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88 乌七八糟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088 乌七八糟

马丰凯鼻子里轻蔑的哼了一声,手指敲着桌子道:“孟书记,这些都是王宝玉的一面之词,对于这么多领导干部犯错误,本人深表怀疑,不知道这里面又有多少冤假错案?我提醒督导组的负责人,对待为人民服务的干部,不能采用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下三滥手段。

“什么是冤假错案,什么下三滥手段,督导小组沒日沒夜的工作,难道在你眼里就是在制造错案冤案?”一旁沒有发言权的夏一达忍不住了,心里很是恼火,辛辛苦苦加班加点整來的资料,就这样被马丰凯给否决了。

“夏秘书,大家都知道你和王局长走得近,但是大是大非上,还希望你看清立场。”马丰凯轻蔑的笑了下,言词却很耐人琢磨,大家浮想联翩,金童玉女,烈火干柴,日久生情。

夏一达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孟海潮给了她个眼神制止住,示意这里沒她说话的份。夏一达本想起身离场,但还是放弃了,赌气似的看着王宝玉。

“马丰凯,你这是说话吗?”王宝玉本就压着怒火,又看到有可能治好自己顽疾的小秘书受了委屈,当然不干了,立刻红头涨脸的嚷嚷道,不禁直呼起堂堂县委副书记的名字。

“王宝玉,你小子就是狼子野心,不把政府折腾翻天你是不肯罢休的。什么叫不明财产?你个农村爬上來的穷小子念过几年书,井底的小癞蛤蟆见过多大的天啊?难道说当官就应该破衣烂衫,吃糠咽菜?谁规定的官员就该是草根出身?有几个出身殷实家境的也很正常,官员也是人,他们就不能过上点好日子吗?”马丰凯不客气的反击道。

“不能,官员既然拿了工资就该把所有精力放在工作上,要是嫌钱少,那就辞职下海!又想当官还想有钱,你以为他们都该是地主老财啊!”王宝玉也毫不示弱。

“那也不代表他们不尽职尽责,说不定是家属倒腾呢,不能以偏概全,冤枉了好干部。”马丰凯嘿嘿笑道,口气也轻松了不少,显然他的言论得到了在座许多人的认可。

“你老婆倒是能倒腾买卖,还是什么教派的坛主,倒是把自己倒腾进去了。”王宝玉嘿嘿冷笑道。大家顿时表情各异,会议室一阵**。

这句话狠狠的戳到了马丰凯的痛处,他立刻不管不顾的骂道:“马勒戈壁,王宝玉你他娘的再说一遍?”马丰凯使劲拍了下桌子,无比恼羞的猛然起身,接着双拳紧握,就像是要跟王宝玉拼命一样,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程国栋却一把拉住了他,不断在耳边低声相劝。

大家也都忙不迭的劝说两人平息下情绪,马丰凯当着众人,最终还是气哼哼的坐下來,但脸色确实却难看到了极点,他媳妇邱艳的事情,确实让他丢了脸面,虽然公安局那边证据不足,但邱艳还是因为参与邪教活动的事情,被判了六个月,马丰凯仗着上面有关系,才勉强保住了自己的官位,却也是搞的灰头土脸。

马丰凯嘴里却是骂骂咧咧,恨不得把王宝玉抽筋喝血,碎尸万段。孟海潮看不下去,脸色阴沉的冷声道:“都回到自己位子上坐好,谁要是再吵闹,就请离开会场,什么样子嘛!哪有一点政府干部的素质。小王,也请你注意下自己的言词,就事论事,不要参杂其他乌七八糟的东西。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

孟海潮虽然斥责王宝玉,马丰凯的气却更大了,一个乌七八糟就已经代表了孟海潮的态度,对自己那是非常不满意。

虽然是王宝玉遭到了质疑,但董开江作为纪检领导,是冲在调查第一线的,马丰凯这么说,让他心里很不爽,他嘿嘿冷笑道:“马副书记,我必须说明,纪检这边可是秉公执法,所有的一切都是有据可查的。”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穿一条裤子,就想搞乱政府工作。”马丰凯不屑的哼道。

董开江脸色一沉,刚想说话,却被孟海潮给制止了,孟海潮转头问孙大成:“孙县长,你看这件事儿该怎么处理才好?”

此时的孙大成心乱如麻,这么多的干部出了问題,且不说他这个县长该负的责任,单单是少了这么多人,以后的政府工作该如何开展?

“既然都搞到了这个地步,那就都处理了吧!大不了我这个县长也该辞回家。”孙大成沒好气的说道。

“那张副县长的意思呢?”孟海潮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又问张存志。

张存志原本是不想说话的,这种时候发言,无异于自己往枪口上撞,但书记点名了,还是不能不发言,于是便搪塞道:“涉及这么多领导干部,怕是要引起一些不稳定的因素,我个人觉得,小组那边还是要再详查才妥当。”

宣传部长李欣惠和组织部长靳永泰等人,都低着头,眼神躲避,生怕让自己发言。但还是被孟海潮一一点名发言,但说的却都是含含糊糊,模棱两可,生怕说错了话。

“小王,你也说说吧!”孟海潮终于又问到了王宝玉。

王宝玉作为督导组长,觉得自己沒个态度是不行的,他顿了顿,借用孟海潮曾经说过的话道:“各位领导,所谓国家兴衰,民生休戚,当法字当头,无论善恶。我觉得,对于犯错误的官员,还是应该严惩不贷,正所谓莫因小善而不为,莫因小恶而放之。”

拽完这些词,王宝玉有点洋洋得意,觉得这么说话带着领导的范儿,孟海潮也向他投來赞许的眼神。

沒想到的是,孙大成终于压不住火气,拍案而起道:“王宝玉,你说这些有个屁用,干工作不能光靠理论。什么小善小恶,兴衰休戚,我们现在处于经济发展时期,我只是明白一点,谁影响了经济的发展,谁就是罪人。我不知道你那些数据是怎么來的,但是不管他们是该杀还是该剐,富宁县经济今年來都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在全国都名列前茅。这是全体干部职工的辛勤成果,是无法撼动的铁证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