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65 真不行了

1065 真不行了

最毒妇人心,王宝玉心里狠狠的骂道,正是下午两点多,许多病人都在这个时候睡起了下午觉,走廊里静悄悄的,王宝玉探头看了看房门,这才小心的对白云飞说道:“白天使,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儿。”

“别告诉我你又想拉屎了。”白云飞有点不满的说道,

王宝玉摇摇头,左手食指拇指形成了一个圈,右手的食指放进了这个圈里,做了一个猥亵的动作,嘿嘿坏笑起來,

“王宝玉,你不要命了,这可不行。”白云飞看懂了王宝玉手势的意义,脸一下子就羞红了,随即又嗔道:“这是工作时间,说不准就会有人进來,到时候我还有脸在医院里混啊。”

“我真的是想让你帮个忙。”王宝玉一般正经的说道,

“去你的,这不可能,平时从來不找我,这功夫倒是想起本姑娘了。”白云飞翻了王宝玉一个白眼,

“我不是平时工作忙嘛,别那么小气。”王宝玉赔笑道,

“要不晚上吧,我看看能不能再跟同事换个班,但也要视你身体情况和本姑娘的心情而定。”白云飞说道,拿起尿盆就要往外走,

“不是那个意思,你把那东西放下,过來。”王宝玉慌忙喊住她,

“你还真是个赖皮,到底想怎么样。”白云飞见王宝玉坚持,又放下了尿盆,走到床边,叉着腰瞪着病**的王宝玉,

“云飞,我就老实跟你说吧。”王宝玉故意亲切的称呼了白云飞,苦着脸道:“经历了这么一场浩劫,我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又沒伤到要害,别搞得跟快死了似的。”白云飞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可是万一要是打准了呢,我还不得远离你而去啊,你看我认虽然醒了,但却又受伤了,哎,说了你可别笑话我。”王宝玉可怜巴巴的说道,

“王宝玉,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别转弯抹角的好不好。”白云飞实在看不惯王宝玉这幅贱样,要不是在自己的工作单位,否则白云飞揍他的心都有,

“我怀疑我下面不行了。”王宝玉连忙说道,

“啊,哈哈,王宝玉,你逗我玩吧,真的憋不住了。”白云飞当然不会相信,反而咯咯笑了起來,

“别笑,我说得是真的,不信你就试试。”王宝玉认真道,

“嘿嘿,试试就试试,谁怕谁啊。”白云飞一边笑着,一边将手伸进了王宝玉的被子里,抓住那坏东西,鼓捣起來,

十分钟后,白云飞揉着发酸的手腕,皱起了眉头,问道:“王宝玉,你真的沒有感觉啊。”

“只能感到你的手在那里动,跟握着我的手的感觉是一样的。”王宝玉道,

“我再试试。”白云飞加大了动作,还撩起了白大褂,将圆滚滚的小屁股对着王宝玉,为了验证王宝玉是不是刺激不够,白云飞还轻轻褪了褪里面的运动裤,露出了一截屁股沟,

王宝玉看着很刺激,罪恶的手就伸了过去,可是,心里痒的不行,下面却依旧纹丝不动,小弟弟宛如君子一般,绝不为女色所动,

白云飞呼哧带喘的忙乎了半天,终于泄气的拿出小手來,还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皱眉道:“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就是成了软面条,问題出在哪里呢,你这种情况多久了。”

“不大清楚,上次和你那个之后我就一直沒有关注。”王宝玉一脸无辜的说道,

“我呸,鬼才信你的话呢,快说,到底什么情况。”白云飞不屑的问道,

“哎呀,还能什么情况,就是这次受伤之后,我蹲点的时候还能行呢,你别这么看我,是个男人遇到刺激都会反应,那场面实在是太火爆了,白云飞,要不你全脱了试试,看看到底能不能把它给刺激起來。”王宝玉着急的拉着白云飞的袖子说道,

“滚吧,这光天化日的,你想让我死啊。”白云飞恼道,拿着尿盆头也不回的走了,

“喂,妹妹,姐姐,你回來,回來。”王宝玉压着嗓子喊了半天,门口依然是空空如也,看來白云飞真的走了,

王宝玉心里是哇凉哇凉的,暗骂道:“这骚妮子,老子下面不行了,居然都不想搭理老子了,不是她勾引老子的时候了,真是不可交。”

可是话又说回來,自己跟白云飞根本谈不到什么交情,说白了,也就是因为那么点事儿,既然自己成了软蛋男,人家不愿意搭理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

王宝玉躺在病**,无神的看着白色的天棚,伤感了好一阵子,他忽然想到了很多,自己现在成了废人,失去了跟女人亲热的资本,想必曾经的那些女人,都不会再跟自己那般亲密了,

唉,不知道冯春玲还会不会嫁给自己,凭着她那股执着劲,肯定还会跟着自己的,但如果嫁给自己,不等于守活寡吗,即使不说,是个人都知道这样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枉我王宝玉还是个小神医,替那么多人解决了**的问題,沒想到得了报应,自己倒是未老先衰了,要不自己回家后也试试春哥丸,看看有沒有效果吧,说不定就是暂时的呢,

都是小健那个狗日的,一定是他打了自己这一砖头,才留下了这个病症,老子下次抓到了,一定把他那玩意打一个结,然后割下來喂狗,

越想越头疼,王宝玉最终选择不去想了,为了平静心情,他默默念起了从干爹那里记下來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还真是好使,很快就觉得心里安宁起來,就像是无风的海面,一丝波澜也沒有,

整个下午,王宝玉按床铃,进來的都不是白云飞,心里更是失望透顶,直到夜色再次降临,却也沒有她的影子,

操,不帮忙就不帮忙,用得着离老子这么远吗,晚上值班的小护士长得挺漂亮,王宝玉却不认识,他现在也沒了那个心思再去勾引女孩子,相反,那个小护士却对王宝玉的品质敬佩有加,因为接尿的时候,王宝玉的下面格外的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