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73 养牛赔画

1173 养牛赔画

“唉!这种古画最讲究的就是品相,被毁成了这个样子,价值怕是很低了.”李可人惋惜道。

“还能值多少钱了?”王宝玉追问道。

“顶多也就几百万,还是卖给那些艺术狂热者,真正的收藏家是绝对不会买已经破损的作品。”李可人道。

“几个亿就这么没了?”王宝玉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了。”

王宝玉只觉得脚下发软,差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在李可人不断的道歉声中,老半天才缓过神来,失魂落魄的说道:“大姐,这事儿没跟美凤说吧?她怕是承受不了的。”

“我没跟她说实话,只是说这是我朋友的画,多多这孩子够可怜的,被美凤把屁股都打得通红。”李可人道。

“这个美凤也真是!自己没看好孩子,还把气撒孩子身上。”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发生了这种事儿,责任肯定是大人,可是,李可人对自己不错,美凤又是家人,跟谁去要责任啊,再说了,这么一大笔钱,她们也根本赔不起啊。?”“

“算了,只能说我命中注定没这个财命。”王宝玉安慰道。

“这样吧,大姐以后都不收你房租了,住到老都行。”李可人小心的说道。

唉!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住一辈子也用不了多少钱,再说了,自己迟早要娶妻生子,早晚要搬出去的。可见关键时候女人还是小气的,李可人咋不说这套房子送给自己呢?

“大姐,睡觉吧!既然都这样了,就别多想了,只当是没这幅画。”王宝玉没精打采的说道,无奈的扫了眼仕女图。咦?以前没发现这个侍女脸上长瘊子啊?凑近了仔细一瞧,眼睛一黑,晕死!是多多的指纹!

回到屋里,钱美凤还在沙发上呆呆发愣,王宝玉没理她,而是直接进了屋里,拉开小被子,果然看见已经睡着的多多屁股上,红了一大片,还有很多道纵横交错的血印,看着让人很是心疼。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打孩子干什么?”王宝玉从屋里出来,怒气冲冲的对钱美凤说道。

“多多闯祸了,就该挨打。”钱美凤犟嘴道。

“她那么小懂个屁,你这个当大人的怎么看孩子的?你咋不打自己呢?”王宝玉手指着钱美凤道。

钱美凤一愣,忍了好久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啪啪啪,左右开弓使劲抽了自己几个耳光,登时打红了双颊。她呜咽着说道:“我错了还不行嘛!以后我出去打工赚钱,赔给大姐。”

一看美凤这个样子,王宝玉心软了,连忙上前一把抱住她,安慰道:“美凤,你打自己干什么?赔多少钱你都不用管了,有我呢!”

“宝玉,我怎么一来这里就闯祸啊!是不是我不吉利啊!”钱美凤颓废的说着,一头扎进王宝玉的怀里。

“才没有,听谁胡说的。”

“村里人都说,离婚的女人不会给人带来好运气。”

王宝玉拍着钱美凤的后背安慰道:“听他们胡放屁呢!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旺家的。你看,自从我认识你之后,还不是步步高升,再过两年都可能混到省里去了。咱家收入也提高了,日子好了,连爹娘身体都比以前结实。”

“这一切真的和我有关系?”钱美凤泪眼婆娑,认真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自从你到了咱家,好运是一个连一个,没有你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别忘了,我以前可是看相的。”王宝玉为了安慰钱美凤,随口说道。

“嘻嘻!那你以后可一定要对我好,要是我哪天生气了,就把运气给你带走!”钱美凤立刻破涕为笑,还真不是一般的憨。

王宝玉笑不起来,一下子损失了好几个亿,即便是有钱人也会吃不好睡不香,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是个穷人。

“美凤,你咋知道那幅画值钱?大姐给你说的?”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她没说具体的数,只是说钱很多,能值几万头牛。”钱美凤道。

“提牛干什么?也换个好点儿的比喻。”王宝玉皱眉道,曾经的那两头牛犊子,可是让自己倒霉了好几次。

“宝玉,我都想好了,现在多多也大了,等她两岁以后,我就在东风村养牛。”钱美凤认真道。

王宝玉一愣,嘿,美凤的想法就是另类,他不禁笑道:“美凤,你难道想靠养牛赔画的钱?”

“对啊!反正幼儿园不让开了,我一直就寻思着再干点啥。后来我想吧,以前还养过牛,那时候家里大的花销不都是卖牛换的?现在家里有些底子,我想吧,就买上几百头母牛!每年大牛生小牛,公牛卖了,钱留着再买母牛。生的小母牛留着配种再生小小牛,嘿嘿,有个十年八年的,搞不好就能有几万头牛。到时候要牛还是要钱,全听大姐的!”钱美凤得意的嘿嘿笑着。

这智商真让人无语啊!王宝玉使劲捶了一下自己的头,问道:“你咋不想着养猪呢?一年好几窝,一窝还好多个。”

“也是啊。但是大姐没跟我说这幅画值多少猪啊!我去问问她。”钱美凤起身就要走,王宝玉一把拉住她,说道:“大姐可能已经睡了,你也去睡觉吧!赔画钱的事儿你就不用管了。”

“那不行,多多是我女儿,她闯了祸,我就应该承担。”钱美凤道。

“得了吧!以后看好孩子就行,这种事儿还是要靠我这种男人。”王宝玉拍着胸脯道。

“宝玉,谢谢你。”

“跟我还客气啥。以后有啥事儿直接跟我说。”

“宝玉,你今晚跟我一个屋睡,好吗?”钱美凤倒是不客气,开口就提了条件,倒是难得的柔情。

“不好,咱们是姐弟,总在一起睡成何体统。”王宝玉板起脸道。

“我怕我晚上忍不住会打多多。”钱美凤可怜巴巴的说道。

“借口!”

“真的。”

“找个绳子把自己绑起来。”

“多多要是爬起来掉地下咋办?我听说真有摔傻的,卖多少牛都治不好。”

“好吧!真烦人,不过说好了,晚上别碰我啊!”王宝玉还是答应了下来,跟钱美凤到大床躺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