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51 互看

混世小术士 1151 互看 无忧中文网

“嘿嘿,这还是上次买的内裤呢!你看我穿着性感吗?”进屋后,夏一达换上了小内裤,笑着问王宝玉。

“嗯,不错,要是不穿就更性感了。”王宝玉竖起大拇指道,对于夏一达这种无所顾忌的引诱,他很受用,因为下面又有了动静,嘭嘭嘭跳了三下。

“嘻嘻,你真的想看?”夏一达笑问道。

“想看,本人对于美好的事物,从來都善于欣赏。”王宝玉摆出一幅学者的态度。

“不行,光让你看我的身体,实在太亏本了,咱们互看怎么样?”夏一达提议道。

“你的意思咱们俩都光着身子,像原始人那样?”王宝玉惊愕的问道。

“原始人身上有毛,下面也会有树叶遮羞,看着多不过瘾啊。”夏一达坏笑道。

“女流氓!”

“怕什么啊!有什么不妥吗?”

“当然不妥,我是男人,当然不能表现的太随便。”

“你是说我太随便?”夏一达不悦道。

“你不是那个拉拉吗?对男人沒兴趣,嘿嘿,我怕吓着你。”王宝玉找了一个借口道,其实他就是不想脱衣服,原因不用说,下面的东西不行,软不溜丢的怪磕碜。

“沒事儿,我还想近距离研究一下男人的生理结构呢!算是一种知识的补充吧!”夏一达一幅求知的态度。

“小夏,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健全的男人。”王宝玉拿出大哥哥的态度,用教育引导口吻说道,“你说,万一我忍不住,跟你那个了,不能不负责任,但是你又不喜欢男人,责任还不知道怎么负。而且,我有女朋友,可能要结婚,我要是出了轨,又觉得对不起她。但我要是跟她结婚了,还觉得对不起你。咱们要是突破了最后一道底线,将來就变了味,彼此活的都会很痛苦。”

夏一达立刻捂住了耳朵,嚷嚷道:“算了,我不看了,你大概是唐僧转世,说话真啰嗦。”

王宝玉达到了目的,非常得意,可是问題又來了,他还想让夏一达诱惑自己,既让她脱光光,自己又不用脱光光,该怎么诱导夏一达才好呢?

王宝玉正琢磨的时候,夏一达可能觉得无趣,居然套上了衣服,这下子更什么都沒得看了。夏一达道:“屋里太闷了,咱俩还是上楼顶玩一会吧!”

王宝玉也觉得闷热,主要來自于心里,他立刻响应,跟着夏一达來到楼顶上。盛夏季节,楼顶被骄阳晒得热乎乎的,而北方夜间的凉风吹來却是十分惬意,懒懒的躺下來格外舒服。

跟夏一达并排躺了一会儿,夏一达不说话,只是搂着王宝玉闭着眼睛。这么热的天,王宝玉觉得身上燥热,不禁推开夏一达,独自在楼顶溜达了起來。

从高处向下望去,透过那些沒拉窗帘的窗户,他看到了别人的生活。

三楼的一个小姑娘在跳绳,马尾辫飞扬;四楼的女孩在看书,上半身只戴着胸罩;五楼的一件屋子里,一个年轻男人一丝不挂,吊儿郎当,随即进來一个妇女,看起來像是他母亲,嗯,这个够开放的。

王宝玉看着这些景色,温馨的灯光,让他陡然升起一丝孤单之感,这是哪儿?自己为何在此地?哪里才是故乡?

就在这时,一个热乎乎的身子从后面搂住了他,王宝玉沒有动,他完全陷入在一种离乡背井的伤情之中。

“你在想什么?”夏一达将头靠在王宝玉的肩膀上,轻声的问道。

“我想结婚了,要个孩子。”王宝玉坚定的说道。

“嘻嘻,我听听你心里在说什么。”夏一达俏皮的贴在王宝玉后心位置,半天后捏着嗓子尖声说道:“它说,我不想结婚,不想结婚!”

王宝玉不由也笑了,但接着又叹了口气说道:“可能你听到的是我的真心话,但是人总要结婚,总要为别人负起责任。看到周围的朋友都结了婚,有的还生了小宝宝,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向往,也许婚姻就是一次最大胆的冒险尝试吧。”

“和她在一起,你会快乐吗?”夏一达幽幽的问道。

“不知道,但是会平静,不会再有波动。”王宝玉心事重重的说道,和美凤一起很随性,程雪曼会让自己梦牵魂萦,而和夏一达则非常放松,如果结婚,也许才会真的快乐。唯独对冯春玲,虽然她也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孩,在一起时也会感觉满足和“性福”。但总觉得两人更像是奴仆,不像是恋人,沒有太多滋味。

正在走神,忽然,王宝玉觉得肩头传來凉丝丝的感觉,那是夏一达的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

王宝玉心头一颤,终于,还是转身紧紧的搂住了夏一达,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任凭泪水打湿了胸口的衣服,还有那压抑的哽咽之声充盈耳畔。

好半天,夏一达才挣脱开王宝玉的搂抱,掏出纸巾擦擦鼻涕眼泪,然后给了王宝玉一个白眼,嗔道:“臭男人,看我哭了也不知道安慰一下。”

“适当的哭泣有利于健康。真沒想到啊!女强人也有落泪的时候。”王宝玉故作轻松的笑道,其实,他的心里也难受,虽然还搞不清同性恋的夏一达,为什么会趴在自己身上哭,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一旦自己跟冯春玲结了婚,就必须要跟夏一达保持好距离。

“哼!王宝玉,是不是你结婚后就不理我了啊!”夏一达一边擦眼泪,一边问道。

“小夏,咱们是好哥们儿,不管到什么时候,我相信这种关系是不会改变的。”王宝玉换个角度回答道。

“我不信。”夏一达听到似乎开心点了,脸上露出个笑模样,但紧接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出來。

“啥时候学会这么煽情了?”王宝玉故作轻松的伸手去替她擦拭。

“拿开你的脏爪子,这是楼顶,小心让别人看到!”夏一达推开王宝玉,随即便一言不发的拿着褥子走下了楼顶,王宝玉赶忙跟了下去。进屋后,夏一达脱成了三点式,也沒洗澡,依旧不说话的跳上床,拉过被子蒙住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