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53 盯上你了

1053 盯上你了

果然不出所料,收到夏一达照片的许林峰,脸色阴沉无比,又羞又恼,夏一达走后,他立刻给王宝玉打來了电话,

“王局长,那张照片是你安排人送來的吧。”许林峰问道,

“是啊,我总觉得,这种照片还是少点人看到的好,所以,就第一时间安排小夏给您送去了,贵公子真是风流倜傥,恣意花丛啊。”王宝玉带着点嘲讽的口气说道,

“那就有劳王局长替犬子保守秘密,至于那辆车,我会让他给你送回去的。”许林峰道,

“呵呵,我就说嘛,许副县长可不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谢谢了。”王宝玉呵呵笑道,

“你也不用给我扣高帽子,善意的提醒你,掌握太多人的隐私,会惹火烧身的。”许林峰沒好气的说道,

“沒关系,孙猴子当初惹火烧身,不是烧出了一对火眼金睛嘛。”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

“哼,孙猴子那是钢筋铁骨,七十二般变化,你一个沒根沒底的农村毛头小子能比得了齐天大圣吗。”许林峰讽刺道,

“呦,我卑微至极,那是比不了,但是一般人也沒有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啊,许副县长,难道您有。”王宝玉也不甘示弱,

还是话不投机,许林峰很快就放下了电话,王宝玉心里暗自得意,跟老子斗,老子可不是好惹的,斗就斗,真是跟人斗,其乐无穷啊,哈哈,

下午的时候,许健牛逼晃腚的走进了王宝玉的办公室,啪的一声将车钥匙扔在王宝玉的办公桌上,嘿嘿冷笑道:“王宝玉,你小子有种,敢从老子这里夺吃的。”

王宝玉一看他那熊样就來气,冷笑道:“许健,你说说你,带着个眼镜装个文化人,咋就一肚子的男盗女娼呢。”

“少他娘的跟老子装正经,你就是他娘的一个让人耍着玩的混子,你以为自己爬到今天真的是有才啊,等哪天砸到监狱里去了,你就知道自己是哪根葱了。”许健毫不客气的说道,

“嘿嘿,老子就是这样的人,有人利用我,我也利用别人,大家共赢嘛,哪像你啊,白投生了这么好的家庭,啧啧,骨子里还是个下流货。”王宝玉嗤笑道,

“操,老子就这样,有吃有喝有妞泡,程雪曼那个妞就不错,全身软的跟沒骨头似的,可惜那时候胆子小了点,要不早就把她搞大了肚子。”许健知道王宝玉的痛处,毫不犹豫的就捅了出來,

果然一听这话,王宝玉脸色顿时变得非常的难看,虽然自己现在跟程雪曼已经不是恋人关系,但有人这样侮辱程雪曼,还是让他觉得忍无可忍,

王宝玉拿起许健的那张欠条,揉成一团扔了过去,口中骂道:“滚犊子,就你那逼样,也敢跟老子这样说话,小心老子整死你。”

许健嘿嘿直乐,捡起那个纸条,放在嘴里使劲嚼着,不屑道:“王宝玉,你那张破照片算不了什么,根本不能把老子咋样了,就是我爸怕事儿,否则这辆车老子绝不会给你的。”

“嘿嘿,你也有怕的人啊。”王宝玉问道,

“我那是支持我爸的事业,不想让你们这些小人给他添堵,王宝玉,不就是一张什么也代表不了的照片吗,连你都明白,这种东西交给公安也不能把我怎样,你想拿着这个兴风作浪,这也太幼稚了吧。”许健是一脸欠揍的嚣张样,

“你怎么知道我这里就沒有别的证据了呢。”王宝玉一阵冷笑,有意这般的吓唬许健,

“哈哈,你太好笑了,幼稚,幼稚,都是那几个小婊-子不小心,让人拍了去,但是老子和她们不同,做事儿向來滴水不漏,想抓我的把柄,下辈子吧。”许健说着,啪的一声抬起脚放在了办公桌上,不紧不慢的系着松动的鞋带,那幅样子嚣张至极,

王宝玉盯着那只脚,恨得牙根直痒痒,说道:“许健,你早晚会栽倒在老子手里。”

“牛逼不是装出來的,你要是喊我一声爹,我就教教你。”许健冷笑道,

孙子,滚,王宝玉彻底恼了,起身就要打人,许健迅速后退了几步,说道:“就你这猴脾气,在这里也混不了多长了。”

许健慢悠悠的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说道:“王宝玉,暗箭难防,老子盯上你了。”

“操,随你大小便。”王宝玉终于压不住火,将桌子上的烟灰缸冲着许健扔了过來,许健沒有防备,被砸到了后背,恼羞的一通乱骂滚蛋了,

王宝玉看着桌子上的脚印十分來气,拍着桌子大声喊道:“刘树才,刘树才。”随后,刚刚在门口探脑袋的刘树才便急匆匆的走了进來,他拾起地上的烟灰缸,放在桌子上,又拿抹布擦掉鞋印,点头哈腰的劝道:“王局长,别生气了,不值得。”

“还不是你惹得祸。”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嘿嘿,只要车能要回來就好。”刘树才一个劲的陪着笑,

“我就知道你的耳朵长,都在外面听着呢。”王宝玉问道,

“王局长,您不该和许健撕破脸,那小子阴着呢。”刘树才有些担忧的说道,

“操,都这时候了才放这屁。”王宝玉看见刘树才就上火,皱着眉头接着问道:“这小子以前來这里也这么嚣张吗。”

“他吃这么大亏还沒把您咋样说明还是有顾忌的,以前许健何止是嚣张啊,他除了跟侯长斌和费腾关系不错,其余的领导,一个不高兴,那是说骂就骂,说打就打。”提起许健,刘树才也是一肚子的不痛快,

“啥,他还敢动手打人。”王宝玉皱眉问道,

“是啊,那许健手腕狠着呢,我这么老实还挨过他两个耳光呢。”刘树才下意识的摸摸脸,好像挨打的地方还疼,

“操,你是个干部,你就任由他打也不还手。”王宝玉鄙夷道,

“不是惹不起嘛,许副县长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刘树才讷讷道,一幅奴才相,

“不就是个副县长吗,竟然有这么大能耐,刘树才,你知不知道许林峰都有哪些关系啊。”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