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92 功大于过

1092 功大于过

王宝玉顿时乐不可支,哈哈,夏一达还真是自己的救星,嗯!小亲亲,嘴一个。只是不知道别的女人是否也是自己的一剂良药,不行,要是让别的女人发现问题就糟了,可不能冒险。

三下之后,下面依旧安静如初,王宝玉就这样看着夏一达“打麻将没人点炮全凭自摸”的行为老半天,眼皮又开始打架了。

突然,夏一达猛然跳到视频面前,披头散发,瞪着圆圆的眼睛道:“喂,看视频的人,如果出去乱说乱传播,生孩子没屁股,上不了媳妇的床,成为软蛋一族!”

王宝玉冷不防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灵异事件,贞子跑出来了呢,刚才的兴奋劲顿时没了,脑门出了一层汗珠子。

怕传播,拍这玩意干什么?老子才没那工夫四处给人看呢!拍这水平,放到网上都没人下载,真是莫名其妙。王宝玉嘟嘟囔囔,气咻咻的关了电脑,觉得真是流年不利,诸事不顺,算了,还是睡吧!

第二天上班的路上,王宝玉接到了县长孙大成的电话,让王宝玉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

孙大成找自己,应该没什么好事儿。王宝玉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来到了孙大成的办公室,不过,情形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孙大成好像是心情不错,笑呵呵的让王宝玉坐下,还丢过来一支烟。

王宝玉连忙道谢,偷偷撇了一眼孙大成,阴晦之气少了许多,面皮上开始有光泽了。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一点不假,孙大成不光精神好,连抓痕好的都快,只见他鼻尖上的结痂已经开始硬化,一头还微微翘起,用不了三天肯定就能好利索。就是看起来不是太雅观,很像是干巴巴的鼻屎贴在那里。

“小王,我知道你对官员财产公示活动最后的处理形式,心里不满意。”孙大成面带笑容的说道。看起来夏一达昨天说的话不假,孙大成对开会的结果很满意,某种程度上也化解了对王宝玉的恼恨。

“我年轻,很多事情可能想得不周全,一切都按照领导说得办,才能少犯错误,少走弯路。”王宝玉面带微笑的客气道。

孙大成对王宝玉的回答很满意,点了点头后又笑着说道:“小王,你的工作热情值得提倡,对问题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劲头也值得学习,只是今后在处理问题上,不能单靠感情冲动,要靠理性的思考,这样才能有利于干部之间的团结协作。”

王宝玉机械性的点着头,却不太明白孙大成的意思,孙大成看出王宝玉的疑惑,接着解释道:“就拿官员不明财产的事情来说,于情于理好像都应该对这些人进行严厉的处罚,似乎这也是群众的呼声,但政府的工作却是一时也不能停下了,经济搞不上去,受穷的还是老百姓。说实话我也很憎恶这些干部的腐败行为,这次虽然对他们暂时没有做出惩戒,但也能给他们敲个警钟,如果下次再犯,绝不姑息。”

王宝玉好像听懂了一些,顺着他的话点头道:“孙县长,我理解为就是一切要以大局出发,不能因为某些人某些事而放慢经济发展的脚步。”

“对,说得好,这说明你在思想觉悟上有了不小的提高。”孙大成赞许道,想了想又说:“小王,其实官员受贿这一类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制度的问题,正是因为缺少一个真正完善的监督管理机制,导致某些官员们的权力过大,滋生了这些现象。但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对待这种问题还是要拿出来点耐心。”

王宝玉微笑着点头,表示理解,非常理解。但是,他的心里却不免疑惑,作为堂堂县长的孙大成,根本没有必要对自己这样一个小小局长,进行所谓的思想开导,一定另有目的。

孙大成又继续开导了王宝玉一番,最后终于说出了真正的目的,孙大成顿了顿,说道:“小王,我听说你在市委那边有些熟人,作为富宁县的父母官,我还是希望这件事儿到此为止,不要再折腾了。”

王宝玉一下子明白,显然孙大成是听说了自己认识市纪检委尉书记的事情,他是怕自己心里不服,将这件事儿再捅到市纪委,到那个时候,无论是孟海潮还是孙大成,肯定都保护不了这些干部。

王宝玉这段时间身心俱疲,根本就不想再无事生非,再说了,就算是把这些违纪官员都搞下去,自己又能获得什么?还不是得罪的人越来越多?

“孙县长,您尽管放心,我不是那种喜欢背后搞小动作的人。”王宝玉道,话里也暗示孙大成,既然知道贴举报信的事情不是老子干的,就不要再揪着老子不放。

“嗯,我相信你,虽然某些人对我们的干部进行人身攻击、栽赃陷害,但那都是蚍蜉撼大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孙大成正色道。

“只怪我做事糊涂,没有事先和您彻底沟通,才搞出这些乱子。昨天晚上我一直在反省自己,非常后悔。今天我写一份检讨给您。”王宝玉说完还低下了头颅,很像是个可怜兮兮的学生。自己惹了一堆的麻烦,该是低头拉拢关系的时候了,没有支撑,将来工作基本就会瘫痪。

“呵呵,检讨就不用写了。小王,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这件事你也没什么实质性的错误,说起来功也大于过。”孙大成越发高兴,口气和气的很像是位慈祥的长辈。

“虽然孙县长这么说,可是我心里很不好受。第一次见孙县长,还是在魏冬妮病房里,孙县长不仅送来温暖还解决了部分医药费的问题,和蔼可亲的形象深入我心。其实这次活动我也想做好,给你交一份满意的答卷,结果还是弄得一塌糊涂。”王宝玉依旧可怜巴巴的,不过却提及了往事,言外之意,咱俩以前关系还算不错,能过去就过去啦!

“呵呵,你不提我倒还真忘了。小王,你确实是个热血青年啊,做事也有自己的一套,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以后工作上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孙大成眉头的疙瘩也彻底舒展开了。

王宝玉嘿嘿直乐,觉得自己跟孙大成的疙瘩算是解开了,心情痛快,便说道:“孙县长,我还真有一件事儿,想请您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