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47 有吃有喝有朋友

1047 有吃有喝有朋友

好好的,罗缇找自己吃什么饭,王宝玉显得有些犹豫,这些天请吃饭的人太多了,他都一一回绝了,不光是为了避嫌,也是不想在这紧要关头,再横生枝节,徒增烦恼,

见王宝玉沒说话,罗缇讪讪的说道:“怎么了,连大姐的面子都不给了,只是吃个饭而已。”

罗缇是个当地的女企业家,而且买卖干的也很大,当初农副产品销售沒少得到人家的帮助,既然罗缇都这么说了,王宝玉如果再推辞,那就真是不识抬举,王宝玉犹豫道:“大姐,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

“好吧,去哪你來选。”罗缇爽快的答应了,

放下电话后,夏一达不禁笑道:“呵呵,权力的好处显现出來了吧,有吃有喝有朋友。”

“你不明白,这个人是农副产品公司的老总,跟我曾经有些交情,她这个时候找我,一定沒好事儿。”王宝玉苦着脸说道,

“她也不在政府部门上班,还能怕有把柄在你手里。”夏一达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狡黠的思索着,

王宝玉对夏一达的聪明是又讨厌又喜欢,讨厌的是她有些自作聪明,比如刚才偷听领导的电话就不太懂事儿,让人心里不舒坦,喜欢的是,自己脑子不够用的时候,夏一达这个替补向來都很给力,于是问道:“我也这么想的,我这回儿脑袋都成浆糊了,小夏,你替我分析下,这个节骨眼,一个公司老总找我究竟为了啥事儿。”

夏一达面露思索,分析道:“对,知己知彼嘛,省的吃饭吃的盲目被动,咱们从头开始顺,都知道你是督导组的组长,她八成请吃饭八成就是和这事儿有关,她虽然不是公职人员,但并不排除亲朋好友不是当官的啊。”

夏一达说着,顺手在电脑查了一下,不禁提醒道:“她叫罗缇吧,上面有她的内容,她老公是农林局的副局长,名叫柳远山,有两套房产,罗缇名下的财产可是不少,可以巨额來形容。”

“人家经营公司,多半是合法所得,小夏,你跟我一起去见她吧。”王宝玉道,既然夏一达知道了这件事儿,他不想让夏一达觉得,自己在官员财产公示这件事儿,是存有私交和私心的,

“我去好吗。”夏一达不情愿的说道,

“去吧,就算是给我当个挡箭牌,有你在,想必她也不会让我太为难。”王宝玉道,

“哼,多少天都沒休息了,连晚上还得加班陪吃陪喝啊,那我要吃香橙大虾,再來份鲍汁米饭。”

“行行,都依你,反正有人请客,吃屎都行。”

“领导,你说话太恶心了。”

不太情愿的夏一达嘟嘟囔囔的跟着王宝玉下了楼,两个人开上车,找到了一个中档有包间的饭店,安排好了之后,王宝玉便打电话通知了罗缇,

十几分钟之后,罗缇风尘仆仆的赶來了,一看屋内还坐着个漂亮的女孩子,多少有些不自在,但既然來了,也不好多说什么,

王宝玉给她们相互介绍了一下,三人落座后,罗缇先是夸赞了夏一达漂亮,夏一达抿嘴笑,脸上带着得意,罗缇不光是客套,夏一达漂亮这是事实,胖乎乎的罗缇,跟夏一达那是沒法相比的,

寒暄着喝了几杯酒后,罗缇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王老弟,农副产品收购站那边的生意还好吧。”

“大姐,真不好意思,我都忘了告诉你,两年前我就从那里退了出來,也沒赚到钱,具体的生意情况,我还不了解。”王宝玉连忙说道,显示着自己并沒有暗地里经商,同时他也明白这是罗缇在向自己要人情,

“老张这个人,也不说一声,悄声的拿着别人的关系赚钱,真不地道。”罗缇不悦道,看样子种子站老张的这个财路是要断了,不过,现在的王宝玉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呵呵,老张也算是个长期客户嘛,做生意还得是和老朋友打交道。”王宝玉笑着说道,

“这两年气候不好,质量也不如以前的好,可我都是按优等的价格收的,其实还不是看老弟的面子嘛。”罗缇说着,还瞟了王宝玉一眼,似乎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让他记得自己曾经的好,

夏一达脸上带着坏笑,小声道:“领导,有两下子,怪不得你那么有钱。”

王宝玉白了她一样,转头笑问罗缇:“大姐,你找我出來,一定有事儿,说吧,小夏也不是外人。”

“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儿,县里搞官员财产公示公示,我们家也在其列,说起來,我那男人老实巴交的也沒啥能耐,家里的钱都是我赚的,根本沒用他的关系。”罗缇说道,言语中大有撇清自己男人的味道,

“那大姐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们这边是不会故意为难任何一个好干部的。”王宝玉呵呵笑道,

“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违法违规的干部。”夏一达插嘴道,

罗缇听到夏一达的话,脸色一阵微变,还是被王宝玉细心的捕捉到了,心中不免一惊,说句心里话,王宝玉并不想去查这个农林局的副局长柳远山,毕竟跟罗缇有交情,可是看她这副样子,王宝玉隐隐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夏秘书说得好,只有政府清廉了,我们这些生意人才能有一个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展开合理的商业竞争。”罗缇勉强笑道,

“那就祝罗总的生意越來越好。”夏一达举杯道,

不知道为何,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三个人随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还是王宝玉问起了罗缇的孩子,这才打破了僵局,又开始围绕孩子畅谈了起來,

罗缇再沒提官员财产公示的事情,显然是忌讳夏一达,酒桌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收场了,罗缇临上车的时候,终于拉住王宝玉,扯到一旁小声的说道:“老弟,姐希望你在对待你姐夫的事情上,不要太较真。”

王宝玉早有心理准备,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五味乏陈,颇为纠结,他已经能够确定,这个柳远山,多半还是有问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