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31 官大一级

1131 官大一级

“得了吧!我还要娶妻生子呢!”王宝玉哼道。

“哈哈,我会缠着你的。”夏一达满不在乎的继续大笑,见王宝玉又想犟嘴,抓起个剥好的鸡蛋塞到他的嘴里,惹得周围吃早餐的人侧目以待,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个年轻人是多么恩爱。

吃过早餐后,王宝玉就打算去找市财政局局长隋凤奎,既然来了,就不能白跑一趟。没想到,还没等打电话,隋凤奎的电话先进来了,约王宝玉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那还等什么?王宝玉跳上车直奔市财政局,这个地方他是知道的,就在红红的小饰品店的不远处。领导找自己,还是不带着夏一达好,于是,王宝玉塞给夏一达一千块钱,将她扔在一个商场的门口,可夏一达磨磨唧唧的不想走,大概官瘾又犯了,不想错过和市里领导接触的机会。

王宝玉叹了口气又掏出一千块钱放到夏一达口袋里,认真的说道:“你就从了吧。”然后带上车门,驱车独自来到财政局。

到底是发达城市,市财政局就占了一座楼,看上去比县政府都敞亮。王宝玉在门卫处给隋凤奎通了电话,门卫得令立刻放行,还殷勤的告诉王宝玉,隋局长在608室。?”“

隋凤奎的办公室跟王宝玉想象中还是有差别的,房间很大也很整洁,但是装修一般,大概是为了显示低调。唯一比较醒目的就是,靠西侧的墙上,摆放着一个大大的鱼缸,里面是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金鱼,看起来每一条价值都不低。

在鱼缸中,有假山、风车、小桥、小房子,水声哗啦啦的,水草摇曳,倒也不乏别有一番景致。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知道水主财运这个道理,王宝玉终于明白了市场上那些昂贵的鱼缸都卖给什么人了。

“呵呵,没什么稀罕东西。小王,这个抽着玩吧。”隋凤奎从办公桌里拿出了两条都是外国文字的香烟递给王宝玉,看起来是市面上买不到的走私货。

“隋局长,谢了。”王宝玉连忙道谢,拿着烟坐在沙发上,盯着鱼缸反复看。

“这个鱼缸是一个企业家送来的,就是个摆设,也不知道值多少钱。”隋凤奎也注意到了王宝玉的眼神,笑着解释道。

“呵呵,我是觉得这个鱼缸摆放的地方有些问题。”王宝玉知道隋凤奎迷信,直截了当的说道。

“小王,正好你到市里来,找你来就是想让你顺便帮我看看办公室的风水。”隋凤奎笑眯眯的说道。

原来隋凤奎让自己来,是想看风水,家里顺了,事业当然也要顺才叫圆满。王宝玉也没客气,在屋里走了一圈,然后说道:“这屋里大的风水问题倒是没有,需要调整的主要有两处。”

“尽管说,大哥就相信你。”隋凤奎道。

“一是你的办公桌,离窗户太近,虽然能享受阳光,但却不利于集中精神。阳盛阴必损嘛!”王宝玉道。

“说得对,我这一到下午就发困,什么工作也不愿意干,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隋凤奎点头认同。

“还有就是这个鱼缸,本来是为了聚财冲晦气的,但摆在西面就为冲煞,不但鱼儿长不好,可能还会导致一些事情不顺。”王宝玉指着鱼缸道。

“怪不得自从摆了这个东西后,最近工作上总是不太顺,鱼缸里的鱼也是三头两天的死。一进办公室,里面漂着条死鱼,让人看见了就膈应。我听你的,下午我就让人挪了。”隋凤奎若有所悟的说道,又问:“应该摆在什么位置呢?”

“这个东西很大,只能摆在东面,接受青龙之气,有了龙神护佑,鱼儿一定没事儿。”王宝玉道。

“好!老弟这样一安排,我心里就敞亮了。说干就干,现在就搬!”隋凤奎满意的点头,也是个急性子的主,刚刚还说下午弄,这功夫都等不及了,打了个电话叫来两个人,又是打扫卫生,又是搬鱼缸的,最后在东墙接上电源,咕噜噜的气泡源源不断的冒出来,斑斓多彩的鱼儿悠闲自得,看起来确实感觉好多了。

王宝玉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等了多半个小时,吸了好几棵烟,隋凤奎才一脸得意的坐回了办公桌后。

这个时候谈要求好不好,王宝玉皱着眉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隋凤奎是什么人物,一看王宝玉就是有事儿,笑着问道:“小王,你找我是有事儿吧?咱们这交情没得说,可不要客气啊!”

“嘿嘿,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王宝玉等的就是。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大老远把小老弟叫来,我还没说麻烦你呢!哈哈,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点忙。”隋凤奎热情的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的大事儿,就是我们县财政局,始终不肯给我管的教育局拨款,搞的下面都要吃不上饭了。”王宝玉苦着脸道。

“是计划拨款吗?”隋凤奎认真的问道。

“是。”

“那直接找财政就行啊,这是他们份内的工作。”

“找了好几趟,财政总说没钱,让等着,这都拖了好几个月了。”

“富宁县财政局局长是裴天木吧?”隋凤奎对于自己的下属倒是记得很清楚。

“嗯。”

“这个人在我面前倒是挺本分的,没想到背地里还敢为难教育局。”隋凤奎面带不解的说道。

“他弟弟裴天水原来是县里三中的校长,因为打了局里的干部,自己主动辞职。裴天木对我有怨气,死活不肯拨款,想要治我难堪。”王宝玉解释道。

“那你们的书记县长怎么说?”隋凤奎又问。

“他跟这两位的关系不一般,我也找过上面的领导,还是一拖再拖。”王宝玉道。

“既然是计划拨款,他就没理由拦着,我马上给他打电话。”隋凤奎沉着脸道,陡然多了一丝威严之气。

隋凤奎拿出电话本,找到裴天木的电话,毫不犹豫地的就打来过去,开口就质问道:“老裴吗?现在牛逼了啊!为什么不给县教育局拨款啊?”

不知道那边解释了什么,只听见隋凤奎不客气的命令道:“别找理由,限你两天内将钱拨下去!否则,市里这边对县里的拨款,你们就别惦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