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17 真的病了吗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017 真的病了吗

一时间來了好奇,王宝玉拿起那个相框,翻过來一看,是一家三口的合影,其中的女人便是李可人无疑,那时候的李可人显然还很年轻,现在都是风韵十足,那个年代更是出众的漂亮。

李可人身边的男人浓眉大眼,个子高高大大,很精神的样子,中间的男孩子只有七八岁,咧着小嘴,正开心的笑着。

唉!曾经也是个幸福的家庭,怎么就搞成了这个样子。王宝玉不禁为李可人感到惋惜,至于两个人为什么分开,这其中的缘由李可人始终不愿提起,大概也是有难言的伤心事吧!

王宝玉小心的将相框原样放好,关上了抽屉。正要退出房间,忽然看到屋内挂着的画,让他想起了一件事儿,对啊!李可人可是为自己画过两张光屁股的画,不趁此机会毁了,更待何时。

想到这里,王宝玉毫不客气的打开了柜子,开始翻腾李可人的那些画,他首先找到了白牡丹的裸-体画,仔细端详了一番,一阵感叹,唉,这样一个美人,咋就成了毒贩子呢!

在最底层,王宝玉还是找到跟自己有关的两幅画,一幅是单独的,另一幅则是跟白牡丹一起的,画面上的自己,由于缺少男裸模经验,显得很拘谨,下面的东西站立着,整幅画看上去除了用猥亵來形容,基本别的词就用不上了。

该怎么样毁了,才能让李可人发觉不了呢?要是她发现了,肯定饶不了自己。王宝玉头疼的拿着画在屋里踱來踱去的想办法。仔细又研究了半天,而且还拿到镜子前面对比,可恨李可人的画工了得,画的太像自己了,但凡见过王宝玉的人,都能把这幅画和自己挂上钩。

王宝玉呲牙咧嘴的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想到了办法,他找了一块抹布,上面洒上一些水,弄成潮乎乎的样子,放到了柜子底下,造成无意落在这里的假象,他将自己的那两幅画轻轻放在上面,心里一阵乐,过不了几天,这两幅画肯定就长毛了,到时候,力求完美的李可人,肯定不会再留着了。更重要的是,她怎么也不会猜到是自己这么做的!

完成了这一切,王宝玉心满意足的又在屋子里溜达了两圈,还到李可人的**躺了一会儿,他甚至打开了李可人床头的柜子,颇感兴趣的找到了两条蕾丝花边的情趣内裤,把玩了好一阵子,直到來了睡意,才离开了李可人的屋子。

吃过药后,王宝玉就昏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一早醒來,感冒症状丝毫沒有减轻,反而更重了。

王宝玉只觉得浑身的关节酸痛,全身发冷,头脑发涨,费劲起了床,沒走几步就要摔倒,最后只得又重新躺回了**。

唉!一个人生活就是这点不好,有病有灾的都沒有人照顾,王宝玉首先想到了冯春玲,可是冯春玲作为一个旅行社的老总,白天的工作肯定很忙,这功夫去打扰,难免多有不便,更何况旅行社还是侯四的企业。

其他的人,都是萍水之交,更是不能麻烦,王宝玉想來想去,突然心生一阵悲意,敢情自己在这里,居然连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沒有啊!如果在家里就好了,干爹干妈和美凤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哪怕李可人在也好,她也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伤感的躺了好一会儿,大哥大响了,是夏一达打來的。王宝玉有气无力的接了起來,只听夏一达在电话那头说道:“领导,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一批,你要不要过來看看?”

“过两天吧!”王宝玉哼哼道。

“你怎么了?”夏一达听王宝玉的声音不对劲,连忙问道。

“正难受呢!昨天被雨淋得感冒了。”王宝玉费力的说道。

“我去看你,家住什么地方?”夏一达问道。

“不用了,死不了。”王宝玉有气无力的拒绝了。

“感冒也不能忽视,如果控制不好,引起其他的并发症就麻烦了。”夏一达劝慰道。

操,一般都是医生这么吓唬人的,夏一达竟然还会这个?不过有人照顾一下下,总比自己干熬着强,尤其现在壶里连口热水都沒有,这嗓子干的要冒烟了。

王宝玉想了想,还是告诉了夏一达家里的住址,告诉她來的时候,顺便给自己捎点吃的过來。

不知道迷糊了多长时间,传來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王宝玉费力的起床打开门,只见夏一达拎着吃的东西,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口。

在这种时候,王宝玉觉得夏一达简直就像天使一般,不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而是她有一颗天使般的心灵,让自己在病痛中看到了光明。

进屋后,王宝玉接过夏一达带來的饭菜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夏一达疑惑的问道:“领导,你真的病了吗?”

“这还有假啊?”王宝玉往嘴里塞着食物含糊的说道。

“一般感冒病人沒有什么胃口的。”夏一达指了指桌子上顷刻间只剩下一半的食物说道。

哦,王宝玉应了一声,经过夏一达这么一提醒,果然觉得原本饥饿的胃现在满满的,便指了指额头说道:“不信你摸摸。”

夏一达伸手一探,呀,好烫啊!于是连忙让一脸疲惫的王宝玉上床躺下,看着他赤红的脸庞,心里不禁有些紧张,她打开了随身的包,摸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体温计,夹在了王宝玉的腋下。

“都三十九度了,怎么烧的这么厉害。”五分钟后,夏一达皱眉道。

王宝玉此刻,已经完全沒了男子汉的气概,他哼哼叽叽的应道:“吃过药的,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去医院吧?”夏一达问道。

“不用吧!就是感冒。”王宝玉不肯去,觉得还不至于到那么严重的程度。

见王宝玉不肯去医院就诊,夏一达也沒有勉强,看王宝玉现在走路都打晃的样子,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扶着一个男人,显得也不雅,于是便找來了毛巾,用凉水打湿了,贴在王宝玉的脑门上,为他物理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