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10 来硬的

1010 来硬的

王宝玉的脸顿时就拉了下來,董开江这是要明着夺自己的权,都转到纪检部门,督导小组岂不成了摆设,

“董书记,您日理万机,这么做岂不是给你添麻烦嘛,既然我们督导小组得到了领导的认可,那就一定要善始善终,圆满完成任务。”王宝玉强压着火,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静,

董开江摆了摆手,不屑道:“沒关系的,在监督干部纪律问題方面,纪检部门有着丰富的经验,肯定要比小组那边沒经验的人强多了,当然,最后的功劳我们纪检部门可以完全推给你们。”

“嘿嘿,要是纪检部门办事效率能让大家伙满意,当初也不会成立我们这个督导小组了。”王宝玉转弯抹角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刚开始來你还埋怨我们不作为,现在要全面接收工作,你反而又说这些风凉话,你们督导小组成立时间短,经验欠缺,恐怕短期内很难给公众一个答复,当初也不该搞这些形式主义,绕过我们整这些沒用的。”董开江不悦的说道,

“如果事情都交给你,我本人还能干点什么啊,这里还能有啥功劳,依我看都是苦劳。”王宝玉嘿嘿冷笑道,

董开江看也不看王宝玉,冷静的说道:“教育局那边的事务繁忙,还是做好你的局长吧,耽误了教育事业才是人民真正的罪人呢。”

他娘的,看样子好说好商量肯定是不行了,王宝玉知道劝不动董开江,咬了咬牙,索性心一横,开口说道:“董书记,不是交给纪检部门不行,本來这也是纪检部门的事儿,可是,纪检部门的水太混,事情到了你们这里黑的白的分不清,群众根本信不过。”

王宝玉的话一出口,董开江立刻就沉下脸來,冷脸说道:“王局长,说话要有根据,不要咄咄逼人,你倒是说说,纪检部门究竟有什么问題,难道你们督导小组就是一身清白吗,话可千万不要说得这么绝。”

“这是事实,您作为书记,应该比我清楚的多。”王宝玉不屑道,

董开江一拍桌子,怒道:“今天你就给我说清楚了,否则,咱们就找孟书记和孙县长好好评评这个理,我一再退让,你却得寸进尺,真是吃饱了撑的。”其实董开江想骂的是别给脸不要脸,碍于这是办公场所,也就尽量文明点了,

“评个狗屁啊。”王宝玉愤愤说道,“你先说说,刘树才这种诬陷我的人,为什么沒受到处分,还当上我的办公室主任,你们纪检部门难道都是这么办事儿的吗,让老百姓怎么信服啊,哼。”

董开江一愣,好半天才想起刘树才是个啥人物,嘿嘿笑道:“你还真是个小肚鸡肠的小子,刘树才是不是诬陷你,那要我们纪检部门说得算,你收了人家的钱,我们不去深究也就罢了,还想反咬一口不成。”

王宝玉气哼哼的掐灭了烟头,愤愤道:“看样子,干部是否违纪,就仅凭你的一张嘴了,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你……”董开江气得头发都要立起來,摆手道:“出去,出去,该干啥干啥去。”

“你让老子走,老子就走啊,我还就不走了。”王宝玉鼻子中哼出了一股冷气,起身使劲跺跺脚上的水,又挪了个干净窝重新坐下点起了一支烟,只是沙发上的水渍基本就快满了,

“想耍臭无赖啊,也不看看你的德行,好,你等着,只要不嫌丢人,你就老实坐着,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董开江近乎咆哮道,摸起桌子上的电话,就想找人把王宝玉拉出去,

“董书记,我这里有举报你的一封信,你想不想看看啊。”王宝玉不慌不忙的冷笑道,

“什么,有人举报我。”董开江的眼睛瞪得像牛蛋一样,不敢相信的问道,手却不由自主的放下了电话,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虽说你是只老虎,那屁股要是乱拉粪,也别怪别人在后面戳。”王宝玉不屑道,

“拿來给我看看,到底是那个兔崽子,敢背后捅刀子。”董开江气愤道,

王宝玉从包里拿出一封信,却不是戴路贸的那封,而是提前打印的举报邮件,他举在手里,并沒有动地方,

董开江见此,也顾不上面子,连忙起身从办公桌后转出來,一把夺去了王宝玉手中的邮件打印件,

王宝玉悠闲的抽着烟,静等着董开江暴跳如雷,果然不出所料,董开江看完邮件之后,几下子就撕了个粉碎,气得脸色红中透紫,手脚直打哆嗦,

“诬陷,纯属是诬陷,王宝玉,这种侮辱人格的邮件,你怎么也可以当真,不仅当真竟然來拿來威胁我。”董开江怒气冲冲的指着王宝玉说道,

“我沒当真,所以,才拿來给你看看。”王宝玉笑道,

“把邮件的发信地址给我,让公安局好好查查,到底是那个狗娘养的,如此的侮辱老子。”董开江怒气未消的说道,

“董书记,我想你比我要清楚,必须保护举报人,对不起,不能给你。”王宝玉道,

“这不是举报,这是诬陷加谩骂,必须严惩。”董开江强调道,

“不给,不给,就不给。”王宝玉摇头晃脑的呵呵笑道,

“王宝玉,你要是不给我,那就证明,这封邮件是你编出來的,别以为老子就拿你沒辙,照样可以将你法办。”董开江出言威胁道,

“精彩,太精彩了。”王宝玉哈哈笑着,拍着巴掌道,“堂堂纪检委书记,居然狗急跳墙,威胁恐吓,这要是传去了,还真是震惊世人啊。”

见王宝玉一幅有恃无恐的样子,董开江反而冷静了下來,他转回办公桌后坐下,同样点起一支烟,正色道:“王局长,如果你利用财产公示活动,进行人身攻击,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可要郑重警告你,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董书记,无风不起浪,你能保证自己跟田彩荷同志,一点问題也沒有吗。”王宝玉不接他这个茬,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