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21 指望谁

1121 指望谁

“工作太忙,要不我就开车去市里接你了。”王宝玉心又疼了,很是奇怪,自己就是见不得程雪曼有丁点儿不舒坦。

“宝玉,你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程雪曼微微笑着,浓密的睫毛覆盖在弯如月勾的眼睛上,王宝玉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心猿意马,开车危险。

“终于可以放下学业,好好歇息一段时间吧!”王宝玉边开车边说道。

“十年寒窗苦,到头來还是对未來一片茫然。”程雪曼望着车窗,轻轻拉了拉裙子,丝袜衬托下的大腿,雪白如玉。

王宝玉换挡的空又忍不住盯了一眼,突然觉得下面跳了两下,心中却高兴,这说明了一点,自己对程雪曼还是有感觉的。

“雪曼,要不要先去吃个饭啊?”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好啊!最近食堂的伙食不好,算是你给我改善生活了。”程雪曼高兴的笑道,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那咱们就去富宁大酒店。”王宝玉果断道,这段时间,他现在很少去这里请客了,主要原因当然是经济上的原因,侯四那边关系有点儿紧张,以后给不给钱还不好说,不能太铺张浪费。

“那就再开个房间,让我好好洗个澡睡个觉,明天早上再回家,好不好?”程雪曼靠近王宝玉,撅着嘴巴半撒娇的说道。

“好,都依你。”

“嘻嘻,还是宝玉最好。”程雪曼嬉笑着,有意无意的外头向着王宝玉的肩头靠了靠,然后又看似羞涩的坐直了身子。

两个人來到了富宁大酒店,要了个小包房,按照程雪曼的口味点了几个菜,边吃边聊起來。

“我前几天看见田英了。”程雪曼道。

“她现在怎么样?”王宝玉面无表情的问道。

“她现在穿的可时髦呢,不知道是不是傍上大款了。”程雪曼语气里带着些羡慕。

“她要走演艺道路,适当打扮注意形象也是正常的。”王宝玉平静道,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自己虽然跟田英很少联系,但作为经纪人的十万块钱,还是早就入了田英的账号里,田英有了钱,又是个女孩子,自然会穿得好了一些。

“什么啊,不伦不类的,都不知道用什么來形容她。”程雪曼不屑的说道。

“田英为了唱歌付出也不少,希望她今早修成正果吧。”王宝玉笑道。

“就她?长相个头都不行,嗓音条件也一般,唱个歌厅夜总会的还成,离明星可就远了。她多半是跟了哪个演艺圈里的所谓伯乐,说白了还不是供人家一时取乐。呵呵!挺悲哀的。”程雪曼轻笑道。

“雪曼,怎么说田英也是咱们的老同学,不要这么说她。”王宝玉听得不高兴,脸色有点难看。他也明白,多半是田英见了程雪曼,也沒怎么给程雪曼好脸。

程雪曼注意到了王宝玉表情上的变化,连忙解释道:“我也是看她着急,谁不知道,演艺圈就是个火坑,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又有几人啊!”

“那是人家的事儿,呵呵。雪曼,这次回來要呆多长时间啊!”王宝玉打住了话茬,换了个话題问道。

“说不准,几个月吧!”

“这就对了,休整好了,才能上路。”王宝玉笑道。

“可是这几个月,我总要做点儿什么吧?”程雪曼道。

“让你爸先给你找个单位,实习一下吧!”王宝玉随口道。

“我爸最近精神状态不好,以前三天两头给我打电话,现在半个月一次,还沒说几句就挂了。宝玉,我爸这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程雪曼好奇的问道,可怜天下父母心,程国栋并沒有把目前的遭遇告诉女儿。

“挺好的啊,可能工作压力太大了。”王宝玉自然也不敢说实话,万一惹美人翻脸,可就不值得了。

“这么个小官就有压力了,人家当总统的还不得累死?宝玉,说句实话,以前我总觉得我爸挺有能耐的,走到市里才知道,这种家境都不值一提。真正有前途的还是像你这种年轻有为的,我爸年纪越來越大,后劲不强。现在他好像也变了,是不是当个办公室主任就满足了?也不知道再往上找找关系。”程雪曼很是惋惜的说道。

“呵呵,咱们国家最不缺的就是人,人才也是如此,程主任也有他的难处。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替他保证,谁也比不上你在他心里的位置。”王宝玉说着违心的恭维话。

“他要是真心疼我,为什么工作的事儿都不给我落实?我们同学有的去年就已经参加工作,工资都发好几个月了,我爸那人,指望不上。”程雪曼的口气倒是想指望王宝玉。

给程雪曼安排个普通的工作其实不难,但是,程雪曼的身份有些特殊,党委办主任的公主,高不成低不就的,就让这件事儿显得不好办了。

冯春玲对程雪曼不会有好印象,旅行社那里不行。侯四跟自己的关系有些紧张,也不好再开口,至于钢蛋的工厂或者蒋春林的蛤蟆养殖场,程雪曼作为一个大学生,肯定不屑去的,就算她要去,自己也不舍得啊。

见王宝玉半天沒说话,程雪曼眼神中有些失望,她转移话題问道:“宝玉,我刚刚从学校出來,作为一个学生,我很好奇,教育局整天都忙些什么啊?”

“别提了,一天天琐碎的工作很多,忙得焦头烂额。”王宝玉面露苦恼状。

“呵呵,就不干点儿大事儿?”程雪曼笑道。

王宝玉想了想,觉得沒有必要跟程雪曼隐瞒,便坦诚道:“最近比较烦恼的大事有两件,一个是失学率,一个是贫困生。归纳起來,又是一种解决方法,那就是需要钱。”

“失学率我不了解,但贫困生在大学里也有不少,甚至还有捡剩菜剩饭的那种。”程雪曼道。

“天之骄子也有这种情况吗?哎,我就亲眼看见一个中学贫困生从泔水桶里捡吃的,心情很不舒坦。”王宝玉叹气道。

“宝玉,你真善良。”程雪曼面现柔情,轻轻将纤手放在王宝玉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