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67 神经问题

1067 神经问题

王宝玉心里直骂,操,什么职业?老子还能是卖身的啊!自己还头一次听说那里还会有磨损的,这他娘的到底是不是专家啊!心里骂,王宝玉嘴上却一本正经的强调道:“贾专家,我是正当职业,而且只有一个女朋友。”

“我不管你有多少个女人,从外观上看,下面应该没有问题。”贾专家语气不满的说道,应该是觉得王宝玉在他这种阅男无数的专家面前撒谎,有些不自量力。

“我没病啊?”王宝玉惊喜的问道。

“确切说,没有实质性的病理原因。”贾专家纠正道。

“那就还是有问题,您觉得应该是出在哪了呢?”王宝玉光着屁股抱着胳膊认真的问道,直到看见贾专家除掉了口罩和一次性手套,才连忙提上了裤子。心里却是十分不满,虽然我是病人,但我也是有尊严的,完事儿也得告诉我一声啊。

“男人的下面能否站起来,跟充血状况有关。现在看来,很可能是那块砖头,打断了你的某根和这有关系的神经。”贾专家分析道。?”“

“还能不能治好?”王宝玉刚刚有些放松的心又悬了起来。

“唉!说好治也快,不过说难也很难。总之,这种病是非常棘手的,不太好掌控。”贾专家颇为叹息的说道。

王宝玉听了心情无比的郁闷,着急的哀求道:“您是这方面的专家,一定要帮着想个办法,我还没结婚,我是家里的独苗苗,老娘等着盼着抱孙子呢。”

“人的神经系统非常奇怪,到现在呢!也没有研究透。在临**,有时候这根神经坏了,产生了生理障碍,另外一根跟这根神经没有关联的神经,却突然有了这根神经的功能。究竟是另外一根神经也有同样的功能,还是原来的神经功能转移了,这在医学上还难以解释清楚。”贾专家絮絮叨叨的说道。

“我好像明白,好比开车,开着开着,前面的路堵了,那就拐到另外一条路上,也能到达目的地。”王宝玉觉得贾专家说话太费劲,简明扼要的打了个比喻。

“对,说得对,就是这个意思。”贾专家赞许的点头道。

“到底有啥法子能治好我的病啊?中药,针灸还是手术?”王宝玉又追问道。

“别急嘛!你的病看起来虽然不可治疗,但如果在恰当的场合受到了某种刺激,激发另外一条神经取代了这条没用的神经,你的病就好了。我刚才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贾专家摇头晃脑很自得的说道。

“得多久能好?”王宝玉又问道,心里很是着急,贾专家怎么一句明白话也没有。患者要的是明确的结果,而非是模棱两可的医学无法解释。

“不好说。”贾专家还是没有给王宝玉任何看得见的希望。

“不用吃药?”王宝玉问。

“不用!”贾专家肯定道,“有什么刺激的事情,你就尽量去尝试,懂了吗?记住,不光是男女那事儿的刺激,是各种各样的刺激,甚至包括自己非常排斥的事情。比如适度的自虐,吃活蚂蚁青蛙,吃大肚子臭虫,拴上个绳子跳楼,到水里憋气……”

王宝玉实在听不下去,只觉得一阵阵反胃,只能扭头夺门而去,只听贾专家在后面喊道:“小伙子,我还有一条没说呢!去厕所闻味道……”

妈了个爸爸!精神病!变态!王宝玉堵住耳朵,一边骂,一边气鼓鼓的走出了医院,回头又冲着医院大门吐了口口水,妈的,老子再也不来这种鬼地方了。远远的,王宝玉看到了自己的车,应该是范金强替自己开来的。

见天色还早,王宝玉带着满肚子怨气和沮丧开车直奔教育局而去,到了办公室刚坐下,得知王宝玉回来消息的孟耀辉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王宝玉,你这几天死哪儿去了?当了局长还这么散漫,还是以前那副臭德行!”孟耀辉问道。

“不提也罢,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对了,孟耀辉,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儿啊?”王宝玉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因为那个贩毒吸毒的大案,咱们教育局被点名批评了。”孟耀辉道。

“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县委县政府处理了一批干部,第一个就是许林峰。”

“也包括我吗?”王宝玉疲惫道,心想要是真把自己给撸了,干脆就回家休养上个十年八年的,否则早晚得累死。

“你上任时间不长,责任也相对小一些。再说了,有我叔的关系在那里保着,我又是替你说尽了好话,你算是躲过一劫。”孟耀辉卖着人情道。

“孟耀辉,有事儿就说吧,别扯这些没滋味的。”王宝玉皱眉道。

“县委县政府下了通知,责成咱们教育局,联合文化、工商、公安等部门,对全县的教育机构开展一次安全隐患的大检查,不但要检查学校内是否存在问题,甚至学校周边一百米内的小店也要查。”孟耀辉说着,从包里拿出文件递给王宝玉。

“给我干嘛?我快累死了,哪里有时间整这些东西。”王宝玉看也懒得看一眼。

“我知道你工作忙,那你说交给谁比较合适?”孟耀辉以一种商量的口吻问道。

“孟常务,这件事儿就作为你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吧,向大家证明下你的实力!”王宝玉嘿嘿笑道。

“切,我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说,算了,你最好先跟县领导解释下这几天旷工的原因,然后抓紧把那个什么官员财产公开的事情办完,否则就别当这个教育局的老大了。”孟耀辉不满的嘟囔道,转身出去了。

王宝玉觉得孟耀辉的话不无道理,教育局这边的工作也确实应该重视起来了,毕竟官员财产公示的事情,不属于自己的本职工作。

想到这里,王宝玉打开了手机,准备给夏一达打电话问问情况,刚开机还没等拨号,夏一达的电话就急火火的闯进来了。

“领导,你这些天到底去哪儿了,我都快把富宁县翻个遍了!”夏一达急急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