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24 又是钱

1124 又是钱

第二天一上班,王宝玉便找孟耀辉商量关于成立基金会的事情,简单把计划告诉了他。

“咋样?建功立业与积德行善并举!”王宝玉打了孟耀辉一拳,煽动着气氛说道。

“确实是件好事!王宝玉,我可真服了你了,上辈子猴托生的吧?脑瓜真好使。”孟耀辉也是喜笑颜开。

“嘿嘿,那也离不开你的帮助,我希望……”

“呃,实话说了吧,我自己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想怎么个搞法,我举双手表示支持,但实在沒精神头参与。”王宝玉一开口,孟耀辉就现了原形,毫不客气的给推掉了。

“孟耀辉,你整天就是吃干饭的啊?这么大事儿,我一个人能跑的过來吗?”王宝玉气哼哼的埋怨道。

“哎呦,头疼,大概是脑震荡还沒好。你刚才说啥?”孟耀辉捂着脑袋做出一副痛苦相。

“我说你很快就要变成白痴了!”王宝玉在孟耀辉耳朵边大吼了一句,摔门出去了。

其实王宝玉本來也沒全指望孟耀辉,这个人吃喝还算积极,现成的工作倒也能处理,但是额外的操心基本就会否决的。

现在一看他这幅熊样,也就算了,王宝玉还是亲自开车去了一趟民政局的民间组织管理科,得到的答复是:成立基金会沒有问題,但是,必须在成立伊始注入五十万资金作为社团保证金,教育局作为上级管理机构,必须要监督使用好非盈利社团的每一笔支出,同时,基金会还要每年接受审计局的例行审计等等。

其他都好说,关键是钱的问題。现在一提到钱王宝玉就脑袋大,就在前天,财务科赵洁还找到自己,说发完这个月的工资,局里就沒钱了。可是财政局那边,依然沒有拨款的动静。除非想办法解决问題,否则拆东墙补西墙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真的发不出來工资,真不知道还会不会闹出点事端?

裴天木是铁了心找自己的麻烦,县长孙大成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只是说困难不止教育局,大家都要坚持坚持再坚持,搞到王宝玉都想领着全局的干部,到县政府门前去闹一把。

回到办公室里,王宝玉琢磨了好半天,现在自己就基本算是个孤家寡人,说得难听点,跟过街老鼠也差不哪去了,大家看他总是白眼珠子比黑的露的多。

犹豫半天,王宝玉最终决定还是去找孟海潮,虽然孟海潮要调走了,可是如果他能在调走之前替自己办件事儿,也算是在财产公示活动上,自己沒有白白替他出头。总不能老是由着别人牵着鼻子走吧?

至于成立基金会那五十万注册资金,王宝玉也想争取在政府内解决,自己现在已经搞不到钱了,再说了,也不能总是私人去垫钱。且不论还钱问題,就是垫钱多了,惹起别人的关注,说不定弄巧成拙,也是不小的麻烦。

在孟海潮的办公室里,王宝玉很认真的跟孟海潮谈了关于成立基金会扶持贫困生及降低失学率的问題,还说了自己在学校食堂的所见所闻,强调祖国的未來,不能在其食不果腹衣不蔽寒的条件下去培养。

孟海潮听得很认真,不住的点头,最后终于表态道:“小王,你做得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儿,我个人表示支持,说说具体的困难吧!”

“孟书记,现在做事儿的困难都是一样的。”王宝玉心头一动,等的就是这句话。

“呵呵,还是资金的问題吧!”

“是!得五十万,沒钱一切都是瞎琢磨。”王宝玉道。

“小王啊!教育局以前可是个富裕的地方,呵呵,沒想到你去了这半年,把那里变成了穷单位。”孟海潮颇有深意的笑道。

王宝玉脸色顿生寒意,搓着手不说话,难道说自己做得都错了?教育局就应该广开财路,大搞多种经营,下大功夫从学生身上搜刮钱财?

孟海潮话锋一转,解释道:“其实这也说明,你是一个廉洁务实的好干部,非常难得。”

“谢谢孟书记的认可,好干部不敢当,但踏踏实实做事儿,是我的风格。我这次來,还是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王宝玉虽然客气,但也点明了來意。

“我当然支持!财政那边是是非非很多,那就从党委这边拨五十万给你,作为基金会的启动资金吧!”孟海潮拍板道。

“这,孟书记……”王宝玉感动了一时间竟然不说出话來。

孟海潮说完后,立刻拨通了电话,沒过一会儿,程国栋就低眉顺眼的进來了。因为是在孟海潮的办公室里,所以程国栋并沒有对王宝玉表现出敌意,反而微笑着点了点头。

“真他娘的能装。”王宝玉鄙夷的在心里骂道。

不过,一个更能装的人降低了王宝玉对程国栋的不屑,只见孟海潮笑呵呵的问道:“国栋啊!我最近个人事情很多,党委办那边一切正常吧!”

“一切都好,各项事务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程国栋诚惶诚恐的说道。

“小王刚才來汇报工作,说要在教育局成立一个教育扶贫基金会,用來扶持帮助贫困生,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党委这边应该给予支持。”孟海潮说话和颜悦色,仿佛是在跟一个老朋友在交谈一样,王宝玉还以为孟海潮会因为侄子的原因和程国栋彻底反目呢!

“孟书记认可的事情,党委办也同样鼎力支持。”程国栋连忙满口答应道。

“那就好!党委办这边,把相关的开支用度都压缩一下,拿出五十万來支持教育扶贫基金会,也算是党对教育事业的一份支持!”孟海潮说道。

程国栋猛地抬起头,顿时傻眼了,好半天不知道说些什么。五十万?党委的钱可是从來都不敢乱花,一下子紧出五十万來,这可要对党委这边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影响,相关部门分配的资金少了,大家的怨气一定会发在党委办的身上。

“国栋,难道说有困难?”孟海潮见程国栋不说话,脸色微变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