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90 临别礼物

1090 临别礼物

回到督导小组的办公室,夏一达一边整理材料一边说道:“领导,我任务完成了,明天就回孟书记身边去.”

王宝玉闷闷的坐在一张桌子旁,无力的说道:“去吧!这段时间让您费心了。”

“呵呵,怎么像是打了败仗似的?”夏一达呵呵的笑道。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到头来,只有老子是小人,其余人都他娘的成了老好人。”王宝玉开口骂道。

“也不能这么说,事情这么处理,至少能消了一些孙县长的火气,也算是对你有好处。”夏一达转了转眼珠,安慰王宝玉。

“举报的事儿,已经证明根本就不是我干的,他是气不顺,找邪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王宝玉道。

“只要是没抓住那个举报人,还给孙县长一个清白,你这种被加罪的日子,肯定还要持续下去,要有心理准备哦!”夏一达顽皮的冲着王宝玉眨巴了下眼睛。

“别说了,烦死了。”王宝玉摆手道。?”“

“领导,你现在可不能自乱阵脚,这屋要改成专案组了,更烦的事还在后头呢。”夏一达小心的提醒道。

“我现在才发觉,做人不能太认真,也许撅腚哈腰的忙好久,非法集资的事儿也会不了了之,老子到时候不只得罪了同事,连多年的兄弟朋友也都没了。”说这话时,王宝玉真的有些伤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却一直在失去,伸手抓都抓不住。

“领导,事情不一样,财产公布这事儿过于敏感,而且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非法集资就不一样了,领导们都非常憎恶这类事件的发生。”夏一达笑道。

“别跟我提领导,都是笑里藏刀,老子总是被他们利用。”王宝玉愤愤的说道。

“呵呵,吃一堑长一智,相信你将来能做最聪明的猎人。我先走了,改天再找你玩。”夏一达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路过王宝玉身边的时候,猛然低下头,突然在王宝玉的脸上吻了一下,暧昧的笑道:“临别没啥礼物送,送你个香吻做纪念。”

王宝玉惊喜的仰着脸,然而期望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下面依旧纹丝不动,大概这种吻,也只能好使一次。王宝玉想到老专家的话,连忙说道:“我正心情不好,多亲几个呗?多换几个地方。”

夏一达扑哧乐了,倒也没有小气,又轻轻在王宝玉额头上点了一下,便翩然起身,还叮嘱道:“别忘了把笔记本电脑拿走。”

“知道了。”

夏一达走后,王宝玉来到她的桌子前,拿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办公室里没有了往日忙碌的身影和夏一达显得格外冷清。

唉!王宝玉深深叹了口气,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夏一达留在桌子上一张纸,上面涂满了叉叉圈圈,这是夏一达每天完成工作情况的一个表格,故意留在这里,大概就是给王宝玉看,她在工作上是很勤奋的。

“这小妮子,就会耍心眼儿。”王宝玉无奈的拿起这张纸看了起来,其实有啥用,我又不能给你升官涨工资。

然而,看着看着,王宝玉突然来了感觉,上面的圈圈叉叉好比阴阳爻,这分明就是上天给自己的一个暗示。再者说指引王宝玉来到这张桌子前的也是夏一达,不如对照这外应给自己算一算。

说不定诬陷自己人的样子还有未来的事情能够得到些冥冥之中的暗示,王宝玉没有带铜钱,于是就按照上面的叉叉圈圈,起了一卦。

叉为阳爻,圈为阴爻,很快一个卦象就形成了,是天雷无妄之卦。王宝玉心里不禁一惊,无妄,乃是意外有灾的卦象,有个词叫做无妄之灾,其实就是从这一卦来的。

难道说自己还要有灾?王宝玉顾不上骂娘,连忙将年月日时的天干地支排好,细细查看起来。半天过后,王宝玉终于放下心,世爻坚强,有惊无险,可以无忧。

王宝玉从卦象看到,陷害自己的人应该是个中年人,占酉金正位,应该是皮肤白净,长相周正。但凡男人长相周正的大都品行都不错,谁还能害自己。

王宝玉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自然不会自己害自己,周围都是些老头子也没啥厉害关系,张存志虽说和自己有点过节,但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除此之外还能有谁,说起来,程国栋长得也不错,但他工作严谨,性格谨慎,不会糊涂到使用这种卑鄙无耻的伎俩吧?

停!王宝玉深吸了口气,又把脑子里认识的美男子过了一个遍,最终一个人的样子固定在了他的眼前,正是程国栋。

王宝玉不是没想过程国栋,他总觉得程国栋还不至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但既然卦象上提示了敌人的样子,王宝玉终于确定,应该就是程国栋在不择手段的陷害自己。

王宝玉的怀疑不光是因为卦象中的提示,首先,程国栋曾在柳河镇任党委书记,很有可能就了解招待所小李的情况;其次,自己跟马晓丽的事情暴露了,程国栋曾经威胁要整自己;再其次,自己跟马晓丽的事情再次暴露了,程国栋再次扬言要整自己。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也是王宝玉刚刚想起来的,政研室周百通他们可是说过,程国栋搜集了自己写过的材料,甚至包括各种草稿,估计就是想要模仿自己的笔迹。

佩服,程国栋为了陷害自己,还真是下足了功夫,王宝玉虽然确认就是程国栋,可是却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即使告诉范金强自己的怀疑,想必他是不会认可的。

王宝玉端详着卦象,突然外卦中有一个兄弟爻逢月冲,自己没有亲兄弟,这里当然指的是哪个跟自己关系不错的家伙,也许是受自己连累,要有无妄之灾。自己认识的大都是四十以上的老大哥,年轻哥们好像还真没几个,就钢蛋年龄还差不多,不过按说和他没啥瓜葛。

就在王宝玉愁眉苦思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笑嘻嘻的年轻瘦高男人出现在门口,正是孟耀辉。

“孟耀辉,得瑟啥呢,有事儿就进来。”王宝玉不耐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