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34 谁去谁留

1134 谁去谁留

“孟耀辉,工作期间喝这么多就干什么?”王宝玉不悦道。

“再不喝过几天就喝不上了,只能吃窝,窝头了。”孟耀辉道,意思再找不到证据,自己肯定是要进去的。

“瞧你那熊样,真给孟书记丢人。”夏一达翻着眼皮,极度鄙夷道。

“你少,少废话,不就仗着略,略有姿色嘛,明天我,就让我叔把你给开了。”孟耀辉被夏一达说恼了,仗着酒劲,出言威胁道。

“你以为政府是你开的啊,也不照照镜子,脸跟猴腚似地。”夏一达气得脸通红,出言不逊。

“那你呢?每天穿的花里胡哨的,跟个小妖精似的!”

“孟耀辉!你要是酒没醒就出去!”

“你又不是局长,我,凭,凭啥听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孟耀辉替自己出了气,程雪曼脸上带笑的给孟耀辉搬来一个凳子,孟耀辉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斜楞着坐下,说道:“瞧这姑娘的觉悟,夏,夏一达,学着点!”?”“

程雪曼脸上都是得意之情,撇了一眼气鼓鼓的夏一达,越发客气的说道:“没什么,您坐好了,小心摔到。”

“嘿嘿,真懂事。”

“呵呵。”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程雪曼!”

孟耀辉一愣,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皱眉问道:“那你跟程国栋是什么关系?”

“我爸爸!”程雪曼得意的说道,大概觉得有个当领导的父亲特有面子。

想起程国栋将自己打得住院的经历,孟耀辉的火再次被点燃,自然对程雪曼再无好感,更不想坐她搬来的凳子,他恼怒的起身,却一不小心坐在了地上。程雪曼献殷勤的过去扶他,却被他一下子甩开,恼道:“别碰我。”

“你?”程雪曼涨红了脸,惊讶的张大小嘴愣在当场,夏一达则是差点乐得就没笑出声来。程雪曼以为孟耀辉喝醉了,赌气似的又走过去,说道:“我扶着您吧?”

“滚!”孟耀辉一摆手,冲着程雪曼就挥了挥拳头,吓得程雪曼连退了几步。

王宝玉再也看不下去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哪里还有开会的样子!他拿起来电话叫来刘树才,让他扶着孟耀辉立刻回办公室了。

“好了,不管他,咱们几个先研究一下教育扶贫基金会的事儿吧!”王宝玉敲了敲桌子,表示开始开会。

考虑到马晓丽可能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王宝玉先介绍了一下成立教育扶贫基金会的初衷,以及如何取得了党委那边的支持,尤其强调了一下,这个想法是程雪曼先想到的。

马晓丽说道:“王局长,成立基金会是一件好事儿,关键在于如何开展工作?”

“马姨,基金会成立后,可以在报纸上大量宣传,让大家都知道,自然就会有人捐款了。”程雪曼自信的说道。

“这根本收不上来多少捐款,现在的人,献爱心也要讲回报的。而且套路太老,恐怕收效很低微。”夏一达冷静的打断了程雪曼的自以为是。

程雪曼被说得挺尴尬,不禁赌气道:“你既然是大秘书,高学历,那你说说该怎么开展啊?”

夏一达也不在乎,大大方方的站起身来,掰着手指头道:“第一条:适当宣传,尤其注重舆论造势,让所有人都知道,莘莘学子苦读不易,基金会是他们学习成才的保障。”

“还不跟我想的一样。”程雪曼嘟囔道。

夏一达没理程雪曼,继续说道:“第二条:成立完善的组织机构,招募企业家及爱心人士成为基金会的长期会员。”

“这个想法好!”王宝玉兴奋的拍着巴掌赞同道。

“别打岔!”夏一达白了王宝玉一眼,显得有点放肆,但另外两个女人却明白,这是在警告她们,她夏一达跟王宝玉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王宝玉没想那么多,都在一张**睡好几次了,偶尔过分一点儿,就当是没拿自己当外人,便听话的不再插口了。

“第三条:必须有公开透明的财务制度,定期向社会公示,这样才能让捐资人放心;第四条:必须有具体的负责人,坚持不懈的去做有钱人的工作,这些有钱人,不挤不冒油。第五条……”

王宝玉耐心听完了夏一达的论述,不时拿出笔来记录一下,很是高兴,看样子夏一达的到来,确实是孟海潮书记帮自己的另外一个大忙,有了此等冷静细致的女强人,何愁工作开展不起来呢!

于是,王宝玉坐直了身子,对在座这三个跟自己关系都有些不清不楚的女人,下达了命令。

“马主任,基金会既然是教育局的下属非盈利机构,就由你负责的办公室具体实行监管,一会儿去按照具体情况和实际需求,安排基金会的办公场所吧!”

“好。”

“夏秘书,既然借调到教育局支持基金会的工作,那就也给你任个职务,就当教育扶贫基金会的理事长吧!”

“没问题。”

“特别提出,程雪曼同学是这件事儿的建议人,又是新毕业的大学生,有想法有干劲儿,就暂时担任教育扶贫基金会的通联部部长,具体负责开展资金募集业务。”

“王局长,那小曼的编制怎么办啊?”马晓丽眉头紧皱的问道,能看出来,她并不愿意管理程雪曼。

“编制很难办,只能做编外人员,暂时由基金会里发工资吧!”王宝玉道。

“基金会的钱可不是随便往外支出的。”夏一达口气里很有点嫌弃的味道。

“实在不行,我可以不要工资,也当是为社会做点贡献了。”程雪曼一脸虔诚的看着王宝玉。

“雪曼,这个你暂时不用操心了,肯定不能让你有太多的后顾之忧。”王宝玉笑着说道。

“我这个理事长是不是比通联部部长大啊?”夏一达眨巴着眼睛,坏笑道。

程雪曼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有份这样体面的工作不容易,便强忍着不快,挤出一丝笑,说道:“我听夏理事长的安排。”

“好了,大家多多辛苦,都去忙吧!”王宝玉打着官腔,冲着三女摆了摆手,因为他实在无法取舍,该留下谁来陪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