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00 偷钥匙

1100 偷钥匙

“行,只要你能搞來程国栋屋里的钥匙,我那边还有一个办公室,正好方便。”王宝玉答应道,不能让孟耀辉一个人去冒险,万一露馅了,搞不好又把自己牵扯进去,那麻烦就更大了,这小子从來不是吃亏的主,两个人也算是有个照应,

“我初來乍到,怎么有机会要到办公室主任的钥匙。”孟耀辉又把球踢给了王宝玉,

“瞧你那死出,算了,钥匙的事儿包我身上,但必须你进去找证据,这总沒问題吧。”王宝玉懒得和他讨价还价,

孟耀辉终于松口答应,出去想办法了,王宝玉则独自坐了一会儿,开始浮想联翩,娘的,累死人了,大不了把那两幅画卖了,一个华丽转身成为亿万富翁,根本就不用跟他们扯这些沒用的,官场还真是不好混,不如回家卖红薯更加自由自在,

想归想,累归累,王宝玉还是清醒的认为,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那两幅画,因为他还是沒有想明白,杨红军将这样贵重的东西留给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经过一夜的思考,王宝玉终于下定决心,要对程国栋采取行动,因为他有理由相信,程国栋不把自己搞死,那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说不准哪天,模仿自己笔迹的第三封举报信,又将上墙,针对的人搞不好就是孟海潮,那可就再沒一个同盟军了,

可是,要想进入程国栋的办公室里找证据,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政府大院出入都是有通行证的,而且最近门前还安装了监控设备,白天人來人往,晚上更加不可能,如果在政府大院呆上一晚上,一定会引起更多的怀疑,

王宝玉琢磨來琢磨去,还是把目标锁定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夏一达,夏一达既然将她的生活视频毫无保留的展示给自己,那就说明她还算是朋友,

夏一达如今回到孟海潮身边当秘书,接近程国栋的机会要比自己多,只要是能拿到程国栋办公室的钥匙,一切就能好办的多,

王宝玉來到督导小组办公室,就是如今的非法集资专案组的办公室,打电话给夏一达,说有事儿找她,夏一达并沒有在电话里多问,而是直接來到专案组办公室,

如今的专案组办公室格外的冷清,非法集资一案暂时搁置,原因就在于纪委那边很忙,整天接待那些有问題的干部,实在抽不出身來,

“嘿嘿,领导想我了。”夏一达进屋后笑道,经过这段时间的“坦诚”相见,两人关系亲密多了,

“整天看着MY LIFE,想要不想你都难啊。”王宝玉一脸坏笑,

“我相信你是君子,所以才给你看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你了解一下,拉拉的生活其实很苦闷。”夏一达耸耸肩膀解释道,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就不要抱怨了。”

“找我什么事儿。”夏一达问,

“小夏,我拿你当朋友,不管这件事儿你能不能办,都希望你保守秘密。”王宝玉认真道,

“你替我保守秘密,我当然也会替你保守秘密,这就是咱们俩之间的小秘密,嘻嘻。”夏一达顽皮的吐了下小舌头,王宝玉不由打了个激灵,真他奶奶的诱人,恨不得张口吞了下去,

王宝玉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说道:“你也知道,我已经被人诬陷了两次,好在都有惊无险。”

“知道,我也相信那不是你干的。”

“好人啊,我太感动了。”

“不是,你那么坏,要想整人肯定找帮手揍一顿,出手不会这么轻。”

“呃,小夏,那你能猜到是谁诬陷的我吗。”王宝玉问道,

夏一达摇头道:“猜不出來,因为你得罪的人太多,怎么,你心里有数了。”

王宝玉小声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孟耀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是他,我说的是,离这里不远处屋子里的那个人,。”王宝玉连忙摆摆手,接着伸手指了指墙壁,

“程主任。”夏一达惊道,

“就是他无疑,可惜我拿不到他的证据。”王宝玉点头道,

“不可能吧,程主任个头比你高,模样比你帅,涵养也比你强,谦谦美君子,他怎么会跟你过不去呢。”夏一达表示不认同,

“从你嘴里,我就不是人了,我要沒有真凭实据,能胡乱把帽子扣到办公室主任头上吗。”王宝玉不悦的说道,

“还真是沒想到,他平时可是个彬彬有礼,不过你怎么得罪他的。”夏一达好奇的问道,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夏一达将一根手指放在嘴角思忖着,忽然坏笑道:“是不是骑了不该骑的马啊。”

“胡说些什么。”王宝玉急道,他听出來夏一达说的马,指的就是马晓丽,

“分明就是,欲盖弥彰明白吗。”夏一达不悦道,话里带着些醋味,

“真是想多了,实话告诉你吧,我跟他女儿曾经处过对象,他看不上我,所以一直跟我作对。”王宝玉撒谎道,

“那也不至于背后陷害你吧。”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王宝玉又敷衍道,

“还是有猫腻,我也不问了,说吧,找我什么事儿,是帮你摆平马科长还是程千金啊。”夏一达显然不爱听这些,

“你别自作聪明,听我说完好不好,其实我想找人进程国栋的办公室,看看能不能发现有利于我的证据。”王宝玉直言道,

夏一达一听,立刻皱眉道:“领导,这个险我可不敢冒,要是被发现了,我这个秘书就变成失业女青年了。”

“不是让你干,你只要想办法搞到他那屋的钥匙就行。”

“这个也不容易,程主任做事儿很严谨,找这种机会很难的。”夏一达道,

“小夏,想想办法嘛,至于报酬,你尽管开口。”王宝玉嬉皮笑脸道,

“好吧,如果这件事儿办成了,你必须帮我办一件事儿才行。”夏一达讨价还价道,

“沒问題,必须的。”

“你发誓,到死都不会说我参与了这件事儿。”

“必须的。”

“程主任的女儿有我好看吗。”

“必须的。”

“什么,。”

“必须赶不上你十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