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80 你要的人

1180 你要的人

“那他有没有看出你有病啊?”夏一达忍不住反问。

“呵呵,小姑娘,我走到今天是不会轻易动怒的。其实我并不妒忌你们的感情,宝玉他病了,忘了以前的事情,所以才和你在一起。现在他马上就要好了,如果记起从前,记起我,那他就不再爱你。我希望你即刻放手,不要受到伤害。”吴丽婉一副慈悲模样让人很无语。

他娘的,到底谁不是正常人啊!王宝玉心里骂道,又问:“你说的这个医生是何方神圣?”

“呵呵,果然有缘分,你到底感兴趣了,先不告诉你。”吴丽婉神秘的笑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夏一达小声的问道。

“先别说话。”王宝玉低声道,又问:“吴丽婉,你来找我是什么意思?”

“先不说这些,吃饭好吗?”吴丽婉道。

王宝玉当然不敢吃吴丽婉的饭,谁知道她会不会在饭菜里下毒,对于这种极端的女人,必须要揣着一百个小心才行。?”“

“我们吃过了,你饿了自己吃吧!”王宝玉道。

“那我就先吃了。”吴丽婉倒也没勉强,闭着眼睛愣了一会儿,然后机械的一手端碗,一手小口的夹着菜喝粥,动作很像是一个木偶。

小包房里一时间静的出奇,只有吴丽婉吃饭的窸窣之声,再加上吴丽婉毫无表情的脸,一切都显得格外的诡异。

“宝玉,咱们还是走吧!你看她那个样子,真吓人。”夏一达小声道,不禁拉住了王宝玉的胳膊。

“再等等,她来肯定有事儿。”王宝玉道,“别怕,一切还有我呢!”

“她要是发作怎么办?”

正巧吴丽婉听到了两人说话,抬头盯了夏一达一会儿,突然一个诡异的微笑,然后接着吃饭。夏一达看见脸色都有些变了。

吴丽婉吃了好半天,才端端正正放下碗,把筷子整整齐齐的放在碗上面,又闭上眼睛愣了一会。这才擦擦嘴巴又问道:“宝玉,你真的一点儿都想不起来对我当初的承诺了?”

王宝玉摇了摇头,说道:“什么承诺,根本没有的事儿。”

“唉!你的病看样子一点起色都没有啊!”吴丽婉叹息道。

“吴丽婉,别磨叽了,说吧,找我到底为了什么?”王宝玉问道。

“我来县城已经好几天了,我知道你在找一个人,我知道他在哪里。”吴丽婉神秘的说道。

王宝玉不禁一愣,忙问道:“你知道我找谁啊?”

“县一中的孙主任。”吴丽婉笑道。

王宝玉确实想找到县一中的孙主任,他已经隐约猜到,孙主任对自己反咬一口,多半是受到了无相这个教主的指使,看起来,无相对自己的一举一动,始终在暗中监视着,但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

后来孟海潮去市里,自己孤单无助,无相势必抓住了这个时机,采取了行动。

“你是怎么知道他在哪里的?”王宝玉皱眉道,为了寻找孙主任,范金强可是费了很大的劲头,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吴丽婉居然能知道,不能不让他心生疑虑。

“偶然一次碰到的。”吴丽婉轻描淡写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地址。”王宝玉追问道,一旦知道了地址,他立刻打给范金强,将孙主任控制起来。

“宝玉,我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带你去。”吴丽婉轻笑一声,冷静的说道。

王宝玉看了一眼夏一达,此刻的夏一达表现的格外紧张,她小声道:“这个女人太奇怪了,不能相信她。”

“试一下也好,万一是真的呢!”王宝玉固执的说道。

“要不是真的,那就成一万了。”

“咱们两个人,她一个女人还能变成老虎?放心,只要情况不对,立刻走人。”王宝玉安慰道。

“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吴丽婉问道。

“好吧,我们跟你去,希望你没有骗我。”王宝玉道。

“这个小姑娘,我刚才已经提醒过你,宝玉可是承诺过爱我,他只是有病忘了,只要他想起来,肯定还要跟我在一起的。”吴丽婉自信的说道。

“老女人,精神病。”夏一达不满的小声嘟囔道。

王宝玉连忙捏了一下夏一达的手,暗示她不要乱说话,要知道,吴丽婉可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不能刺激她,否则,她可能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走出小包房,水缸身材的胖老板娘已经在收银台前睡着了,吴丽婉叫醒了她,从兜里掏出一把皱巴巴的票子,最大的是五元。

王宝玉这一次并没有主动付钱,他不想给吴丽婉任何误解的举动,他要让吴丽婉知道,自己对她是没有任何感情的。

老板娘抽着鼻子,小心数着那些钱,还好,钱正好够,老板娘划拉进了抽屉里,连一声欢迎再来都懒得说,又闭上了眼睛。

“哎,没有根基的人啊。”吴丽婉惋惜的看了一眼老板娘,莫名其妙的说着胡话,然后跟着两人上了车。本来夏一达坐在后排,见吴丽婉也上来了,连忙跳下车坐副驾驶座了。

“去哪儿啊?”王宝玉转头问道,吴丽婉独自坐在长长的后座上,样子倒是蛮悠闲的。

“顺着这条路往前开,需要转弯的时候,我自会告诉你的。”吴丽婉笑道。

王宝玉望了一眼吴丽婉所指的方向,这条路开出去,就已经离开了县城,既然范金强等警员没有发现孙主任,说不准就是藏在穷乡僻壤,犹豫了一下,王宝玉还是发动了车子,驶离了县城。

“宝玉,她会不会害咱们啊?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夏一达莫名的恐惧。

“她对我是有感情的,应该没有恶意。我只是想找到孙主任的下落,说不定她真能提供线索。”

“可是我还是害怕。”

“她就坐在后头,要是用心不良,早就拿刀子把咱俩抹脖了。”

“死宝玉,这个时候还开玩笑!”

开出去了很远,中间拐了几个弯,落日已渐渐西陲,王宝玉心中的怀疑也越来越深,在一个拐弯处,他猛然停住了车,问车后有些昏昏欲睡的吴丽婉:“到底还有多远才能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