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26 四处要饭

1126 四处要饭

“裴局长,咱们都是吃公粮的,做的也是为人民服务的事儿,故意刁难我们教育局,这可有失你这个财政局长的身份。”王宝玉冷笑着点拨道,

“我有什么身份,说到底也是替国家干事儿的工具而已,有什么好显摆的,王局长,大家都很奇怪,以前好好的一个教育局,不能说富得流油,起码也是吃喝不愁,现在让你给搞的四处要饭,还是反省一下自己吧。”裴天木使劲掐灭烟头,带着一股子怨气,

王宝玉自己点上一支烟,随意弹着烟灰,一幅无赖的样子,盘腿坐在沙发上不说话,裴天木皱眉道:“王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叫我局长,老子就快被下面造反了,从今天起,你要是不给我钱,我就搬到这里來办公,我那里的水电费很快也要交不上了,什么时候钱到位了,我就回自己办公室去。”王宝玉故意动了动身子,真皮沙发上立刻出现了两个清晰的鞋印子,

“别一口一个老子,也不看自己多大点年纪。”裴天木极为不高兴,皱着脸道:“王局长,耍无赖对我可不好使,你爱呆着就呆着,用不用给你拿套被褥,晚上也住在这里。”

“那好啊,连房租都省下了。”王宝玉干脆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裴天木想急眼,还是忍住了,他眼睛转了转,摸起电话道:“小李,给我提二十万送过來。”

“裴局长,想开了就对了嘛,大家有事儿好好商量,何苦非得节外生枝呢。”王宝玉以为自己无赖的做法起了成效,得意的说道,

“哼,你可以在这呆着,我就把这二十万放在办公桌上,要是少了一分钱,唯你示问。”裴天木嘿嘿冷笑道,

操,这招也太绝了吧,王宝玉一扑腾从沙发上起來,指着裴天木道:“裴天木,你做人也太不讲究了。”

“对待你这种靠坑蹦拐骗上來的小人,这种方法最合适。”

“行,老子惹不起你,咱们后会有期。”王宝玉两眼冒火的将烟头按灭在裴天木的办公桌上,悻悻的转身离开了,

一路上,王宝玉骂个不停,觉得心里非常的憋闷,他娘的,就是这么点钱,怎么就这么麻烦,老子给他弟弟垫了五十万他倒是不领情,早知道这样,哎,早知道这样也不能见死不救啊,裴天水比他哥哥可是强一百倍,

说起來,还是怪自己,既沒有念好数理化,也沒有一个好爸爸,要是自己的爹是市委书记或者市长啥的,谅他裴天木也沒这个胆子难为自己,那得乖乖的听喝,

操,幻想总是让人心动加心碎,还是想点现实的吧,目前可行的办法只有孟海潮说的了,用上面的人往下压,这招指定最管用,早就说过一百次了,王宝玉在市里沒啥关系,别说相识,就是听到的人名也沒几个,

想來想去,也就在党校讲课认识了几个人,但大都交情很浅,认识个党校校长,大概插不上手,还去过一个什么隋,隋凤奎家里,对了,隋凤奎不就是市财政局局长嘛,要是他发话了,还不得直接把这个狗日的裴天木给盖帽啊,找他会不会能行呢,

回到办公室,王宝玉深深呼了口气,说到想到不如做到,马上找到隋凤奎的电话,试探的打了过去,只听一个声音冷冷的问道:“哪位啊。”

一听这口气就知道,隋凤奎的架子也不小,上次是因为求到自己,所以才显得那么随和,王宝玉有些露怯的说道:“隋局长,我是王宝玉。”

“小王老师啊,呵呵,怎么想起來给我电话了,我可是很惦记你啊。”隋凤奎立刻变了脸,呵呵的笑问道,

王宝玉终于松了一口气,看來人家沒有把自己给忘了,阿弥陀佛,这就好,王宝玉沒有直接说自己的问題,找了个话茬道:“这不是想知道,上次给你家里看了风水,是否起到了些微薄的作用。”

“小王,你可真了不起,按照你说的改了之后,我老妈的身体是一天好过一天,而且和我爱人的关系也十分融洽,都说家和万事兴,这一点不假,我现在觉得全身筋骨都舒坦,正想好好感谢你呢。”隋凤奎高兴的说道,

“隋局长这么说就客气了,能够帮您做点事儿,那是我的荣幸。”王宝玉高兴的说道,

“不能这么说,术业有专攻,你这方面就比一般人要厉害。”隋凤奎赞许道,“这样吧,现在时间还早,你到市里來一趟,就去昆仑酒店,我请你吃饭。”

“隋局长,这怎么好意思呢。”王宝玉受宠若惊道,

“过來吧,正好有两个朋友,也介绍给你认识一下,不來可就是不给我面子啊。”隋凤奎真诚的发出邀请,

王宝玉沒有坚持不去,有了裴天木的教训,可不能怠慢了财政局长,于是便爽快的答应了下來,告诉李可人晚上不回去了,开上车就出发了,

刚开出去不远,就接到了夏一达的电话,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小夏,又有什么事儿啊。”

“领导,我又成为你的手下了,今晚上我这里來啊。”夏一达咯咯的笑道,

“不去,我要去市里一趟。”王宝玉断然道,

“市里,太好了,你在哪,带我一起,正好我想去市里买几件衣服。”夏一达道,

“下次再去吧,我要见几个重要的客人。”

“带着我怕什么,难道我拿不出手。”

“当然不是。”

“那就过來接我吧,大不了到了市里,我玩我的,你见你的客人。”

“我真有事儿,你个拉拉整天打扮给谁看啊。”

“领导,说话不带攻击人的。”

“嘿嘿。”

“少废话,知道你想带我去的,等你哦,嘻嘻。”夏一达说着就挂了电话,

王宝玉想了想,一个人开车也挺闷的,于是便拐了个弯,接上了夏一达,直奔平川市而去,

“领导,大家都说你跟市纪检尉书记有关系,是真的吗。”车上,夏一达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