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58 排队掏钱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058 排队掏钱

“做生意需要钱是正常的。不能说非法。我们这该算是入股。”周百通道。“这不。我凑了十万。这两个月分了六千多。要不是能亲眼见到这么多钱。我还真不敢相信。”

“我向亲戚朋友借了二十万。已经赚到一万二了。”董焻起得意道。

“我也凑了十五万入了进去。王局长。这可是好机会啊。三年就翻一倍。要是赚的钱再投进去。那來钱就更快了。干啥去啊。”石立宏满眼兴奋的说道。

“听着是不错。但你们就不怕他拿钱跑了。心里就一点都不犯嘀咕。”王宝玉问道。他可不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小门小户的我们可不敢和他们瞎折腾。但人家在政府里有关系。据说这还是咱们县招商引资的大项目。不可能出事儿的。”周百通道。

“那个人你们都见过了。”王宝玉又问道。

“人倒是沒见过。不过。介绍这件事儿的都是熟人。我们也放心。”董焻起道。

“就是。听说钱募集够了之后。再入就不要了。王局长有钱。可别错过这种好机会啊。”石立宏道。

“就是。王局长。这往外掏钱的都是有钱人。我们虽然不聪明。人家还能是傻子吗。错不了。”周百通又打气道。生怕王宝玉错过了这天赐的良机。

王宝玉半晌沒说话。脑子里不停的在琢磨。如果这真是县里的招商引资项目。又搞得这么大。自己多少也能听到些风声啊。怎么就沒听说过呢。里面肯定有问題。

“三位。我奉劝大家还是赶紧把钱要回來吧。咱不比那些有钱人。这点辛苦钱可扛不起折腾。我觉得不稳当。”王宝玉善意的说道。

三个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显然是听不进去王宝玉的意见。这也不奇怪。在这种高息的诱惑面前。又有多少人能忍得住呢。所以也都讪讪的笑了笑。并沒表态。相反表情还挺遗憾。觉得王宝玉这人看着聪明。实则沒啥胆量。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我回去找人查查他的底。”王宝玉问道。

“好像叫柳原野。”董焻起挠着脑袋道。

“好像是什么意思。钱都给了人家。怎么连个名字都搞不清楚呢。”王宝玉皱眉道。

“就叫柳原野。我们都沒见过他。只有一个小秘书在那里收钱。”周百通道。又不禁感叹:“人家那地方。比银行都热闹。去送钱还要排队半个小时。咱觉得十万八万的在手里挺是个钱。可到了人家那里就是个占位的。别说人家小秘书嫌麻烦。我都觉得不好意思。”

掏钱还要排队。王宝玉倒是真想去看看热闹。但最终还是冷静的忍住了。见王宝玉不肯入伙。周百通等三人倒也沒有硬劝。便开始聊起了别的。

“王局长。头两天程主任不知道犯了什么迷糊。硬是把咱们一起那个时期所有的论文都给收上去了。”周百通道。

“他想干啥。”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啊。我总觉得不太正常。但又说不出來什么。难道里面还能挑出啥毛病來。”周百通也是一头雾水。那些文章可都是逐字逐句核实过的。不该有太大的差错。

“管他呢。准是闲得吃饱了撑得。”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就是。他甚至把你写的材料原稿不分好坏的也都拿走了。这不是有病嘛。”董焻起笑道。大概是因为有钱的缘故。冬瓜皮这种小人物说话也开始大胆起來。

“王局长原來写的材料。基本上不具备参考价值。”石立宏口无遮拦的说道。

王宝玉听着來气。狠狠白了他们几眼。这几个家伙分明就是在说老子的材料写的不好嘛。周百通等人也意识到说多了。一个劲的嘿嘿傻乐。

然而王宝玉心里隐约还是有些不安。程国栋拿走了自己写过的材料原稿。想干什么。根据自己对他的了解。一定他娘的沒好事。自己和马晓丽的事儿肯定把程国栋再一次激怒了。想必也该对自己下手了。只是不知道和这些论文及论文原稿有什么关系。

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王宝玉索性就不去想了。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程国栋虽然沒少给自己放暗箭。好在自己有运气。都一一躲了过去。

九点多才散了酒桌。酒菜却一点儿也沒剩。这多少带出周百通等三人原來节俭的习惯。出了酒店后。王宝玉就打算开车将三人分别送回家。刚开出去沒有十米。就觉得不对劲。

这可是平坦的大路。车子不应该晃荡的这么厉害。而且车子似乎还不听使唤。划着八字。周百通几人吓得脸色立刻就青了。急火火的就吵嚷着要下车。王宝玉连忙停下车。下來仔细一看。鼻子都要气歪了。

左后方的车胎已经瘪得一点气都沒有。怪不得车子开不稳。

“是不是我们三个太沉。把车胎给压爆了。”石立宏凑过來问道。

“你最近是胖了点。也不至于这么沉吧。”董焻起鄙夷道。

“不可能。也沒听见任何动静啊。应该是我们上车之前就沒气了。”周百通认真的分析道。

王宝玉铁青着脸。因为他已经看见车胎上有一道十公分左右的口子。显然是有人故意而为。他娘的。这是哪个狗日的干的。

郁闷无比的王宝玉只好取出后备箱里的备胎。在周百通等人的帮助下。总算是手忙脚乱的换上了。搞得衣服上都是土和油。王宝玉更是满头大汗。但也腾不出手來擦一下。

“王局长。要是热。我就帮你把外套脱下來吧。”周百通讨好的说道。

王宝玉点点头。伸开双臂就脱了下來。周百通接过外套。突然鼻翼一动。疑惑的前后看了个遍。小声的说道:“哪里來的臭味啊。”

周百通这么一说。王宝玉的脸立刻就黑了。倒不是因为生他的气。而是周百通的话让王宝玉想起來一个人。那就是小健。

自己一大早冲车上的大粪沒來及换衣服。这么一出汗。刚才吸附在外套上的臭味就冒了出來让周百通闻到了。小健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既然能干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想必汽车扎胎的事儿。八成跑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