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45 爱莫能助

1045 爱莫能助

王宝玉虽然上过好多次《富宁日报》的新闻,可是报社还是头一次來,沒有想象中的好,《富宁日报》是一个独立的四层小楼,脱漆掉皮的,显得很陈旧,

门岗也不够气派,一间小屋,里面死气沉沉的坐着个门卫,王宝玉简单说明來意之后,门卫给报社的总编钟韵文打去了电话,钟韵文一听是王宝玉來了,立刻毫不犹豫的让门卫放行,

这并不是因为王宝玉现在是局长,是新闻人物,而是王宝玉跟钟韵文也算是旧相识,王宝玉还在柳河镇当农业办主任的时候,孙大成就曾经带着张存志、钟韵文还有万芳草,一同去考察过神石村,

钟韵文的办公室不大,却很整洁,堆放的报纸和资料虽然像是一座座小山,但也是码放的整整齐齐,有角有楞,让屋里充满了油墨的香气,

一见王宝玉进來,钟韵文很是客气的起身跟王宝玉握手,随后又陪着王宝玉一同坐在沙发上,递上一支烟,

钟韵文作为《富宁日报》的总编辑,由于职业的敏感,对于政府的一言一行都格外关注,尤其是领导职务的变化,王宝玉从一个村里的妇女主任,步步高升成为县教育局长,这让钟韵文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因此对王宝玉也是格外的客气有加,

“王局长百忙之中來我这里,请问有何指示啊。”钟韵文客气的问道,

“钟总编,我來是给您添麻烦的。”王宝玉说得也格外的客气,

“哦,什么事儿,只要是能办到的,一定全力支持。”钟韵文道,

王宝玉拿出了县委宣传部的文件,微笑着递给钟韵文,钟韵文看后疑惑的问道:“王局长,不知道公示的资料,需要多少版面啊。”

“压缩一下,三个版面应该差不多。”王宝玉底气不足,自己先打了折扣,

钟韵文听了还是皱眉,有些为难的说道:“王局长,您应该知道咱们报社的生存是要靠自己的,小來小去的发篇稿子沒问題,这三个版面就怕是难以承受了。”

“嘿嘿,说起來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儿,钟总编多多照顾下,我代表政府谢谢你了。”王宝玉本來想说代表教育局呢,但觉得份量不够,还是搬出了政府,想给钟韵文施加点压力,

然而钟韵文并不为之所动,依然苦着脸说道:“可不可以分期刊登,咱们的版面有限,都是预先规划好的,一下子占这么多地方,还是有困难的。”

娘的,又不是连载小说,还能分期刊登啊,王宝玉虽然事先知道这个结果,也只能在心里骂几声而已,媒体得罪的起吗,但总不能白來一趟,还是不甘心的问道:“钟总编,我这是上级领导的安排,否则也不能让您为难,您是报社的领导,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王局长,不是我故意为难你,这件事儿确实难办,我明着是领导,其实也是个办事儿的,报社的投资人才是当家的。”钟韵文嘿嘿讪笑着说道,口气却沒有一丝放松,

王宝玉很泄气,又问道:“钟总编,那你说说,发三个版面需要多少钱。”

“内部价格,一个版面两万,这也是成本价。”钟韵文道,

他娘的,光是刊登这些人公示的东西,就需要六到八万,还让不让人干工作了,只听钟韵文又接着说道:“王局长,您现在是督导小组的组长,搞这样大的活动,拨款一定不少吧,拿点钱也算是支持报社,我代表报社先谢谢您了,呵呵。”

王宝玉听得很郁闷,自己只知道傻了吧唧的干工作,怎么忘了这个茬,现在看來,督导小组除了有一间破办公室,真真正正的是清水衙门,

“钟总编,实不相瞒,县里也沒给我们钱啊。”王宝玉苦着脸道,

“呵呵,不可能吧。”钟韵文颇有深意的笑道,“人家搞一个企业评比,政府还能支持几十万呢。”

“唉,我说得是真的,一分钱也沒拨,连工作用的电脑,都是我自己的呢。”王宝玉道,

“是吗,我听说督查小组可是不少人呢。”钟韵文半信半疑的说道,

“都是临时调拨的,就连我那个秘书还是孟书记借给我的呢,这段日子经常加班,大家都怨声载道,找我要的加班费还沒解决呢。”王宝玉苦着脸说道,

“嘿嘿,看來这铁饭碗里面盛的也不都是肉啊。”钟韵文开玩笑的说道,

“就一份看起來很稳定的工资而已,再就是个体面,除此之外,真的沒啥了。”王宝玉坦诚的说道,

“如果这样,王局长真是对不起了,我这边也是无能为力,总不能让报社赔钱吧。”钟韵文面带歉意的说道,

虽然王宝玉的账户上,还有些钱,能够支付这几个版面的费用,可是,这些天拿钱也是拿的让王宝玉一阵阵肉疼,多大的家底子,能扛得住反复的折腾啊,自己又不搞企业,多大的经济实力能补得上这无底洞啊,

实在不行找侯四再借点,虽说是借,其实在侯四看來就是张嘴要,上次就明敲暗点自己轻财了,再张一次嘴恐怕这结拜感情就要彻底玩完了,

要不去找孟海潮要一笔钱,他应该能同意,可是一想到财政局长裴天木,便又打了退堂鼓,谁知道裴天木会把拨款的这件事儿,拖到哪个猴年马月才办理,搞不好黄瓜菜都凉透了,

郁闷不已的王宝玉,只能起身告辞钟韵文,准备回去再想办法,钟韵文则带着点歉意的将王宝玉送到了门口,就在王宝玉刚走几步的时候,钟韵文似乎想起了什么,喊住了王宝玉,

“王局长,我有一个建议,或许能帮你解决这件事儿,不知道行不行。”钟韵文道,

“您请讲。”王宝玉两眼放光,觉得事情似乎有了转机,

“王局长平时也上网吗。”钟韵文问道,

“只是偶尔上网看看新闻而已,其他的事情也整不明白。”王宝玉道,实际上,王宝玉上网看新闻的时候不多,更多的时间都浪费在那些所谓人体艺术的网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