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39 再无交汇

1139 再无交汇

王宝玉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劲,追问马晓丽心里是怎么想的,马晓丽也不说,再问则干脆说自己有事儿,避开王宝玉。

王宝玉虽然有些担心,但见马晓丽气定神闲,气色也好了许多,便也放下心来了。一个月后,王宝玉突然发现马晓丽好几天不见了。

“雪曼,最近有没有见过你马姨。”王宝玉问程雪曼道。

“她请婚假了啊!没和你说吗?”程雪曼也颇感惊讶。

“啥?!马主任结婚了?这么快!”王宝玉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

“那有什么,她和我爸好了这么多年了,也算是修成正果了。”程雪曼一反常态,看起来倒是喜气洋洋,“我爸和马姨,嘻嘻,就是我妈很低调,谁也没请。但是我还是给你带来点喜糖,你尝尝。”

王宝玉吃了一块程雪曼拿来的喜糖,又悄悄的吐掉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的。马晓丽在他的心里,是完美无缺的女人,身材脸蛋不用说,更主要的,马晓丽总是那样善解人意,言谈举止充满了知性美。?”“

如此简单的就嫁给了程国栋,这让王宝玉深为马晓丽鸣不平,可是,他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患难见真情,在程国栋如此落魄的时候,马晓丽毅然决定嫁给了他,足以说明程国栋在马晓丽心中的真正位置,是无人可以取代的。

程国栋虽然官场失意,但肯定会被马晓丽的执着所感动。而马晓丽苦等多年的感情终于有了个结果,彻底结束了漂泊的生活,正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想必将来的日子一定是幸福的。

可是自己又算什么?不过是马晓丽情感空虚时的调剂品而已,一想到这个问题,王宝玉就羞恼的想要骂人砸东西,他,已经彻底失去了马晓丽,纵然马晓丽还是会来上班,但心与心的距离,却再无交汇点。

听程雪曼说,程国栋跟马晓丽领证后就住在了一起,婚礼是在家里举行的,只有家中的三个人,新郎程国栋,新娘马晓丽,程雪曼充当了证婚人。

王宝玉挤出一丝微笑,讪讪的程雪曼:“雪曼,你怎么突然想通了,支持他们在一起了?”

“很简单啊,我爸挺不容易的,一个人把我拉扯大,现在又是事业的低谷期。马姨呢,也等了这么多年,因此我就同意了他们的婚事。”程雪曼说道。

“那以前为什么反对啊?”王宝玉又问。

“我那时候总觉得,我爸娶了马姨,是对我妈的背叛。再说了,马姨以前肯定是因为我爸是领导,才看上我爸的,现在不同,沉淀出的才是真情。”程雪曼毫不隐瞒的解释道。

王宝玉觉得心里一凉,没想到程雪曼是这样看马晓丽的,马晓丽可是为了程国栋付出了整个青春时光,在程雪曼的眼里,却只是有图谋的攀附权势。如果不是程国栋落魄了,大概两个人的结合,还是会遭到程雪曼的坚决抵制。

见王宝玉阴着脸不说话,程雪曼小心翼翼的问道:“宝玉,你不喜欢马姨嫁给我爸爸啊?”

“呵呵,怎么会呢,我祝福他们。只是雪曼,我觉得感情和财富权利是两回事儿,如果只是看中这些,马主任肯定不会等这么多年。”王宝玉道,暗示程雪曼,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人。

“嗯,现在马姨的社会地位比我爸还高,那对我爸就是真感情了。我爸也好歹还有点权利,一般女人配不上他。”程雪曼说着眼中又是一阵得意。

王宝玉看明白了,程雪曼很在乎家庭背景,虽然爸爸失意了,却多了个前途光明的后妈,也算是一种虚荣的满足。

“雪曼,其实程书记是个很高傲的人,他爱了马主任这么多年,肯定也不是奔着她的身份去的。”王宝玉叹息道。

“我是个女孩子,其实挺了解女人心理的,难保你的女朋友不是看中你是局长。还有那个花蝴蝶,我看她也是对你有所图。如果你是个街边乞丐,她才不会搭理你呢,人性其实很简单。”程雪曼认真道。

王宝玉听得心里很不爽,板着脸问道:“如果我真成了街边乞丐,你会搭理我吗?”

程雪曼有一丝慌乱,知道自己说多了,她连忙解释道:“宝玉,咱们是老同学,又是同桌,同学之间的感情是单纯的。”

“唉!希望这世界上能多一些单纯的感情。”王宝玉疲惫的叹气道。

“宝玉,别多愁善感了,晚上咱们出去玩吧!”程雪曼推了推王宝玉的胳膊,发出了邀请。

还没等王宝玉说话,他的手机就响了,接起来一听,是冯春玲打来的。

只听冯春玲犹豫的问道:“宝玉,能不能抽点儿时间?影楼来电话催了,说现在是好季节,有花有草的,让咱们最好早点把婚纱照拍了。”

王宝玉本来是不会答应这件事儿的,可是马晓丽结婚对他的触动很大,他想明白了一点儿,那就是不能让冯春玲也像马晓丽一样,苦等自己多年也没个结果。

或许自己也该结婚收回心思了。至于下面小弟弟的问题,已经出现了好转,王宝玉相信只有有合适的机会,一定能治好。

王宝玉终于答应道:“春玲,那你等着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啊?宝玉,我爱你。”冯春玲显然没想到王宝玉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忍不住甜蜜的说道。

“嗯!”当然程雪曼的面,王宝玉嗯了一声,就放下了电话。

“雪曼,今晚不行,我一会儿要跟女朋友去拍婚纱照,晚上可能还要一起吃个饭,改天吧!”王宝玉道。

“你真的要结婚了?”程雪曼满脸吃惊的问道。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早结婚早了一桩大事儿。”王宝玉疲惫道。

“你爱她吗?”

“爱吧,最重要的是她爱我。”王宝玉不想再藏着掖着了,感情纯净点生活更简单些。

“现在城里人都兴晚婚晚育,三十岁结婚都是早的,干嘛非要这么早把自己缠进去。”程雪曼很不开心的说道,眼中隐隐有潮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