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89 我饿

1189 我饿

马丰凯显然沒想到活动能搞得这么大,他來的原因还是因为县长孙大成到场,再加上媳妇因为无相被劳教的事情,如果不來,反倒是容易引起议论纷纷,

作为一把手的县委书记,马丰凯最终做了压轴讲话,他强调,邪教问題自古有之,邪教危害不容忽视,要求所有人都要提高警惕,坐到不信不传,及时举报,

马丰凯的这份表态,纯属无奈之举,不过,在这种场合下,还是获得了热烈的掌声,后來市委知道了此事,还对马丰凯给予了口头嘉奖,

开幕式光讲话就占用了一个多小时,这也是此类展览会议的通病,王宝玉对此也无可奈何,随后就是节目表演,自然都是与主題有关,这是马晓丽的主意,因为这样此次活动更容易被大家记住,

因为有了县委宣传部的二十万支持,马晓丽便要求县城内各中小学都拿出一个反邪教的节目來,在开幕式上进行表演,至于道具服装等支出,都由教育局负担,

节目是丰富多彩的,有舞蹈相声诗朗诵及小品,县一中的小品名叫《我饿》,是根据孙主任成立素食小组的真实事件改编的,学生们演的很卖力,因为跟教育局长关系不一般,崔叮当被演出小团队推举为主演女一号,

小品开始,王宝玉倒吸了一口凉气,真是活见鬼,但随即也笑了,这些学生倒真是煞费苦心,只见一个模样极像孙主任的人鬼鬼祟祟的上场,他手拿一本印制粗劣的邪教书刊,对着一幅卡通画的无相开始朝拜,紧接着,便是孙主任念念有词,说是要供养教主,获得大解脱,

台下的群众看到“孙主任”滑稽的模样,忍不住都笑了,

随即,一群女学生上场,叽叽喳喳,活力无限,孙主任对他们宣扬了吃素的好处,宣布成立素食小组,拒绝肉食,拯救地球,

画外音:半个月过去了,同学们都瘦了好几斤,不过大家还都挺高兴,不仅饮食潮流,身材还都苗条呢,可是一个月后,同学们都面黄肌瘦,沒精打采,连书本都拿不动了,

舞台上,学生们捐出了自己的伙食费,忍着饥饿疲惫,打坐练功,最终都孱弱无力的倒下了,有个学生偷偷从兜里摸出來半个硬邦邦的馒头啃,却被“孙主任”的人发现了,立刻被举报了,

“孙主任”劈手夺过來在脚底踩碎,大骂学生不够虔诚,沒有做到心地无物,还处罚他必须打坐三个小时,而且一天不许吃饭,净化身体和灵魂,饥饿学生欲哭无泪,

忽然,崔叮当从学生中摇摇晃晃起身,踉踉跄跄的奔了出來,沒走几步,就摔倒在台上,她努力抬起头,艰难的伸出一只手,颤抖着干枯的嘴唇,口中虚弱的喊道:“妈妈,我饿……”

崔叮当演的很凄惨,看节目的人群深受感动,大家都看的聚精会神,再也沒有人觉得好笑了,一时间眼泪横飞,特别是妈妈们,几乎是泣不成声,哭骂之声不绝于耳,

直到小品结束,雷鸣般的掌声才响起,与此同时,痛骂邪教声不绝于耳,那个很像孙主任的学生也赶紧下台卸妆,生怕被愤怒中的家长给揍了,

演出完毕之后,百米的白布之上,密密麻麻已经签满了人名,王宝玉找到了白布的一角,郑重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开幕式空前成功,接下來,领导们表情凝重的步入展览,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画面,国内外各种邪教的累累罪行,更是发人深省,引人思考,

走出展馆的时候,孙大成拍着王宝玉的肩膀道:“小王,这次活动搞得好,我们长时期來,总在为解决经济问題而苦恼,却忽略了这些精神毒害对人类的侵蚀,这个活动要坚持搞下去,直到每个人都能了解邪教的危害,不再受到邪教的蛊惑和骚扰。”

“孙县长您放心,作为一名受害者,我一向视铲除邪教为己任。”王宝玉拍着胸脯,大义凛然的表态道,

“但愿如此吧。”马丰凯走过王宝玉身边,冷冷的抛下一句话,

王宝玉懒得搭理他,也明白这次展览对马丰凯的触动很大,相信他也能明白,跟无相这种人沆瀣一气,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

展览历时一个月,参观人数屡创新高,各学校组织了全体学生观看了展览,展览过后,还要去乡镇进行巡展,一定要将反邪教的宣传,普及到每一个角落,

这是王宝玉乐于见到的,当然,富宁县媒体的宣传也同样功不可沒,廖展鹏回去后,《平川日报》第一时间发布了头版新闻,引起了平川市委市政府的高度关注,

照比富宁县的模式,平川市随即也搞了反邪教展览,由平川市政法委、宣传部及防范办牵头,富宁县一中的小品《我饿》,再次被邀请到平川市演出,崔叮当忙的是不亦乐乎,很快就成了家喻户晓的小明星,每天雪片般的信件让她都看不过來,

平川市政法委书记王一夫亲自参加了平川市的反邪教展览,还当场做了重要讲话,正是这一系列的活动,让王一夫真正关注到了一个人,

以前,这个人对于王一夫就是个小人物,虽然偶然听到也并未放在心上,可是这次展览活动,这个人的名字却搅乱了王一夫的心绪,那就是王宝玉,

这个名字让王一夫眉头紧皱,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不敢确定,更不愿意去相信,他再一次动用了柳河镇的关系,那段尘封的回忆终于再次展现在人们面前,

忽略了过去已经让王一夫后悔不迭,但他更沒有预料到,正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一个被自己轻易忽略掉的小人物,后來进入了平川市,不但搅动起了滔天巨浪,甚至波及到了他的私人生活,在将來漫长的岁月里纠缠不休,耗人心神,

究竟是千头百绪生活中的疏忽,还是冥冥之中的定数,无人得知,但是我们都得承认,再精彩的小说都无法超越现实生活中命运的安排,大自然才是人生最巧妙的构思者,谁又能逃过它的规律,当然,这都是后话,留到以后再说,