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29 天地否

1129 天地否

“王老弟,你晚回去几天,帮着参谋一下吧。”沈文成问王宝玉,

“风力发电我是外行,不便多说吧。”王宝玉客气道,什么事儿都参与,显得自己太好事儿,惹人讨厌,

“人多力量大,小王啊,要沒有特别着急的事儿,就当是借调两天了。”隋凤奎也呵呵笑着挽留,

“就是啊,老弟,你在神石村给我看的风水以及进行的规划,沒人敢不服气,就麻烦再出手一次,别客气了。”沈文成商量道,

果然还是这一套,王宝玉现在成了一名国家干部,很是回避这个话題,因此在公众场合从來不说自己会看风水,毕竟这些东西很难拿到台面上,传出去都成了啥嘛,现在人的嘴多毒啊,真的受不了,

王宝玉刚要推辞,风水上的受益者隋凤奎呵呵笑道:“对,风水学现在已经不是迷信,国内一流学府都开辅导班,小王不要太拘束。”

“老祖宗留下的学问,自然有它独到的一面,王老弟年纪轻轻,就能懂这些,了不起,改天一定和老弟研究研究。”陆衡竖起大拇指道,

热情非凡,自然不能驳了大家的面子,王宝玉吭哧了下,最终还是答应了下來,对众人抱拳道:“那我就试一试,至于结果,仅供参考。”

夏一达悄悄捅了王宝玉一下,小声道:“喂,你怎么什么都答应,风力发电可是高科技啊。”

“咋的,又小瞧我。”

“切。”

“夏小姐也一起留下來玩几天吧,否则小两口为此吵架,我们可担当不起啊。”陆衡瞥见两人正咬舌根,以为夏一达不同意,于是也向夏一达发出了邀请,

夏一达小脸微红,抿嘴笑了下,暗地里却使劲扭了王宝玉一下,

王宝玉沒理她,跟女人说不清楚,自己不光來喝酒,可还要仰仗隋凤奎帮自己要钱呢,既然隋凤奎说话了,那就必须答应,

沒过多久,酒席就散场了,是沈文成买的单,扔出去一捆钱只找回來几张,妈了个爸爸的,这一桌就花了接近万元,只是也沒找到机会跟隋凤奎谈拨款的事情,这让王宝玉挺失望,今晚中心人物不是自己,自然不是开口的好时机,只好等到明天再说吧,

虽然王宝玉和夏一达冒充恋爱关系,沈文成还是很大方的给王宝玉和夏一达在昆仑酒店各开了一个高档间,以示对女士的尊重,自己则去送投资公司的陆衡,

“领导你慢点走,我这胃有点疼。”夏一达直挺着腰肢,慢腾腾的苦巴着脸往前挪步,

“撑的吧,真丢人,沒见过这么能吃的女人。”

“我吃的开心,东家也开心,我要是拉着脸不动筷才叫扫兴呢。”

“沒法和你交流。”

“领导,你背我会行不行,真的走不动了。”

“那你就蹲会茅坑去,拉下去就好了。”

“领导。”

一进屋,夏一达就懒洋洋的躺在了**,满意的说道:“我看那只虾得值好几千,嘻嘻,领导,我吃的最多,一个月工资都捞回來了,可你却一口不动,急的我啊,恨不得喂你。”

“多谢啦,也不见得虾的个头大营养价值就高,俗女。”王宝玉不以为然的说道,

夏一达倒也不生气,打了个饱嗝眯起了眼睛,接着传來敲门声,原來是沈文成回來了,他不顾夏一达还在房间里,着急的说道:“老弟,你來的太好了,这可是大哥好不容易争取來的项目,要是不成,损失可就大了。”

“沈大哥,不是我不帮忙,我也知道这事儿的利害,可外行人真的不懂啊。”王宝玉皱眉道,

“老弟别客气,大哥就相信你。”沈文成笃定的说道,

王宝玉看了看夏一达,只见她捂着嘴偷笑,似乎想看自己的乐子,于是便说道:“沈大哥,要不先算上一卦,看看这件事儿能不能赚钱吧。”

“好,我去洗手。”

“领导,你应该改名王半仙了。”夏一达笑道,

王宝玉白了她一眼,不屑跟她解释,从包里拿出了三枚铜钱,沈文成净手回來,撅着屁股在床沿,毕恭毕敬的摇了六次,

卦象出來,却是《天地否》之卦,王宝玉按着年月日时掐指一算,不禁皱眉道:“大哥,不是太好。”

沈文成脸色陡变,说道:“老弟,有话直说。”

“既然这样我就明说了,卦象很明显,沒有生财的支撑,这件事儿根本不会赚钱。”王宝玉实话实说,

沈文成心里一惊,讪笑道:“兄弟,这可是政府主导的项目,争的人可是多了去了。”

“从卦上看,这个项目的投资额度应该是这个数吧。”王宝玉伸出五个手指,翻來覆去三次,

“对,项目预算就是十五亿。”沈文成说道,

十五亿无疑是天文数字,夏一达脸上满是惊愕,不只是因为钱多,而是王宝玉怎么就说准了呢,

“否卦,闭塞不通的意思,虽然对方有合作意向,但六爻都不在自己的本位上,因为这件事最终还是不成。”王宝玉坚定的说道,

沈文成听了后,有些泄气,不甘心的又问道:“老弟,能看出來问題出在哪里吗,能不能补救。”

“从卦上看,虽然受益于官方,却又受制于官方,看起來并不只是发电机安放位置的问題,而是财源有进无出。”王宝玉道,

“光进钱不是好事儿吗。”夏一达不解的插口道,

“有进有出才能长远,如果水只是一个劲的往里流,早晚是要漫过堤坝,形成水灾的。”王宝玉打了个形象的比喻,

“老弟的意思,这个出口是大问題。”沈文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呵呵,我早就说过了,这些仅供参考,信则有,不信则无。”王宝玉说道,

“很有道理,我们也不是沒有一点顾忌,如果真应了这电力输出的问題,可是血本无归啊,老弟,依你看怎样。”沈文成脸上几乎沒了血色,

“大哥,还是那句话,项目我不懂,技术上肯定得听专家的,但是占卜这块,如果你信我,只有一句话,该放手的时候千万不要不舍得。”王宝玉坚信自己算得沒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