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41 拍婚纱照

1141 拍婚纱照

王宝玉只觉耳边一阵仙女们的笑声,睁开眼,面前果然有一个身穿红色婚纱的女人,不是王母娘娘,正是冯春玲,而那些笑声也是影楼服务员传來的。

“做梦都惦记和新娘子结婚,冯总,你真是好幸福哦。”其中一个女孩咯咯笑道。

冯春玲俏脸一红,自然是幸福无以言表,看着王宝玉说道:“宝玉,是不是太累了?”

王宝玉苦笑着摇摇头,不过画过妆换上婚纱的冯春玲真是漂亮,红色婚纱映衬着她的皮肤雪白,而婚纱收紧的腰身及宽大的下摆,则让她显得犹如西方宫廷中的贵妇人。

王宝玉揉着眼皮坐直了身体,赞道:“春玲,你可真漂亮啊!”

“嘻嘻,家里有好几本我的影集呢,到时候让你看个够。”冯春玲嬉笑道。

王宝玉被一名男服务员领着去换了一身白色的西装和白皮鞋,在换衣服的时候,王宝玉还在想着那个梦境,梦由心生,王宝玉觉得这个梦说明了一个问題,那就是婚纱照拍完,下一步就要真正步入婚姻的殿堂。

如果自己跟冯春玲结婚了,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大概就沒机会胡思乱想了,跟别的女人也要保持好距离,一想到这些,王宝玉就难免对单身的生活,有些恋恋不舍。

可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不能再想那么多了,当王宝玉穿着白色西装挺着胸脯走出來的时候,又引來了一阵赞美之声,冯春玲再次挎上王宝玉的胳膊,从影楼的后门,如同走向幸福一般,向着室外拍摄场地走去。

可是,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在下台阶的时候,冯春玲脚下不稳,一声娇呼,只听咔嚓一声,高跟鞋的鞋跟一下子就折断了,她也差点摔倒,幸好被王宝玉及时一把拉住。

“春玲,沒事儿吧?动动脚试试。”王宝玉担心的说道。

“应该沒事儿。”虽然脚裸有点疼,但行动还算自如,应该是沒有伤到筋骨。说话间,影楼里呼啦啦一下子赶出來好几个人。

“哪里淘的这些地摊货,都是什么质量啊?净糊弄人。”王宝玉不禁恼道,脖子上的领结也被他一把扯了下來,扔到了地上。

不知道的都当王宝玉是心疼媳妇,然而在王宝玉这个自称术士的眼里,冯春玲断了鞋跟,那是很不吉利的。鞋在传统意义上代表婚姻,更是又一个比喻,说婚姻就像是鞋子,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女经理慌乱的说道,连跑加颠的又找來一双红色的皮鞋,亲自弯腰给冯春玲换上。

“好了,大喜日子不许生气。高兴点。”一旁的冯春玲柔声劝慰道。

王宝玉脸色难看,为了不扫兴,还是强忍着火气,跟着摄影师來到小亭子前,还按照要求摆了个亲密的姿势。

摄影师是个小伙子,他拿出长焦距的相机,比划了一下,就果断按下了快门。低头一看,笑道:“王局长,不要这么严肃嘛。有这个漂亮娘子,得羡慕死多少人啊。來,笑一个!”

看來照的不成功,王宝玉只好又贴近冯春玲勉强挤出点笑容,小伙子低头一看,又笑道:“王局长笑的好假哦,是不是要考验新娘子的耐心?看,新娘子都笑了,王局长,咱们再來一张。”

王宝玉耐住性子,咧嘴呲牙,自我感觉不错,但是却被告知笑容很灿烂,但却闭眼了。

“操,你们耍猴呢!啥破照相机啊,实在不行录一段,我这脸都笑僵了。”王宝玉有些恼火。

“宝玉,为了我,你就再坚持一下。”冯春玲楚楚可怜的哀求道。

坚持,既然來了就是要坚持的,王宝玉瞪了一眼额头冒汗的摄像师,拍了拍冯春玲的手,冯春玲感动的抬起脸庞,妩媚娇柔的眼神尽收眼底,王宝玉怦然心动,微微一笑,只见相机一闪,摄影师长舒了一口气。

王宝玉的心就安稳了,就在刚刚,他和冯春玲被定格在一起,成为永远相伴相依的夫妻。

摄影师查看了一下相机,忽然恼火的说道:“早就说让电池充满电,这么会儿就沒电了,刚才的又沒拍上!”

冯春玲也皱起了眉头,不悦道:“我们可是交过钱的,这服务水准也太差了。”

“二位稍等,纯属意外,我马上去店里拿备用电池。”摄影师歉意道。

难道说自己跟冯春玲沒有缘分?或者说今天的日子不对?王宝玉开始犹豫了,就在这时,他包里的手机响了。

趁着摄影师不在的空当,王宝玉接起來一听,却是程雪曼打來的。

“王局长,來了一个企业家为基金会捐款,点名要见你呢!”程雪曼道。

“我这正忙着呢,改天吧!”王宝玉道。

“可是他说明天他就走了,非要见一下你,否则就把钱带走了。”程雪曼焦急道。

“捐几大毛啊!非要见领导。”王宝玉不满道。

“一百万。”

一百万!谁啊这么大手笔,这可是不小的数目,他看了一眼冯春玲,果断的说道:“好吧,让他等着我,我过一会儿就回去。”

“宝玉,单位有急事儿啊?”冯春玲不悦道。

“來了一个为基金会捐款的,非要见我一面。放心,怎么也得跟你把合影给拍了。你看,摄影师不是來了嘛!”王宝玉抬腕看了下手表,安慰冯春玲道。

摄影师气喘吁吁的跑了过來,说道:“对不住二位,备用电池刚好用完了,我马上开车去商场买去,半小时就能回來。”

王宝玉的眉头都皱成疙瘩了,半小时等了,那一百万可就飞了!他回头说道:“春玲,要不改天再來拍吧!”

“那,你去吧!工作要紧。”冯春玲无奈的点了点头,她了解王宝玉的脾气,在这方面,即便是自己不同意,也是无效的。

王宝玉匆匆换上自己的衣服,洗去了脸上的粉,撇了眼镜子,脸有点红,大概是皮肤太细,容易过敏。

在影楼老板的歉意声中,王宝玉一个开车急掉头,快速回返教育局。

不知道为什么,开车离开的王宝玉,竟然有一种逃出牢笼的感觉,当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却看见只有程雪曼一个人等着他,看见王宝玉的过來先是欣喜,随即便避开了他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