中的扑克,纷纷媚笑着粘了过來,

年轻男子倒也不客气,亲亲这个,摸摸那个,任由她们脱掉自己的衣服,

哎,真是差别巨大啊,老子这里要冒充柳下惠,你倒在那里风流快活,真是气煞俺也,不过当这个男人转脸的瞬间,这张脸孔让王宝玉更是火冒三丈,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來,

这个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许健,也称小健,副县长许林峰的儿子,那个曾经跟程雪曼、田英都关系不清楚,又把红红身上划了满身伤痕的臭流氓、小痞子,

三个女孩恬不知耻的围绕在小健周围,王宝玉只顾生气,哪里还有心思欣赏美景,连忙拍了几张照片,

实在不行就拍他个**的场景,把他弄不进监狱去,也能恶心死他,王宝玉紧紧握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小健的动向,

沒多久,许健便推开了这些女孩,坐在沙发上并拿出了锡纸和一包粉末,女孩们立刻面露惊喜之色,纷纷扶住他的膝盖跪在他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王宝玉只用了二分之一秒种就反应过來了,是毒品,王宝玉心里一阵激动,正想要拍下这场景的时候,许健却小心的冲着窗口看了一眼,然后嘴里不知道骂了什么,过來呼喇两下,拉上了窗帘,

王宝玉气得心里直骂,最关键的镜头,还是沒有拍到,要知道,这个许健,可是王宝玉心中最为厌恶的男人,一想起來就恨的牙根痒痒,且不论他跟程雪曼和田英如何的纠缠不清,王宝玉可是曾经答应过红红,一定要在许健身上划上几刀,为她报仇雪耻的,

“领导,还沒睡啊。”就在这时,身后传來了美女如同梦呓一般的声音,王宝玉连忙转头看去,只见夏一达正睡眼朦胧的起身上厕所,嘴里还不断的打着哈欠,

“工作就是要有工作的样子嘛。”王宝玉还沒有消气,瓮声瓮气的说道,

夏一达揉了揉眼睛,借着窗外的灯光,忽然看到了王宝玉的异常,不禁失笑道:“呵呵,是看到好玩的景象吧。”

“哪有啊,都拉着窗帘呢。”王宝玉连忙解释道,

“别瞒我了,嘻嘻。”夏一达一边向卫生间走去,一边回手指了指王宝玉的下面,王宝玉顺着手势一看,真是糗大了,刚才昂首挺胸的小弟弟,居然还沒有回去,依旧顽强的傲然挺立,

眼看也沒有什么景色可看,王宝玉也只好拉上窗帘,努力不去乱想刚才看到的场景,让下面恢复平静,令他意外的是,小弟弟今天格外的不听话,始终就是那样的站着,不肯躺下,

夏一达磨蹭了一会儿,终于在卫生间里走了出來,王宝玉连忙冲了进去,夏一达当然注意到他的糗样,捂着嘴一个劲的偷笑,

直到又冲了一次澡,下面才基本上算是安静了下來,王宝玉轻手轻脚的來到**,只见夏一达侧着身子,已经又睡着了,

**无限的搂着美女睡觉和老老实实的躺在美女旁边睡觉,那感觉上可是天壤之别,一个是极度满足,另一个却是燥热难耐,王宝玉躺了一会儿,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娘的,这功夫那个小健一定是天上人间的享乐吧,

老子这是图啥呢,王宝玉越想越不甘心,最后,还是伸出了罪恶的手,装作无意的隔着衣服,轻轻贴在夏一达的**上,夏一达还是受到了干扰,不由动了下,像个孩子似的紧紧抱住被子,屁股一撅,却结结实实落在了王宝玉的掌心之中,

傻子才会躲开呢,王宝玉一阵偷乐,嗯,手感不错,肯定光滑白嫩,弹性十足,王宝玉意**着,下面的东西竟然又开始不老实了,

燥热难耐的王宝玉头一次憎恶年轻的力量了,夏一达就睡在身边,自己当然不能就地解决,最后,只得又弓着腰猫进了卫生间,

反复折腾了几次,王宝玉终于在疲惫中睡着了,第二天上午醒來,王宝玉发现夏一达已经去上班了,还给他留了个条子,

只见夏一达在条子上赞道:领导乃是真君子,虽然好色而不**,白天养足精气神,夜晚继续窥他人,

王宝玉被逗得呵呵笑了半天,觉得夏一达还挺好玩的,居然还能写出这种歪诗來,不过,看起來昨晚自己沒采取行动是对的,夏一达心里有数,搞不好是故意试探自己定力的,

王宝玉并沒有离开房间,反正也是付了房钱,而上班也暂时做不了什么,不如就先在这里呆着,为了防止别人骚扰,王宝玉还故意关了大哥大,一个人闷闷的躺在**想事情,

不对呀,自己昨天好像忘了最关键的任务,那就是监视董开江啊,哎,一乱乎竟然把这茬都给忘了,

话说回來,自己虽然沒有记住主要问題的主要矛盾,但也沒有观察到董开江的蛛丝马迹,否则自己端着望远镜看了半晚上,一定能发觉点东西的,

难道说,那封邮件是恶搞,或者纯粹是无中生有,又或者也是某些有心计的人为了故意转移自己的视线,才出此下策的,

不管怎样,能够以如此不堪的语言咒骂董开江和田彩荷,肯定是跟二人有深仇大恨的人物,

当然,王宝玉要抓的就是董开江的把柄,哪怕有一点线索也要追踪到底的,万一要是真的,利用价值那就太高了,

王宝玉静下心來,仔细分析了下,如果在这里呆三天仍然沒有线索,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实在不行从举报人下手也行,只是这个人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