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69 尘封的秘密

1069 尘封的秘密

王宝玉忽然想到了罗缇的男人柳远山,便让小林查了一下这个名字,电脑上显示,柳远山名字下面只有一个户口,这让王宝玉顿时宽了心,这样最好,至少不用得罪罗缇了,

可就在这时,小林又习惯性按照柳远山的出生日期查了一下,忽然,一个名字跃入了王宝玉的眼帘,

柳原野,这个名字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來,王宝玉使劲挠了挠头,忽然一下子想了起來,这不是正是周百通他们说得那个非法集资的大老板的吗,

再一看照片,跟柳远山一模一样,分明就是柳远山的另外一个户口,王宝玉心里顿时一惊,使劲揉着眼睛看,确实一模一样,会不会是同一个名字,而不是一个人,王宝玉这样安慰自己,可是,这也太巧了,

“这就是一个隐藏的户口,如果沒有工作经验,不细查的话,是找不到的。”小林有些得意的说道,

王宝玉沒说什么,将这件事儿记在了心里,他又好奇的说道:“小林,你查一下我的名字。”

“领导,这好吗。”小林犹豫道,似乎觉得不应该查主管领导的隐私,

“沒事儿,让你查你就查。”王宝玉道,

小林输入了王宝玉的名字,结果很快出來了,柳河镇东风村三队,父亲王望山,母亲刘玉玲,其中父亲一栏中注明了死亡,母亲则注明了迁出,由于贾正道收养了王宝玉并沒有到民政部门正式办手续,所以,王宝玉现在的户口,是单独立户的,就孤零零一个人,

“嘿嘿,看吧,我可只是一个户口。”王宝玉笑呵呵的说道,

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又沒什么新意,王宝玉正想再查别的名字,小林忽然说道:“领导,从记录上看,你的户口曾经改动过。”

“什么意思。”王宝玉有些吃惊的问道,自己这样一个平常人,怎么可能有人擅自改动自己的户口呢,自己虽然有不少仇家,但也沒必要向自己的户口资料下黑手吧,

“户口的登记日期跟你的年龄不相符,算起來,应该是在你五岁的时候有人改动过。”小林分析道,

谁能在那个时候改动自己的户口呢,这实在是大大出乎了王宝玉的意料,自己五岁时候的事儿,只能是亲妈刘玉玲才知道了,那么她为什么要改动自己的户口呢,王宝玉又问道:“能不能看到到底改动了什么。”

“这个嘛,要去查原來的底子,那时候毕竟还沒有电脑呢。”小林道,

王宝玉心里好奇,觉得里面一定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更觉得一定要查清楚自己的事儿,于是便说道:“小林,那你就去帮我查查,添麻烦了。”

“沒问題,您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小林爽快的答应道,

小林出去了,王宝玉心里却琢磨开了,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户口被改动过,等了好半天,小林空着手回來了,带着歉意的说道:“领导,不好意思,我忘了一件事儿,您是柳河镇的户口,要查底子,必须要到柳河镇去查才行,咱们这里沒有这个权限。”

王宝玉陷入了深思,算起來那个时间,正是亲妈离开自己的时段,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从这么多年杳无音讯的事实來看,多半不怀好意,

只是目前是找不到答案的,算了,这件事儿暂时先放下吧,王宝玉放下了这份好奇心,让小林整理了一份具有双户口甚至多户口的领导名单,一直忙乎到晚上八点多,领着小林吃了顿饭后,这才回家,

一进屋,李可人就着急的问道:“小孩,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

又是这句话,王宝玉挠了挠头,觉得沒必要跟李可人这样的家庭主妇隐瞒,便实话实话,自己被人打了后脑,一直在住院,

李可人听了不禁一惊,心疼的查看了王宝玉的后脑勺,然后面色凝重的站在王宝玉面前,伸出一根手指头,问道:“这是几。”

“八。”王宝玉扑哧一声笑了出來,说道:“大姐,我要是傻得那么厉害,还能摸到家门吗。”

李可人一看沒有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來,不免又是一阵唠叨,说这么大的人,应该知道注意自己的安全,干工作不能连命都不要,王宝玉这都是命大的,多少人挨了这一下送了性命,或者留下残疾,

王宝玉觉得李可人真的有点像亲妈一般的啰嗦,不过心里还是蛮感动的,呵呵笑着转移话題问道:“大姐,我不在的这几天,有沒有新的艺术创作啊。”

“还说呢,我买了相机,你又不在,那幅好好的画,只能洗了。”李可人不无遗憾的说道,

“嘿嘿,可以再画嘛。”王宝玉笑道,

“哎,说的轻巧,那个角度太刁钻,我脖子又沒好,只能画在别的地方了,幸亏昨天沒洗掉,你给我拍一下吧。”李可人说着,回屋取來了相机,然后脱光了衣服,

这一次是画在前面的,是一幅带着些抽象色彩的山水画,面对李可人一丝不挂的身体,如果换做以前,王宝玉肯定是要有些生理反应的,可是这一次,他心里有反应,下面却还是异常的安静,

这让王宝玉很沮丧,看來女人的裸-体还不能让自己的下面有感觉,这却是真的麻烦了,

“怎么了小孩,画的不好啊。”李可人看到王宝玉的脸色,连忙低头自己观看了半天,以为自己画的不好,

“沒有,挺好的。”王宝玉蔫头巴脑的举起相机,

“连你这外行都看得不好,那就是不好了,我去冲掉吧,坚决不能让这种败笔存世。”李可人坚定的说着就往卫生间走,

“大姐,大姐,你误会了,画的真的很好,我就是有点自责,原來那副多好的创意啊,结果因为我住院就这么沒了。”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

“原來这样啊,呵呵,小孩,你也不要想太多,大姐又沒有怪你,假如能用那幅画换你的平安,也很值。”李可人安慰道,

嗯,王宝玉装作感动的答应了声,心里却一直惦记治病的事儿,给李可人胡乱拍照后,王宝玉推说自己很累,李可人也很知趣的回自己的屋里了,王宝玉洗了个澡后,取出一粒春哥丸,拿在手里,傻愣愣坐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