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36 招人讨厌

混世小术士 1136 招人讨厌

“我操,笨死你算了!你怎么这么傻,照片上说的很明白啊,程国栋找了一个很像你的人,有意栽赃陷害你,现在这个人在跟他要钱呢!”王宝玉鄙夷的说道。

“啊?我看看,是啊!哈哈!我终于明白了。”孟耀辉大笑道,又不解的问王宝玉:“王宝玉,你是怎么搞到这张照片的?”

“这你就别管了,我手下的兄弟多着呢!盯梢程国栋呗,当然,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王宝玉胡熏海扯道。

“嘿嘿,谢了,王宝玉,这回你算是不欠我的了。”孟耀辉厚脸皮的说道。

“孟耀辉,做事儿要懂得感恩,不能不讲究啊!”王宝玉急道。

“嘿嘿,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帮助我是应该应分的。我这就去公安局澄清事实!这个程国栋,等死吧!”孟耀辉一边嘿嘿笑着,把照片放在衬衣兜里,宝贝似的捂着,高高兴兴地的走了。

“别忘了你的誓言!”王宝玉大声提醒道,这小子变脸太快,别把自己给说出去。

孟耀辉离开后,王宝玉无力的靠在椅子上,好像觉得心里一阵空落。这两年来,程国栋处处难为自己,可以说是自己的死敌,现在敌人就要没了,王宝玉反而一点儿也乐不起来,这当然跟程雪曼有关系。

程雪曼是让王宝玉最为纠结的女孩子,曾经是梦中情人,又曾经订下千日之约,虽然中间几经变故,不再是恋人,而成为了同学朋友,但每次见到她,王宝玉都无法避免心中燃起的那份渴望,那就是占有和征服。

两个人之间的那份暧昧之情,依旧存在,如果不是跟冯春玲买了房子,自己还会再跟程雪曼在一起吗?王宝玉很烦恼。可是他依旧能够意识到,程雪曼在他心中的位置,依旧无人能取代,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正想着,程雪曼轻轻敲门进来了,看王宝玉一脸忧郁之色,不禁问道:“宝玉,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王宝玉搓了搓脸,打起精神微笑问道:“雪曼,工作还适应吧?”

“不适应!”程雪曼嘟着脸道。

“现实的工作岗位不比学校,可能更严格一些。习惯一段就好了。”王宝玉安慰道。

“不是工作的问题。”

“呵呵,怎么了,有人为难你吗?”

“还不是那个花蝴蝶!整天指使我干这干那,而且那眼神特别扭,看到她我心里就不舒服,能不能把她换了啊!”程雪曼有点撒娇的语气道。

花蝴蝶是程雪曼给夏一达起得外号,当然是跟王宝玉私底下的,而夏一达也给程雪曼起了个外号,叫做伪公主,说她就是个矫情的冒牌公主。两个人是针尖对麦芒,从一开始就不对眼,早先程雪曼一步,夏一达就告过状了,说她不够谦虚,做事挑肥拣瘦,不服从安排等等,搞得王宝玉挺烦。

“雪曼,你要学会忍着点,论资历,人家是县委书记的秘书;论本事儿,那也是经过大事儿的人。”王宝玉劝导道。

“论长相,也比我漂亮,是吧?”程雪曼不悦道。

“是!”王宝玉一愣,随即说道,如果工作搞得这么复杂,以后还怎么开展。

“宝玉,你。”程雪曼也是一愣,随即咬住嘴唇不说话了,忽闪的大眼睛里却隐隐有水光闪现,王宝玉本身就不是钢铁心肠,早就又变成绕指柔了。

“嘿嘿,雪曼,我就是逗你的。你是标准的东方美女,她有少数民族血统,带点洋气而已。”王宝玉笑道。

“反正我就是心里不舒服。”程雪曼不依不饶的说道。

“可她是孟书记临时派过来的,我也不能动。我可没有权利辞退人家。”王宝玉道,他觉得程雪曼有点儿过分,虽然自己是局长,跟她关系特殊一些,也不能因为她一个不高兴,就把工作能力很强的夏一达撵走。就算是程雪曼是自己的老婆,这事儿也没有这么干的。

“我看你就是看上她了,袒护她。”程雪曼气嘟嘟的走了。

程雪曼刚走了不久,夏一达就不客气的推门进来,过来就直截了当的问王宝玉:“那个伪公主是不是又来告状了?”

“我说你们能不能有点正事儿,烦不烦啊!你可别再告状了。”王宝玉皱着脸道。

“既然大家都烦,你趁早把她弄到别的部门去。”夏一达道。

王宝玉还真想把程雪曼弄到别的地方去,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女人在一起,简直就乱成一锅粥了。还是旧社会好,三妻四妾也分个长幼尊卑,扯远了啊!

“小夏,管理下面的人员也要有耐心,你现在是领导,不是当秘书,不能动不动就提换人,嘿嘿,这回知道当领导的不容易了吧!”王宝玉嘿嘿笑道。

“有我这么憋屈的领导吗?书记县长还都买我个面子,一个没编制的应届大学生谁给的她那么大权利?”夏一达少有的怒火,字字句句都是针对王宝玉来的。

“正因为她没有工作经验才显得浮躁一些,你是老人了,得多多帮助她。”

“你说话少绕圈子,我只知道,手下有一个上级领导的情人,这领导就没法干。”夏一达点拨道。

“别瞎扯啊,她可不是我的情人。”王宝玉一本正经的说道。

“现在不是,早晚也是。”夏一达道。

“出去!”王宝玉恼道。

“哼!你这是任人唯亲,领导的大忌。”夏一达也气哼哼,嘟嘟囔囔的走了。

王宝玉使劲抓了抓头皮,不禁暗骂,他娘的,女人多可真烦。所以,一夫一妻制是绝对正确的。

刚刚从程雪曼和夏一达的吵闹声中缓过神来,第三个女人又来了。

“晓丽姐,你又有什么事儿啊?”王宝玉有点苦不堪言的问道,别是又为了程雪曼而来。

马晓丽当然不会像前两个人那样的吵嚷,她稳稳当当的坐在王宝玉的对面,很认真的说道:“宝玉,我希望基金会你能安排给别人管理,我实在不适合。”

“唉!你又怎么啦?”王宝玉犹如泄气的皮球,一点精神没有。这个倒没有说赶走程雪曼,到底是成熟女人,主动辞职,以退为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