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71 专案组

1071 专案组

孟海潮见是王宝玉进來,笑呵呵的放下书,客气道:“小王,你最近辛苦了。”

“孟书记,沒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王宝玉也客气道,眼睛却不禁扫了几眼那本书,

孟海潮看到了王宝玉的眼神,微笑道:“小王,有时间你也应该看看这本书,所谓国家兴衰,民生休戚,当法字当头,无论善恶。”

王宝玉听不太懂孟海潮的话,只能不断的点头,表示一定找时间看看,不过,这个法字当头,王宝玉却明白是什么意思,一切都是依法守法,否则,国将不国,民将无靠,

“小王,是不是工作中又遇到什么难題了。”孟海潮笑呵呵的问道,口气倒很像是个和气的长辈,

“孟书记,官员财产公示的事情,差不多要结尾了。”王宝玉如实汇报,

“好啊,建立阳光政府,为民服务,是我们党的一向宗旨,你不要怕,该查的查,如果一个干部不能严格自律,他也不会真心的为民服务。”孟海潮高兴道,

“与此同时,我们还查到了很多领导干部都有双户口甚至多户口,用于转移不明财产,想跟书记汇报一下,这件事儿应该如何处理。”王宝玉小心的问道,

孟海潮思索了片刻,坚决的说道:“这件事儿就按照规矩來,让纪委和政法配合一查到底,凡是交代不清问題的,一律依法处理。”

“孟书记,还有件事儿想问问您。”王宝玉吞吞吐吐的说道,有了程国栋那个教训之后,王宝玉就明白了个道理,对待谁都要谨慎,往往越和气的人,城府越是深不可测,

“小王,有话直说。”孟海潮盯住王宝玉问題,

“孟书记,是这样,我听说咱们县里來了一个大企业家,要搞什么籽草项目,外头传的沸沸扬扬的,不知道这件事属实吗。”王宝玉谨慎的问道,沒有直接说明问題,他是怕这件事儿万一跟孟海潮有关系,现在及时收手,还來得及,

孟海潮想了想,说道:“这件事儿我倒是听张副县长说过,不过不是外地的企业,是咱们县里的农副产品公司的一个项目,目前应该是进入了审核程序,但是还沒有通过,毕竟要征集大量农民的土地,不能不谨慎,怎么,出现什么问題了吗。”

农副产品公司,是罗缇的项目,这事儿竟然和她有关系,王宝玉一下子明白了,难怪罗缇会如此的慌乱,忙不迭的找自己,大概就是怕查出來这件事儿,

听起來倒是跟孟海潮沒有关系,于是,王宝玉实话实说道:“孟书记,通过调查,我们发现了一件事儿,农林局副局长柳远山,也就是罗总的男人,他的另外一个户口上,通过集资,已经有了五千多万,不知道这个现象是不是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什么,五千万,孟海潮听到后,也是满脸的吃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其发展速度之快,规模之大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孟海潮连忙问道:“那你们查沒查到,他是如何集资的。”

“有了线索,就是月息三分,通过口口相传,向公众集资的。”王宝玉道,详细说了自己通过周百通等人了解到的情况,还说那边收钱比银行要热闹,

孟海潮满脸阴沉,猛的一拍桌子,大怒道:“这就是非法集资,月息三分,就是月息两分,一分也够他们受的,项目还沒有开展,他们拿什么还,到头來还不是坑了这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小王,这件事儿给我查,一查到底,坚决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责任人。”

王宝玉苦着脸道:“孟书记,这件事儿怕是还有别的领导干部参与,我人微言轻,怕不能胜任。”

“怕什么,有事儿我给你兜着,马上成立专案组,我跟孙县长任组长,你任常务副组长,來具体进行调查工作,无论哪个部门,如果有推诿拖延隐瞒包庇的行为,先拿下再调查。”孟海潮当即拍板道,一扫平日的沉稳,满腔的怒火似乎一触即发,

王宝玉本來想把这件事儿推出去,尽量的少得罪人,现在看來不可能了,他只好点头答应,心情却是万分沉重,按说罗缇跟自己是有些交情的,沒有罗缇当初对自己的农副产品收购的大包大揽,也不可能有自己的成绩和不愁吃喝的好日子,

如今倒好,专案组一旦成立,柳远山难逃法网,自己和罗缇的交情恐怕全都要断了,不知道为什么,王宝玉心里总是很酸,自己这个抉择不能说是错的,他也不怕得罪罗缇和柳远山,虽说是个农村二流子出身,但大是大非面前总要有些担当,

可是王宝玉总觉得忽视了什么环节,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更大的一个障碍,阴差阳错,爱恨混淆,让双方都痛断心肠,哎,

火冒三丈的孟海潮随即拿起电话,打给纪检委书记董开江和政法委书记娄树坤,通知他们成立籽草集资案件的专案组,同时责令他们立刻对此事展开调查,全力配合王宝玉的工作,董开江一行不敢怠慢,立刻着手办理,

孙大成对孟海潮的这种当即拍板的举动,显然不甚满意,但这件事儿实在是兹事体大,沒有拒绝的理由,也只能保留意见,默认了孟海潮的做法,

在孟海潮的组织下,下午就召开了专案组的第一次会议,与会的不但有纪检政法,工商税务,还有副县长张存志,就连新任的公安局长路小虎也被叫來了,

会议的气氛格外紧张,孟海潮先是冷鼻子冷脸的质问在座的诸位领导,为什么这么大的集资案子,就在眼皮子底下,却沒人发现,难道说非要群众们上当受骗闹起來,才引起足够重视吗,

大伙都低着脑袋不说话,孙大成打着圆场道:“孟书记,在座的各位领导都有自己的工作,再说这件事儿他们是暗箱操作,是发现的晚了一些,可以理解。”

“张副县长,他们当初申请项目的时候,你有沒有仔细审查过。”孟海潮转头问副县长张存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